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我吞与隔壁茨

      我是一名玩家,平安京的阴阳师,神乐,我的崽们都叫我阿爸(我就是喜欢他们叫我阿爸),我是一个重度吸茨但是没有茨,连茨碗都没有的咸鱼阿爸,只能吸朋友的茨过日子。
        刚认识隔壁晴明的时候,是我基友非洲博雅的朋友,晴明来带我们两个萌新。掏出茨木的那一刻我只想抱上那团大白毛使劲吸,而晴明却喜欢我家的刀刀,唉mmp咱俩能换换吗?
        由于我每次都抱着基佬茨木(没错晴明的茨木就叫基佬茨木)猛吸,茨木已经把我划分为痴汉远离,嘴里还喃着身心由挚友挚友支配。
        过了半个月我已经能单独刷御魂塔8层了,可是隔壁晴明和非洲博雅的寮门再也不会打开了,好在晴明把欧洲吧(基佬茨木改名成欧洲吧,而且走之前穿上了皮)挂在了协战上,我时常带他出战,有一次茨木问我:“自从阿爸给我换上新衣服他就没来了,他在现世世中有事忙吗?”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我不想骗他:“你阿爸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协战每天能见茨木20几次我也知足了,茨木和我熟络起来,有一次打觉醒,加入别人的组队,默认把茨木召了出来,然后那个阴阳师换了个晴明,红叶,酒吞,他们3一直冒爱心,茨木看着酒吞想说点什么却又闭上了嘴,我赶紧把茨木换了下来,原来茨木你还是喜欢着他啊,我以为他对酒吞不感兴趣,毕竟平常遇到挚友从不冒小星星,刷御魂塔捏酒吞也只会说:那不是挚友。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本阿爸召唤出了一朵大丽菊。(我寮没有酒吞,假装有的样子)用手头上的达摩把他升到了4星,觉得这样足够了。
       第二天的时候把茨木召出来协战“茨木茨木你看我昨晚召唤出了啥!”“小挚友?”“本大爷不小了!已经4星了。”
       “挚友说得是。”茨木终于笑了,自从晴明走后他可都是一直苦着脸呢。“大丽菊(给酒吞取的名字)就坐在观战区吧。”
        “什么?你让本大爷和你的狗粮坐在一起?”
         “可是10层大蛇会翻水水的!”
         “挚友,区区大蛇何必汝出手,让茨木来为汝打下御魂献上。”向茨木投向感激的目光,吞吹真是好,把大丽菊吹得飘飘然,不过茨木都没怎么吹过还以为不会吹了呢。
          “唉垃圾大蛇,就给我这个?防御轮入道?防御地藏?防御破事?防御网切?”我这辈子跟防御有愁???(这是真事……我基本出的都是防御……)
          “神乐阿爸你别着急,我们明天继续给挚友打御魂。”唉罢了罢了
          寄养的时候突然想到,我可以把大丽菊寄养在晴明结界里啊!这样茨木或许会开心!
“大丽菊!大丽菊来来来你去晴明结界蹭经验吧。”“什么?你居然要本大爷去蹭经验?”“不是啊你可以去见你茨木老婆啊”“我怕你是脑子有问题。”“下去吧你大丽菊。”把酒吞丢进了晴明结界里。(emmmmmm4星好欺负啊)
         “挚友?你怎么会在这里?”想必是神乐阿爸送来的
          “被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丢进来的,让我蹭经验,这TM连结界卡都没有蹭个啥啊?”
         “对不起了挚友,招待不周,我家阿爸不会再回来了”
        “什么这是个死寮?”大丽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没有见过茨木的阿爸。“有酒吗?”
        “只有些清酒……”茨木面露苦色,实际上寮里还有很多美酒美食,可惜他打不开啊……
        “啧凑合着喝吧。”
        “好的挚友”给酒吞满上酒一杯一杯的续着。
         今夜只有明月与你我。
        次日
        “喂,神乐快起来,本大爷回来了”
        “别吵大丽菊……让我再睡会……”
        “给本大爷升6星”
        “给你升6星来欺负我?”寮里那个掉毛的大狗子,成天一副你不是我的大义,不屑于你的模样,还有刀刀只会和刀说话……完全无视我……mmp一定要说“我才不给我添堵呢”
        “你若是不给我升星我就不替你安慰茨木了”
        “嗯?”吓得我都起来了“你说什么?”
