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道成寺钟

错乱时空系列
HE
和尚吞x蛇妖茨
后 鬼吞x龙茨
由清姬的故事改编

写的时候是大晚上脑子有点昏,早上起来就改了点

      

    这天前往道成寺修行的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年轻的和尚,经过一个宅邸。夕阳渐渐偏西,路途遥远,步行乏累,于是敲响了宅邸的门。
        这座宅邸的主人是个貌美的女子,听闻两位和尚来了便请他们入住几天帮忙做些祝福的法事。
    
        夜深了,风吹拂着窗外的树叶,圆月现出,年轻的和尚刚熄了灯火,烛台上还飘着缕缕青烟,房内出现了一道影子,一双女子的手从他背后环住了他的脖颈,淡淡的胭脂味在鼻尖传开。
       “施主,这么晚了,来贫僧房里可是有事询问?”
       “呵呵……”好听的女声在耳边环绕“小师傅长得可真是俊俏”双手不安分的深入他的衣襟内
       “施主莫要拿贫僧开玩笑了,不如早些休息好”和尚抓住女主人的手,很冰凉,几乎没有体温。
       “修行之路如此艰苦,不如留下来陪妾身吧?”
        女主人的舌头轻舔那位俊俏和尚的脖颈,他最喜欢割开那些人的动脉,让温热的血液贱满他一身,然后挖出那美味的心脏,吃掉,想想就有些情不自已。
        趁女主人不备,和尚拿了做法事的符纸,击中她。变回了原型,白发美男子,头上有两个犄角,双手有锋利的爪子,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却是白色的蛇尾,金黄色的眼睛怒视着他。
        虽然没有对茨木造成大多伤害,但也激怒了他,和尚闪躲不及,爪子划破了左臂的皮肤,些许血留了出来。这血的味道......趁他突然愣住,和尚念了一道咒文让他被困在金圈里。
        “该死你这人类的走狗!”茨木甩动着尾巴想要挣脱出去。
        “你这话很奇怪什么叫贫僧是人类的走狗”
        “明明是妖却为人类办事,难道不是吗?哼”
        “别说笑了,贫僧怎么看都是人类”
        “喂,你该不会是?没有觉醒的鬼子?”
        “一派胡言,明天将你交于师父清除”
        “吾没有说谎,你的血里是妖的味道,同为妖族你应该相信吾!”
        “你的真名是什么?”(妖怪的真名很重要,知晓真名可被言灵操控)
        “……”
        “不说的话就把你交给师父”
        “茨木”虎落平阳被犬欺,没办法
        将茨木放出来“你是什么妖?”
        茨木停顿了一会说道“如你所见蛇妖”
        “我要睡了,你回去吧,不让我师父发现就行” 茨木的话让他辗转难眠,他是妖?他在寺庙被师父抚养,大家都说他是在寺庙门口的弃婴,这次师父突然带他出门前往道成寺庙修行,只说他要去那渡一场劫,情劫。当时他还笑到,出家人哪来的情劫,师父却摇摇头,出家人确实没有情劫。

        茨木依旧扮演着女主人,几天后他们继续上路了。但他发现,茨木一直跟着他们,趁着师父不在,叫出了茨木。“跟着我做什么”
        “你打败了吾,吾就要跟着你,你是妖族的光!强大的妖让吾敬佩,吾誓要跟随”
        “快滚”脑壳痛的看着这个喋喋不休的蛇妖
        “呃……吾就偷偷跟着!还有怎么称呼?”
        “安珍”
        “不好,吾问的不是法名o(´^`)o,算了不愿意告诉吾,吾就叫你挚友吧!”
         蛇妖跟了他们一路,师父不在的时候就会出来找安珍。
        “挚友挚友你看吾给你打来了酒!”安珍虽然是个和尚,但是私底下却偷偷喝酒,因为酒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好,一饮治百病他是这么坚信的。
        “嗯,茨木为什么你头上有角”这个问题安珍想了很久,趁着酒意说了出来
        “啊,吾的母亲是蛇妖,父亲是龙”惊得安珍一口酒喷了出来
        “龙??”说起来那黄金瞳确实是龙的眼睛。
         情不自禁的拉近和茨木的距离,那双眼睛倒影着他的模样,伸手刚想抚茨木的脸,茨木就像猫儿一样蹭着他的手,又顺势倒入他怀里。眯着眼睛发出舒服的哼声,蛇是冷血动物喜欢人类这样温暖的体温吧。茨木与其说是蛇,现在更像只小猫,但是凶狠的时候又会重新露出獠牙。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很好,诶?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挚友?”突然被安珍推开,不解的歪着头。
       “拉拉扯扯像什么样”
       “不是挚友想要抱吾吗?”挚友要抱就给他抱呀
       “谁想抱男人了!”也不知是醉意的缘故,脸上浮现红晕
       “原来挚友想要吾以女子身形现身”说完又化成那个曼妙的女子模样
       “快变回来”虽然这副模样确实可人,但安珍总觉得看得不舒服,用这样子骗了这么多的男人,虽然那些人在碰到茨木之前就已经死了。“现在这样就很好了”摸着茨木的头说道。“不许再用这样的模样去骗男人了。”
       “好”挚友说啥就是啥,反正用别的方法狩猎也行。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作为一个和尚,却对茨木食人感到“正常”,或者说冷漠,这是应该的。那天正找茨木,碰见他在进食,地上洒满了血,茨木身上也是,眼底还没有消散的杀意让茨木此刻看起来更加妖艳。“挚友?!”竟然被安珍看到他粗暴的进食,但是安珍却无所谓的跨过地上的尸体,用手巾擦干净茨木脸上的血“快去洗洗”
        来到附近的小溪,茨木在水里冲刷着血迹,安珍在溪边帮他清洗着头发。茨木偶尔玩闹的用蛇尾甩起水到安珍身上“茨木别闹!”“emmmm”
       “怎么总是搞得一身血,脏死了”
       “唔...挚友不喜欢那吾会改的”
        洗完后,茨木还在戏水,看起来挺喜欢水的。“茨木你的父母呢?”
       “...吾被赶了出来”茨木的母亲是白蛇,被路过的龙王相中,娶回去做了小妾,但一直不曾让白蛇怀孕,白蛇想要更高的地位,于是她偷偷骗了龙王没有避孕,怀孕后深居了起来,等茨木诞生出来后,才告诉龙王,龙王看到茨木是半龙半蛇的混血便勃然大怒,立刻斩了白蛇,念茨木无辜,让下人养到能自力更生后就逐出去,不计入龙族族谱。
       “......”问了不该问的事,看着茨木。
        茨木突然吻了他,冰凉的感觉在唇边蔓延开。安珍回应了他,衣服在身边滑落。茨木你是我的劫吗?如果你是我愿意陷入这个劫难。
       “挚友的真名是什么呢?”
       “少得意忘形了”
        唔...挚友还不愿意告诉他,妖怪伴侣之间为了互相约束,将告诉对方真名。

