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魔王的助理(五)完结

魔王吞x堕天使茨
注意:角色崩坏,生子,狗崽,真结局HE,假结局BE
背景:现代,只不过是发生在天界和魔界的事,不提及人界

        “你喜欢上魔王了?”
        茨木只是摇摇头苦笑
        “为什么接吾回来?吾不是被神抛弃的人吗?”
        “因为天界需要你的力量”
        “什么?”
        “白翼的力量没有黑翼强,但是得到力量的同时黑羽即是惩罚,守护天界我们需要黑翼的力量”
        在天界的禁地,茨木看到了许多和他以前一样的黑翼,他们在这里接受训练,生活,在暗处守卫天界。
        两个月后
        在这里即使是黑翼的生活环境,但他已经不一样了,他是堕天使,而那些黑翼还是天使,他的力量强大,并且在这恢复了断翅,那些黑翼与其说敬畏不如说害怕他的力量。很寂寞啊。

假结局BE
        “你想回去了吗?”大天狗问他
        “吾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这里不是你的家”
        “不必再说了”
         茨木整日投入到增强力量上,试图忘记那些过去。
         魔王的床伴换了一个又一个,始终不是他。他决定攻打天界,要那个天使囚禁在他身侧,那也不许去。   
         天界和魔界的战争打响了,大天狗指挥着战场,茨木作为最强的战力迎上了魔王,茨木带着头盔看不清面容。酒吞见他的身形还以为是茨木,不过茨木只有单翼不可能是他,大概是想他想疯了,没关系,茨木很快又会回到他的手中的。
        茨木终究敌不过魔王,长剑划开腹部,茨木倒在血泊之中,头盔也掉了下来,红发散落一地,融入血中,此刻像一朵盛开的曼珠沙华。“茨木!不——!”
        茨木死的时候,医生告诉他已经有2个月的身孕了。魔王的怒火燃尽了整个天界,原本纯白的天界被血色浸染,魔王将整个天界都给茨木陪葬,这个陪葬的列表里面有他。
        一个总是自称小生的一个调酒师,在“枫叶林”等了许多年,他再也没有等来那个金发的天使。





真结局HE
       “你想回去了吗?”大天狗问他
        “吾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这里不是你的家”
        “……”
        “其实,你已堕落,本应不能回天界的,但是神的预言,他说若不接你回来,天界将被魔王摧毁”
        “摧毁天界?怎么可能……因为吾”
        “预言是不会出错的,不过我还是决定送你回去”
        “……谢谢你”
        “帮我和个人……带个话吧,那个人总是自称小生,是个男性魅魔,时常幻化出狐耳和狐尾的模样,是‘枫叶林’的调酒师,告诉他我祈求他的原谅”
        将茨木送回魔界,注视着他离开。“这一次不是为了大义,为了我的一点小小私心吧”细看他落下的羽毛,根部竟然是黑色“你我皆神的残次之作”
        
        再一次来到大江山大厦,在底层找到柜台小姐。“请帮吾联系阎魔,告诉她吾是茨木”
        “哎呦我的妈呀,你这小天使跑哪了,自从你不见,酒吞的低气压都快把我们搞疯了,赶紧叫酒吞下来”
        “等等……吾还没想好怎么见他,先给吾在这安排个工作吧……”
        拿茨木没办法只好给他安排了个前台的工作,安排茨木住在附近的一个公寓里。   
       前台的工作还算轻松,只不过这天茨木遇到了酒吞的床伴。
       “喂,告诉魔王我来了”一个红色短发,金色眼睛的男子走来,长得颇为稚嫩。“看什么看?嗯?说起来你的样子……”最近魔王的喜好都是红发金眸。
       “这个点魔王还在开会,请晚点再来吧”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让魔王等久了降罪给你吗?!算了我自己上去”说着往那个特殊电梯,生气的随便按了个位置
        “喂等等!”
        “你进来做什么?”
        “吾不能让你乱走啊”
        在两人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电梯到了。
        突然安静,因为开会人通过透明玻璃看到他们了。
        酒吞想他一定是产生幻觉了,茨木可不能会回来了,是他逼走的。看着那些高层怒问道“你们这是可怜本大爷所以找了个冒牌货?”
        “你仔细看怎么会是冒牌货呢”阎魔笑道。
        隔着那块玻璃相望,那双金眸看他的眼神包涵太多太多。起身,走向茨木。那个床伴还以为魔王来找他,结果魔王抱住了那个前台。“茨木……”
        “是吾”
        “可恶!竟然还敢回来,看本大爷不罚死你!”抱着茨木回了房
        留下高层们面面相觑“散了散了,等魔王喜糖”阎魔起哄。“是啊是啊”大家都一副我懂的。只有出差去人界刚回来的星熊一脸懵逼,那啥能告诉俺发生了什么?
        扑倒茨木在床上,狠狠的在他颈部留了个印,抱着茨木,头枕在他肩上“本大爷要罚你一辈子陪着我工作”
       “好”
       “还要一辈子给本大爷洗衣服煮饭”
       “都听你的”
       “还要给本大爷生崽子!”
       让酒吞起来,拉着他的手放在肚子上。酒吞感受到了一个有着强大魔力但还为成长的新生命。
        后来魔王和他抱着球的魔后结婚了,8个月后,生出了个翻版小酒吞,取名叫酒歌。因为酒歌居然继承了他曾经的白发,茨木喜欢的紧,天天吹。大家都知道,和魔后聊天绝对不能提儿子和魔王,儿子的好他能和你说上三天三夜,魔王的缺点他也能和你说上三天三夜。
        天界和魔界互相开放,渐渐的有通婚的出现,刚开始有些还不能接受,但是慢慢的许多天使也在魔界定居了,还有恶魔也常去天界游玩。
        “哼!你还有脸来找小生?说什么祈求原谅的”
        “我以为我要死了,来不及和你道别”天界竟然没有如预言般毁灭
        “喂你是天使诶?别开口闭口的就是死”
        “不会了”
        “你说话就好好说,别摸小生的尾巴!”
                                                                                 END

        神的预言是“带他回天界”,不带是必然天界灭亡,但是带回后,茨木回不回去就是真假结局的分歧。

目录

评论 ( 4 )
热度 ( 94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