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帝王妃(中)

HE(下章完结)
帝王吞A(原皮)x情报组织头目茨O(鬼手)
双手存在设定,A可以拥有多个B和O,O只能有一个A
雷区:abo  


        【736年x月x日   沐辞O载入宫中族谱,册封妃号,名珀莲妃(眸如琥珀清如莲)。——此记载已作废】
        现在大大概是辰时(7-9),酒吞早就去早朝了,这会都快下朝了。扶着酸痛的腰,想去沐浴,侍从想来扶他,却被茨木的眼神震退“滚出去”吓得侍从退了出去。泡入热水中,舒服的想让他呻吟,这次亏大了,把自己赔进去了,黑晴明把他卖给自己都不值这个价,呸吾要黑晴明做甚OO授受不亲。这下先不说拿不拿得到黑晴明要的情报,现在茨木的立场很尴尬。他现在是有A之O了,以后发情期不能像以前一样硬抗,只能通过A发泄,除非这个A死了或者有更强的A来刷新他的标记,前者酒吞这种老狐狸,估计得老死吧,后者现在还没有比酒吞强的A。要是黑晴明他们,没搞垮酒吞,到时候查到他头上,岂不是完蛋?O重罪不会判死刑,会送去军队当“安慰妇”,呵呵他可不想。
        待梳妆完,把一头红发束了个马尾,配上一身白衣好一个俊美郎,叫来了刚才那个吓破胆的侍从呈上饭菜,吃饱喝足,该搞事了。既然现在不能进入江山殿也没法查,只能先打听打听其他了。“你知道那些嫔妃住在哪吗?”“回主子知道”“那好带路”拾起一把扇子“逛逛窑子去”。
        【狐贵人B,733年x月x日狐之国进贡的美人,皇上临幸她的次数仅次于红妃。——此记载已作废】
        路过玉藻宫,就瞥见了一位赏花的美人
       “如此近的距离看狐贵人长得的确像个狐媚子”突然一只手撩起狐贵人的下巴
       “大胆哪来的贱人竟敢碰本贵人”怒视着茨木,这人什么时候到她身侧的?
       “哼,看看都不行了?你不就是拿来看的?”该死这个贱人居然敢骂她花瓶 “你!”
         茨木身边的侍从竟斥骂到“狐贵人不得无理,这位乃是珀莲妃”
       “什么珀莲妃?”“主子在您还未起身时已封号珀莲妃”什么?他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狐贵人长得如此娇媚怕不是会有人指染皇上,不如吾帮帮你啊”
         “你怎能会知道……”狐贵人连忙捂住嘴,该死竟然说漏嘴了
        “难不成狐贵人你?……”想不到随口说说居然说中了“那本宫要行驶权利惩罚与你”用麻绳把她吊在庭院的树干上,那些下人都不敢靠近,狐贵人使眼神让一位亲信偷偷溜走,茨木自然察觉到了,就让他赌一把,来决定是否留在酒吞身侧吧。“狐贵人,吾有一宝贝名黑焰”从腰间取出一柄细长的皮鞭“它最喜欢娇嫩的皮肤了”挥起鞭子,鞭梢次次都打在狐贵人的脸上,肉和血都飞溅出来,但是茨木一身白衣完全没有溅到一丝血。狐贵人在她被打的第一鞭就吓昏了过去。
       拿起狐贵人华丽的衣裙擦了擦黑焰上的血,收回到腰间。搞完事就溜,茨木一路走过去,祸害了不少人,那些没得宠幸过的虽然不疼不痒但也造成了困扰,而那些得过宠幸的……小则剁指,大则……生得美艳的毁容,双眸有神的挖眼,声音入杜鹃般的割舌。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枫林宫”
       【枫林红叶B生于713年x月x日,享年24岁,枫林家长女,与皇上同龄乃是青梅竹马】
       【730年x月x日  枫林红叶载入宫中族谱,册封妃号,名红妃——此记载已作废】
        一位侍女前来迎接“红妃请罗生门入内闲聊”有趣,红叶请的不是珀莲妃,而是“罗生门”,叫侍从在门口等候,自己随着侍女入内。红叶靠在这枫树,独自饮酒。现已是十一月份中下旬,三三两两的落下。
       “罗生门之主不坐下来同妾身饮一杯吗?”
       放入唇边小嘬一口“上好的桃花酿”
       “自然”红叶一杯一杯的下肚,枫叶月头开始变红,中旬红满山,月底落叶。红叶现在看起来就如这枫叶一般,在树枝上摇摇曳曳,即将落下。
       “听说酒吞很宠幸你?”
