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魔王的助理(三)

魔王吞x堕天使茨
注意:角色崩坏,生子
车部分注意:录像play,醉酒,插嘴
背景:现代,只不过是发生在天界和魔界的事,不提及人界

茨木:红发魔王的丑吾能说上三天三夜
酒吞:人家都是人气茨木,怎么本大爷的是气人茨木,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对茨木一阵猛干)
茨木(捂着腰):吾能赞美魔王三天三夜

      晚上才是茨木和魔王约定好出去玩的时间,所以早上还是在工作。趁着茨木出来给酒吞倒咖啡,阎魔把他拐进小角落。“嘿嘿嘿小天使怎么样啊,这个工作待遇好不好啊,天天被魔王滋润”
     “你说好??谁会觉得天天这样好啊”
     “魔王的体液可是能让你很快提升力量的噢,对了给你,把这个填了”
     “什么”接过一张纸,上面写着
-魔王的尺寸______
-魔王的时间______
-魔王的技巧______
-魔王喜欢的play______
-魔王喜欢的姿势______
     “吾怎么会知道他的……他的尺寸和喜好”红着脸说道
     “懂不懂咬啊,妾身就说这么多,你自个看着办吧,记得明天交给妾身”只要给这些数据给青行灯,让她在度假也有灵感产粮,这样就不怕没粮吃了。

     “冲个咖啡这么久?”
     “额…吾和别人聊了几句”背着手,口袋里藏着那张纸。
       眼神闪躲,小天使肯定说谎了“过来”这个楼层只有高管和他的助理才能上来。只有阎魔认识他,说起来阎魔上次讨要3围不成,这次指不定又要搞事。
     “不是说不对吾做什么的吗?”咬着嘴唇低着头
     “紧张什么,只是叫你拿个文件去整理。”晚些再问也不迟。
       
       太阳渐渐燃尽,魔王换好一套行装出来。“诶?你的头发...”只见魔王白色的头发随意散着,穿了一套休闲装。
      “没见过染发药水吗?”不伪装会被认出来围住,这样就不能玩了。(魔界男神魔王)
    “吾也要!” 这样就是以前的白发了
      揉了一把茨木的头“少来,难道和本大爷一样的红发不好吗?”看着茨木一脸嫌弃的样子,真想打死他。
      带着茨木去到一个歌舞厅。牌子上写着“枫叶林”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进进出出的男女,还有涂着厚厚粉底的女人们。
      “进去你就知道了”递给门口的侍从一张金卡。
       侍从看见金卡“小人叫人带您去VIP间”
       酒吞摆手“不用了”带着茨木进去了,去VIP间有些东西就不能体验了。
       有点晚了,里面的表演已经开始了,周围一片黑,只有舞台中央打着灯,带茨木找到一个位置坐下。
       一个红色的倩影从阴影中步入灯光之下,她的出现让在场都吹起了口哨。舞动着曼妙的身躯,在在场的人都为之陶醉,茨木也觉得很好虽然很露骨,不过他注意到了,那个舞女似乎频频往他们的方向看,酒吞看起来似乎在于她眉目传情。(茨木:她在看酒吞?  红叶:小天使果然很可爱啊多看几眼    酒吞:好好跳舞别看了你)
       一舞完毕红叶到后台变了个装,来到酒吞那一桌。“怎么不在VIP间?”
       “带着小朋友玩呢”在一旁乖巧.JPG的茨木突然被两人盯得发毛“做…做什么”
       趁机揩了把油,捏捏茨木的脸“真是可爱,你们继续我去干活了”红叶是枫叶林的老板娘,同时也是这里的舞娘No.1
       “茨木,喝过酒吗?”摇摇头
       “那本大爷给你拿点,在这乖乖坐好等我”
       “嗯”
       等酒吞走后,周围开始窃窃私语往茨木这里投来不怀好意的眼光。
       “那个翅膀……是天使吧”
       “堕天使卖给拍卖场能得个好价钱吧”
       “断了个翅膀的残缺品”
       “长得很漂亮啊”
       “看看这小脸,这腰,上起来一定很爽”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露骨,一个脚步声在茨木旁边停下。“小天使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啊?”虽然这么说但已经拽着茨木的手往外走。
       “放开吾”酒吞拿着调好的酒回来就看到这一幕,放出魔压,那些喽啰立刻吓跑了。该死怎么就忘了,要不是回来得早,这个小天使早就被拖走了。
        那些之前窃窃私语的人想着,还好刚才没冲动得罪了人。
        给了茨木一杯马丁尼“低度的,不会醉的”茨木尝了尝
       “好喝,还要”甜甜的,冰冰的。看见酒吞那一杯马丁尼便拿来喝了。
       “本大爷那杯是……高度的”话没说完就被茨木下肚了。果然不一会就晕晕乎乎起来,后面的计划都作废了……不过没关系,获得一个醉酒的茨木。
       抱着茨木回去的时候,在门口看到红叶,红叶听下人说,一个单翼的堕天使被吓着了,听完红叶也被吓着了,在自己的场子出事,可是要被魔王呸10下的,可怜我一个弱女子一下就被呸走了。看着茨木没什么问题松了口气。“红叶,那些人你看着办”有权有势的人,一般都在VIP包间,不会出事,而在公共场的人发生那种事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次没有告诉下人看好那个小天使确实是自己的失职。
        回去家的路上,茨木一直在嘟嘟嚷嚷。(大江山大厦,50层,50层是酒吞的空中花园,养着宠物,酒葫芦是个会呸东西的狗,49层是酒吞的家,48层是酒吞的办公地点,47—40是高层办公层,40一下都是普通员工以及各个部门楼层了,正常电梯是1到47层,特殊电梯是1到50层)
        把茨木放到床上“红叶是谁?”
       “今天那个店长啊”
       “她是你的情人吗?”
       “不是”
       “那你们怎么在眉目传情啊”说话酸溜溜的
       “没有你想多了”看着茨木迷迷糊糊,从房间拿出相机,用三脚架放好开始录像
       “本大爷帅不帅啊”
       盯了酒吞一会“帅!不过……”
       “什么?”
       “白发好看,红发可丑了,吾能说上三天三夜”酒吞只觉得叠满了狂气,小天使这审美得找时间摆正了
       “今天阎魔给了你什么?”
       茨木摸摸口袋的一张纸“这个”
       酒吞接过来一看,这都什么噢。
       “阎魔说咬你就知道了” 
       “噢,那好啊”刚想脱裤子,茨木就咬了酒吞,当然是在他的脸上留了牙印。
       “快告诉吾啊,吾都咬你了”
       “张嘴,你话太多了,本大爷要插嘴”

上车

目录

评论 ( 4 )
热度 ( 95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