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阴阳大陆(一)

        观看需注意:兽型交配,瞎几把世界观,瞎几把崩人设,兽人,车走链接。本篇雪豹吞(酒歌)x雪豹茨(觉醒)刚才忘记标了冏rz

        有2种形态,半兽(大部分人形态,保留耳朵和尾巴等特征,受孕需要受方半兽形态)兽型(完全就是本体,受孕需要攻方兽型)平常半兽或者兽型都可以(交配的时候,攻半兽型相当是一夜情或者不想要崽才用的,兽型交配是确定关系,一辈子在一起了),世界设定是我乱编的:兽人男女皆可孕,因为女性兽人十分稀少,谁攻谁受这个问题打一架就知道了,这个世界力量至上,即使是女兽人也是很强的,如果两个种族之间相差大,那么生出来的孩子随机一方种族,不是融合。地盘划分,爱宕山(鹰),荒川(鱼人),大江山(雪豹),平安京(中立村落),万花林(植物人),冥界(狼)。

        酒吞是这大江山的头头,每天捕捕猎,晒晒太阳,巡视一下地盘,他没有伴侣,虽然曾经追求过万花林里的红叶,不过红叶早有心上人,是平安京的晴明。后来倒也成了好友,偶尔去万花林找红叶对饮。
        今天出现了陌生的味道,闻着和他一样是雪豹。追踪的路上到处都是被杀死的猎物,血飚得满地都是,并没有吃掉猎物,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啧麻烦的家伙。
        他的毛发都被血染红了,金色的眼睛戏谑的看着酒吞“你就是这里的王?来和我战斗吧!”不等酒吞答复,茨木快速扑击过来,酒吞也不是好惹的躲避的同时一爪子在茨木的左肩开了口子。茨木感觉到血液沸腾,好久没有碰见这么强大的人了。和酒吞打得难舍难分,但是茨木明显处于下风,身上被抓了不少口子,酒吞身上虽然都是血但基本都是茨木的。酒吞一个跳跃压到茨木身上“你输了”“哼,要杀要剐随你便”(女性兽人很少,男性兽人虽然可孕,但是没人愿意当受啊233除非你打败他了或者感情上征服啊)“没兴趣”“什么?”“快从本大爷的地盘滚出去”茨木从地上爬起来,低头亲吻酒吞的前爪“你打败了吾,吾愿意追随你”酒吞颔首,去河边清洗血迹。
         这是酒吞的专属河流(酒吞是上游啦,下游是其他大江山的人使用的),没人敢来。茨木压低身子跟在酒吞后面,默许了茨木跟来。酒吞和茨木变成了半兽形态,在河流清洗血迹。酒吞打量着茨木,不输给女人脸,却又带着一点英气,琥珀般的瞳孔,洗去血迹后漂亮的银丝,看起来瘦却蕴含着力量的肌肉,背上有刚刚战斗的抓痕。茨木见酒吞在打量他,回他一个微笑“王可是对吾的身体感兴♂趣?”茨木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说了没兴趣,我喜欢女人”茨木觉得理智蹦掉了,这个剧情不太对?自己都献上去了,居然被拒绝了2次??还把身体展示出来了,委屈到怀疑人生,嗯没关系,早晚有一天吾会把王扳弯的。酒吞看着茨木一副打定了什么主意的样子,右眼皮跳了跳……莫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在河边晒干了毛,酒吞打算回家躺一觉,茨木还在跟着他“你跟着本大爷做什么”“王我已经追随您了啊,当然是寸不离身”???酒吞答应的只是茨木在这大江山安居“不需要快滚”茨木看酒吞的样子也不好惹恼了他,先去找个地方按家。