       “宠幸妾身?你看看妾身住在什么地方?”说来奇怪,外界都说酒吞独宠红叶,每次宴会都把位置安排在身侧,这次寿宴也有见到,但是这枫林宫却是后宫中最偏的位置,院内不大不小,只有一名侍女,路上都是堆积的枫叶。
        “凄凄惨惨戚戚,怎一个愁字了得?”说完又自顾自的沉醉在酒中“晴明你还好吗?”。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只好打道回府,对于红叶无需做些什么,将死之人,只不过是时间罢了。
        回到偏殿门口,下人对他说“珀莲妃皇上在等您”“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
         打开房门,酒吞在桌上改着奏折,见来人便抬起头,茨木一身白衣,手上摇着扇子,张扬的红发高高扎起,眼间带着笑意。
        “去哪了?这副花花公子模样,朕还以为你去逛窑子”可不就是吗?
       “吾去赏花了”
       “宫内的花好看吗?”
       “美极了,吾忍不住摘了几朵,可惜一会就蔫了便丢了”
       “你若喜欢叫下人给你弄就是了,被那些花花草草弄脏了手可不好”
        “知道了”所以说……酒吞是默许了这事?这个赌……便是要他留在酒吞身侧了?
        “吾给你捏捏肩怎么样”
        “嗯”得到应许,到酒吞身后给他捏肩,顺便看看在写的什么。这……不就是黑晴明要的情报?【放八岐入境,待他入京城,一并围剿】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原来他们两个都在赌啊,酒吞故意给他看的,赌他会不会传密出去,真是拿捏不定啊。
        “怎么停了?”
        “臣妾乏了先行休息”没等酒吞放行自顾自的走了。等沐辞走后,酒吞重新写了一份奏折。批好奏折后,掀起罗帐,上床“你这是干嘛?”只见沐辞用棉被卷成一条毛毛虫只露出半个头和手。
        “臣妾冷!裹紧点”像极了一只小猫,要是敢动他就炸毛了。
        “那朕也冷,就这床棉被,爱妃一个人用完了朕怎么办?”
        “您可以回‘大江山’”
        “夜深了回去不方便,爱妃和我凑合凑合吧”
        “吾不要”紧紧的扒住被子
        “哼嗯?”低头去咬沐辞的耳朵,趁茨木晃神把他从被窝捞了出来,拔了衣服一顿操干。有了第一次经验,第二次还不算难受。
       事后一时半会儿还睡不着“吾可以问几个问题吗?”
       “还有力气问问题是不是刚刚没有喂饱你?”茨木捂住菊花往床角缩。
       “问吧”好笑的看着他“不过你得告诉朕你的真名”
       “罗生门茨木,第一个问题,您有没有和狐贵人上过床”八卦之魂在燃烧,或者说职业病?总想知道点什么
       “没有”
       “没有?!”同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酒吞,唉被带了绿帽都不懂真是可怜
       仿佛是知道茨木在想什么“既然朕这么可怜你就得好好陪朕”拉倒吧
        “对了,吾今日觉得最奇怪的就是红叶了,为什么世人都称你爱红叶,但今日吾看来并不是这样”
         “她……”酒吞的声音变得沉重起来“她是朕儿时的玩伴,也是枫林家的长女,17岁那年,枫林家把红叶许给朕做妻妾,当时红叶有喜欢的人,朕本来可以回绝这门亲事”
        “然后呢快说”摸摸茨木松软的头发让他别急
        “红叶却做出了件非常不理智的事,朕确实喜欢过红叶,但是那日朕本来是去枫林家回绝亲事,她以为朕要答应下这门亲事,便在朕到来的时候开始大闹”
        “事情搞砸了,枫林家铁了心,绑都要绑红叶上轿嫁于朕”
        “你这故事烂尾了”
        “事实就是这样,快睡,不然睡你”盖灭了床头的烛火
         小声嘀咕的在酒吞怀里睡着了。


茨木在估量他在酒吞心中的地位
酒吞在试探茨木选择的阵营
酒吞只告诉茨木一半真的故事

目录
     

评论
热度 ( 86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