         “茨木那是个死寮吧,也只有你在用他协战了,你送我去结界也只不过是安慰他,你给我升星我替你安慰他”……说得一点没错……但说明了大丽菊根本不喜欢茨木啊……
        “那你喜欢红叶?”
       “不”“那你喜欢……”“不喜欢,他比其他茨安静些,不讨厌罢了,而且他是强者我很欣赏”是这样啊……如果只是让茨木快乐些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肝得我都快吐了……茨木看我这幅鬼样子劝我休息“不打紧不打紧,给大丽菊升6重要”
        很快大丽菊就全身6星御魂6星了,并且买了皮配茨木……现在不敢叫他大丽菊……只能叫吞大爷了……
       “那啥吞大爷,茨木最近过得怎么样,你们都做了什么?”
       “喝酒,打架”
       “我给你升6不是让你打老婆的!”
       “可是茨木不是要我支配他的身体吗?”
       “是那种支配吗?”
       “不然呢?!”
       “当然是把他摁在结界O他啊”
       “我又不喜欢他”emmmm好像之前是这样子说过。
        “好吧……今天一起来打大蛇吧给刀刀和狗子放个假”
         “挚友你今天的这身行装真是太帅了,红之前的红发很洒脱,如今的白发也很迷人!而且我感受到了挚友强大的力量,今晚来支配我吧!”挚友的奶子真好
         要不是从吞大爷那里得知了支配是啥,说不定我已经被这句话骗了……而且今天茨木怎么吹得这么起劲……差点忘了捏人
         吞大爷被今天滔滔不绝的茨木惊到了……他平常不是这样的啊“神乐你今天找了别的茨木协战?”  “我不是我没有啊”反正吞大爷被茨木吹得脑壳痛。“闭嘴”吞大爷对茨木使出狂甩对方嘴唇。茨木后面一直沉默不再吹了,可我看到茨木那发红的耳尖了。嗯?什么啊?厉害了我的吞大爷,您不是不喜欢茨木吗?
          回到寮里
          “吞大爷您不是不喜欢茨木吗?”
          “他太吵了”
          “你让他误会了怎么办??”
          “神乐,我们的事你少管。”才不是管你呢,垃圾鬼王,我是在担心我的茨木木(晴明:我的茨木怎么成你的了)
           茨木在结界等了许久……以为酒吞不会来了,便自己一个人独饮,今晚的月亮真圆。喝着没有节制或许是自己想沉溺其中,很快就醉了。“挚友,我喜欢你……”摸着自己的唇,回想着今天的感觉。结界还留有酒吞的气息,平时寮里面的式神都知道酒吞和茨木在结界相会,所以都不去打扰,便在结界里面自慰了起来。
        自己居然对挚友抱着那种想法……今天吹吞实际上是听别的茨吹吞学的(打石距的时候)
         鬼王的气息开始浓厚了起来“诶挚友?还是我喝醉了出现幻觉了?”
         “你觉得本大爷是幻觉?”
         于是他们干了个爽。
          茨木衣服凌乱的靠在酒吞怀里,酒吞敏了一口清酒,看着茨木说到:“今夜月色真美。”
         “诶?”茨木的脸烧了起来,他自然是知道这局话的意思。“我也喜欢你挚友。”
         “歪?你什么时候来打大蛇啊别的酒吞都去打大蛇了”
          “歪你麻痹别惹你爹挂了”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啊qwq”
          “您好对方已挂断”
平安京为啥会有电话?(表情包梗)
        打大蛇的时候请来了吞大爷,刚想召出茨木“喂,叫上大天狗和妖刀姬吧,我们自己能打的,今天就别叫茨木了”
        “哈?为啥啊茨木打得快啊”
         “因为昨天打架有点激烈”
         “什么?!垃圾大丽菊你把我茨木怎么了,切磋你还能把他打得下不了床??”我神乐今天就要一伞下去教你做妖
         “当然是妖精打架啊”
         “嗯??妖精打架是我想的那种打架吗”
         “嗯,要打大蛇快点打,我还要会结界呢”
        哈?剧情发展得有点猝不及防,算了不纠结这了……您俩好好过就成
                                                                                             end

可能会有番外

目录

评论 ( 6 )
热度 ( 95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