        隔日起来,看到洞穴门口貌似一只萨摩耶还叼着两只兔子,仿佛摇着尾巴“王您起来了先来个开胃菜”,巡视领地的时候茨木也一直跟着,搞得大江山的兽们都以为大江山多了个(女)主人,狩猎的时候,上好的内脏全给酒吞献上,自己在一旁舔酒吞吃剩的骨头,还想着嘿嘿嘿酒吞的味道真好吃,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某次酒吞抽空找红叶叙旧茨木就在万花林外边等着,红叶笑他“哪来的桃花”“打架打出来的,牛皮糖似的”说起来茨木并没有对他实际上做些什么,emmmmmm除了有点烦“若是厌烦,态度硬点打走不就成了?”红叶会心一笑“莫不是舍不得?”“怎么可能?!”酒吞就有点气急败坏的说着一会就赶他走。
        见酒吞出来“吾王可是喜欢这个女人??”自己没比她差,好吧性别问题。“是喜欢,你知道了就快滚”“诶?吾只要跟在您身边就好了啊”怎么肥事,明明之前都没有问题的,酒吞怎么会突然赶他走了?酒吞已经兽化发出威胁了,茨木只好走了。
        茨木没有再跟着他,酒吞开始享受没有茨木的一天。早上起来肚子有些饿,emmm少了茨木的开胃菜,还有那傻乎乎的早安。巡视的时候,大家都一副茨木去哪的样子,让酒吞莫名烦躁,吃东西的时候没有茨木在一旁从头发吹到脚趾头的唠唠叨叨,晚上躺在洞穴的石床上……为什么今天身下垫着的皮毛这么冷这么硬……哦原来每天都是茨木晒好了铺好的……可恶自己原来在不知道的时候被茨木攻略了……
        这几天酒吞做啥事都有点发呆,茨木这家伙去了哪,高贵冷艳的酒吞等不来茨木,决定放下面子去找他,嗯,自己绝对不是担心他,只是作为他的追随者居然偷懒不给他打猎不给他晒皮毛,找出来打一顿。
        茨木无聊的在山脚下瞎逛,窸窸窣窣的声音,茨木隐匿在树丛里,是以源赖光为首的几只豺狼,他们可是恶名昭彰,没有固定的领地,以群体猎杀个个地盘的首领为趣,往常都是些小地方就算了,竟然打主意到大江山来,茨木冲出去撕破了一只豺狼的喉咙,源赖光他们被茨木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到了,但很快开始围攻起茨木,茨木实在是莽撞,一个敌不过多个,很快身上就挂了彩,被渡边纲咬住右臂用力撕扯,右臂被撕扯了下来,酒吞寻着气息,听见茨木的吼叫赶紧赶了过来,就见豺狼们在茨木身上撕咬,血撒得一地都是,酒吞咬死了源赖光他们。茨木已经奄奄一息了,除了腹部被划开的大口子,右臂也没了,还在大量的留着血,止都止不住,小心翼翼抱着茨木去了万花林,叫来桃花樱花莹草她们给茨木疗伤。“手是接不回来了,不过其他好生养着就没事了”不过对于兽人来说残废是一件大事啊,不能狩猎就意味着不能生存下去了。酒吞抱着一身血的茨木,浑身散发着杀气的样子可把她们给吓坏了,前几天还好好的咋成了这样子,红叶对于前几日的玩笑话也甚是后悔。
        两天后,茨木醒了。这是哪?唔,充满了酒吞的味道,这是……酒吞的洞穴!刚想起身发现右手臂什么都没有,茨木想起来了他的右臂已经被撕扯下来了,最后好像是酒吞救了他,这样啊……吾成为了一个废人……不配待在吾王酒吞身边了呢,想想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掉,他长这么大还没哭过呢,可是想到不能再为酒吞做些什么,酒吞也不再需要他,就忍不住啊。
       酒吞回到洞穴就看见茨木在哭“茨木怎么了?伤口很痛吗?”“吾王,吾没有右手了呜呜”酒吞不知如何安慰“您把吾丢出去让吾自生自灭吧”茨木呜咽的说道。“说什么傻话呢?本大爷还养不起你吗?”“可,可吾是个废人没有用了,配不上您了”酒吞吻他,堵住他那说个不停的嘴“少说这种话”

上车

目录

评论 ( 5 )
热度 ( 58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