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王者风范

      一个茨木吃醋开溜,被酒吞逮回来的小短篇,背景无治退。有一丢丢手推车,略微提及狗崽。被lof查了,剩下的只好走链接……一丢丢车被查委屈到吃手手







        鬼王最近沉迷上了一个女人,枫叶林的红叶。“吾友莫在沉迷女色耽误大江山的发展啊”“烦死了,本大爷做什么还不需要你来管”
        茨木拦住酒吞。“让开!”“不。”这几天酒吞烦得很,红叶因为黑晴明的原因,在枫叶林吃了许多人,导致引来了平安京阴阳师们的调查,鬼王管理着大江山,枫叶林也是大江山的一部分,自然是要去管这事,开导红叶不成,还要待在枫叶林听红叶吹晴明,然后晴明一行人来讲鸡汤,听得脑壳疼,剩下的时间是茨木在一直bb,这下倒也是恼了。拿起酒葫芦呸了茨木,茨木倒在地上,他没有还手,也没有闪躲,酒吞就这样走了。“吾友竟为了个相识几日的女鬼打了吾?”
        茨木是化鬼不久,遇到酒吞被打败,选择追随酒吞,所有东西都是酒吞教的,除此之外他们在床上还有关系。
        茨木捂着左臂的伤回到了大江山的宅子,屋子里是酒吞的味道,可是已经几天没有回来住了。处理了一下伤口,开始今天处理公事,鬼王不在的时候都由他来代理。看着那些报告,根本没法看下去,满脑子都在想着酒吞的事,左臂的伤也在隐隐作痛。如果现在的鬼王,不再是他想追随的强者了,那么他还留在这做什么?想着想着已经打定了注意,开始收拾东西,当晚就走了。
        隔日,收拾报告的小鬼来了,多次敲门鬼将不曾回应,也只好在门口徘徊,不敢枉然进入。酒吞走在路上,想着昨天确实是有点气坏了,打了茨木是不对,平常都是宠着的,不过自从当了鬼将,开始分担大江山一部分事务,就越来越老妈子了,管着管那的,甚至有一次在床事的时候,突然来一句,吾友我好像忘记还有个东西没有批,能不能等吾一会,箭在弦上,谁等你啊?!走到门前就见小鬼在门前。“在这做什么?”“鬼王,我在等茨木大人的报告,可是敲门未有回应”酒吞打开门,里面什么妖都没有,甚至衣柜的衣服少了几件茨木的。这崽子翅膀硬了,打不得骂不得了吗?这就跑了?茨木应该没走多远,况且还有他给茨木的妖铃,那是酒吞用妖力幻化出来的金玲,自然是可以寻到他。

上车

目录


评论 ( 4 )
热度 ( 56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