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从前

HE        
         从前有个鬼王,捡到了一个白团子,把他一手带大,成为自己的左右手,取名为茨木童子,后来他沉迷红叶,不顾茨木的劝阻,把他打伤赶出了大江山,后来鬼王的头被斩了。
        从前有个白团子,被鬼王捡到了,被他养育长大,成为他的左右手,得到一个名字,后来他爱上了鬼王,茨木在打听消息的时候被斩了右臂,他跑来枫叶林劝阻鬼王,却被打伤赶了出来,后来他爱的人被斩了头。
        从前有个鬼王,捡到了一个呆子,把他一手带大,成为自己的左右手和爱人,取名为茨木童子,后来他常去枫叶林,后来鬼王的头被斩了。
        从前有个呆子,他心机和鬼王一起生活,成为他的左右手和爱人,获得那个熟悉的名字,后来鬼王常去枫叶林,后来他的心和爱人一起死了。
        从前有个鬼王,捡到了一个疯子,好心把他养大,虽然力量很强但是总是说些他要死之类的不忠心的话,给了他一个名字茨木童子,后来他去到了那个茨木童子常说的枫叶林,后来鬼王的头被斩了。
       从前有个疯子,被鬼王捡到了,浑浑噩噩的被拉扯大,一遍又一遍的想让鬼王相信他,后来鬼王给了他一个名字,后来他还是去了枫叶林,后来他又死了。
        从前有个鬼王,他捡到了一个傻子,把漂亮的傻子一手带大,成为了他的爱人,给了他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名字茨木童子,他很不放心傻子天天陪着他,后来鬼王和他的爱人死在了一起
        从前有个傻子,他又被捡到了,又被带大,成为他的爱人,又是那个名字,但是这次却陪在他身侧,他什么也没说,后来他和他的爱人幸福的死在了一起。
        从前有个寮,有个抑郁的茨木童子,他不爱吹酒吞,甚至有些讨厌。
       “茨木你看着本大爷!”掐着茨木的下巴强迫着他看向自己“放开我!”你不是他!
        酒吞更加用力的干茨木,想要征服他。为什么茨木的眼睛里面根本没有他,这么空洞的眼神,总是闪躲着他。茨木在他身下默默留着泪。
        他这个酒吞童子中的一股清流,不爱红叶,不花心,只爱那个成天追在他屁股后面吹的小傻瓜,好不容易等非洲清明抽到了一个茨木,居然是个讨厌酒吞童子的?网O我日你妈耶。一开始讨厌就算了,想着自己一手带大总该是有点感情的吧?结果越发的讨厌自己。
        放开身下的茨木,动作轻柔了些“抱歉我有点过激了”“……干完了就起来”茨木穿起衣服就走了,只留给酒吞一个冷清的背影,茨木你到底怎么了?
        次日。“酒吞大人,人家想要套新衣服”这样才可以在清明sama面前更加漂亮了!红叶敲开了酒吞的房门。“嗯”酒吞穿上衣服叫上火机山兔,椒图,桃花准备去,其实带上茨木打得更快吧,不过怕他误会还是别叫他了吧,唉。鬼王心塞塞,我的小傻瓜不吹我在线求助。
        茨木的房间在离酒吞房间比较偏远的地方,但他还是听到了院中的动静,问隔壁的孟婆,山兔去干嘛了。“茨木大人?我家山兔啊,去跳红叶本了”说完想到了什么感觉捂住嘴,妈的该死这张嘴,嗦啥不好嗦这个。“嗯我知道了”
        茨木躲起来看着寮门这边,山兔桃花椒图火机……辅助太多了吧……还缺个输出……自己为什么要担心这个反正又不关他的事。(咕咕鸡外出度假:寮里面那群崽到底能不能好好生活噢咕咕,在她眼里都是他们始终都是崽)
        酒吞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往茨木那边看,是我的错觉吗?茨木在酒吞看过来的那一刻就溜了,他对鬼王太熟悉了,没人比自己更熟了。
        酒吞带着红叶的新衣回来了,红叶兴奋的跑去寮门迎接,浓重的血腥味“酒吞大人……!”红叶赶紧叫来寮里的奶妈,拿起手帕擦拭酒吞身上的血,桃花因为精疲力尽先去休息了。
        包扎好伤口,酒吞躺在他的床上望着天花顶,今天一天都在想着茨木的事,心不在焉,才被副本的那个假酒吞给重伤了。这次重伤估计躺几天吧,阿爸的斗鸡没他不行吧,或者让茨木去一拳丢人??想想就傻笑了起来,牵动了伤口,表情真是扭曲。
        山兔回到房间时,茨木闻到一丝丝血腥味,那个味道他很熟悉。“他……红叶衣服拿到了吗”“回茨木大人拿到了,不过酒吞大人他……”孟婆赶紧堵住她的嘴,别嗦fa,唔唔我嗦不粗fa啊。茨木瞳孔一缩,不会的不会的,跑向酒吞的房间。
       在酒吞发呆的时候,他的房门突然被打开“嗯?茨木?!”茨木跑过来一把抱住他,淦碰到劳资伤口了瞎j8疼。“茨木你怎么哭了,本大爷好好的……”拭去茨木的泪水“不要死……”“我在这”茨木脱去酒吞的衣物“茨木你在干嘛?!”虽然很想上茨木,但是他现在是病患啊喂!“干你”随便扩张了一下就往下坐,“嘶……茨木你放松点”茨木不管就开始动起来,酒吞欣赏着眼前的美色,平常都只是强迫,现在可是主动坐上来,看来自己受伤值了,这波不亏稳赚。(副本老兄谢了,假酒吞:不用谢我懂你)
        茨木“干”射酒吞之后就要走“等等你回来,你‘干’了我要对我负责。别走啊!我要告你强奸病患!诶呦好痛”茨木赶紧回来看酒吞“我要茨木陪睡才不疼”拉着茨木不让走了,茨木又怕迁扯到酒吞伤口,只好在他身侧躺了下来。酒吞从背后住茨木的腰,头枕在肩上,嗅着茨木的体香(吸茨)“茨木,为什么平常躲着本大爷……今早你来看我了吧,都怪你让我分心,打着副本都在想着你”“挚友快睡了吧……”“你刚才叫我什么?!”茨木居然叫他挚友了?稽录下这一刻“……”
         一早起来神清气爽,一睁眼就是美人,见茨木看他“小美人给爷亲一个”“醒了就把手给我拿开”抱着茨木亲了一口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整个寮都知道那个不吹吞的茨木童子居然在酒吞房里过夜了,啊是个闷骚啊。“那个茨木啊,你看咕咕出去度假了,酒吞又受了伤……所以今天的觉醒和御魂……还有副本”“我知道了阿爸”“不行我也要去!”野外组队要是遇到单身野吞哪可怎么办,红杏出墙就亏大本了。“可是吞吞你重伤怎么战斗啊……”“我坐观众席!”
         开石距车的时候……阿爸拿出了茨木,队友很愉悦的换了酒吞x2,红叶x1,狗粮x1。看着野红叶和清明阿爸,还有野酒吞x2冒心心,茨木和呆呆的达摩自动远离。酒吞在观众席看着,淦真是气死本大爷了,茨木你可不要理那些野吞啊,那可不是本大爷。吓得观众席剩下的5个n卡瑟瑟发抖,为什么6星满级鬼王还来和n卡蹭经验,这年头观众席都不太平了,嘤嘤嘤。
        吞1在看红叶,红叶在看清明阿爸,清明阿爸尴尬的看着茨木。“哟茨木你怎么不冒小星星?”吞2开始尝试着和茨木说话。“喂,那边的,那是我家的茨木”“噢?一个坐在观众席的伤患?”“淦等老子伤好还不是把你打成皮皮虾”茨木无视着几个人,默默和认真的达摩打石距。(话说你们有没有……那个什么……白白的……圆圆的……6星达摩,一屁股下去就能死人的那种,在站看到某个up的6星斗鸡达摩我真的是笑死)
        茨木照顾了酒吞几天,酒吞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他还在装病,成天喊着这疼那疼的,茨木依着他。
        夜晚。“你去哪?”“你已经好了”“是不是我只要受伤你就来照顾我?”“……别闹”“你说啊,我有什么对你不好的?我不爱红叶,我只爱你啊!可你呢?只会躲闪着我,你TM到底在躲着什么!”“我只是……”“你听到我受了伤就跑来照顾我,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吧?”
        “我只是不想再闻到那种血腥味,再也不想了”“为什么,茨木告诉我”“那种味道会让我想起你死去的时候,整个大江山都弥漫着你的味道”“茨木那只是你解锁的传记,你把它看得太重了”“不!那不一样”“你摸摸看我,我现在在这里不是吗?”茨木哭了,他的心从来没有死过……只是被埋藏在心底,他怕他爱的人又死了。“挚友不要再离开我了”“不会了”
        鬼王来到阎魔殿,阎魔帮帮我,让我的白团子再重新遇到我一次,用我这一世的记忆来换,你可想清楚了?你再次重返的时候便没有这一段记忆了。无妨。
        鬼王来到阎魔殿,阎魔帮帮我,让我的小呆子再重新遇到我一次,用我这一世记忆来换,阎魔沉默了会,你可想清楚了?你再重返的时候便没有这一段记忆了。无妨,迟早会爱上。
        鬼王又来到阎魔殿,阎魔帮帮我,让我的小疯子再重新遇到我一次,用我这一世记忆来换,你又来了啊……阎魔为什么又说又?
        鬼王再次来到阎魔殿,阎魔我有一个请求,我知道我知道再来一次是吧,不我要我这一世的记忆换我和小傻子下一世永远在一起,什么?(吓得阎魔翻了翻剧本)
        有情人终成眷属。
                                                                                       END
目录
        

评论 ( 6 )
热度 ( 87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