        还有一天的路程就要到道成寺了,老和尚晚上找来了安珍来谈话。“安珍,你还记得我出发前和你说过的劫难吗?”
       “弟子记得”
        老和尚摇了摇头“你终究没有渡过这个劫”
        说完安珍失去了意识。等他醒来,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看形状是一口大钟。老和尚的声音传来“安珍,对不起”
        僧人们的诵读响起,钟的外围竟然燃起了火焰,被火焚烧的大钟热的发烫,安珍衣服已经被汗浸透,高温的温度快要把他烫掉一层皮。
        跟着安珍的茨木感到有什么不对劲,茨木在道成寺外徘徊,当时吓跑了许多人,都说见到蛇妖了。贸然进去,万一挚友生气了怎么办,思考了一会“不管了!”
        冲破寺庙的结界,看到众人围着一个焚烧着的大钟。“安珍!”他能感到安珍就在里面。已经渐渐意识模糊的安珍听到茨木的叫声清醒了一会“该死他怎么来了”
        茨木用妖力试着驱散这些火焰,但是这是众僧集体召唤出的圣火,想要熄灭平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试着搬动这口钟将安珍救出来,手已经被烫伤得不成模样,流着血水,大钟都纹丝不动。这样下去挚友会死的!
        最终茨木用蛇身缠住大钟,用妖力护着钟内的安珍,圣火焚烧着妖身,皮肉炸裂开,发出滋滋被煎烤的声音,在茨木痛苦的叫嘶喊中,安珍快疯了,不顾一切的捶打着钟壁“你快滚啊!”
        主持源赖光见状用作法事的刀企图砍向茨木,在烈火焚烧的茨木无法顾及,被砍下了右臂,右臂却泄出了黑焰,点燃了整个寺庙。白蛇死死的护住钟“挚友,你的愿望实现了,吾的愿望也实现了。”  

       安珍是被雨淋醒的,他长出了红色的长发,指甲变得锋利,耳朵变尖。大雨冲刷着着一切,那个大钟已经被焚成灰烬了,整个寺庙都没了,什么也不剩了……在地上安珍看到了一片白色的鳞片。吻上那一片龙鳞“我的真名是酒吞”。

       【真龙是不会畏惧火焰的】

        流言流传开来,说是一个美女蛇爱上了一个和尚,一路追到成道寺,当时还有很多人目击到蛇妖在成道寺外边徘徊,和尚为了躲避美女蛇躲到了钟里,美女蛇打不开这个钟,于是自焚了,那天黑焰冲天,燃尽了整个成道寺,得不到便一起灭的凄惨爱情故事。还有人说,听到了龙吟,见云端隐约有赤龙身形,是龙王来下雨灭了这场大火。
        赤龙吗?酒吞在茶馆听着那些人的小道小言,或许找到他能知道茨木的下落。一路打听赤龙的下落,来到了那个最初的地方。他们第一次遇到的地方。那个宅邸,是由茨木妖力维持的,现在没了,显出一副破旧不堪的样子。
        打开内室的门,被一股力量震开。还好反应及时,里面是那个赤龙,他受伤了,下半部分一片血肉模糊,嘴里发着低吼,可他仔细看了酒吞后“安珍?”
        “茨木?!”看着他的伤酒吞不得一阵心疼“你跑哪了?”起来的时候周围什么都没有了,他不愿意相信茨木就这样死去了。
        “挚友不用担心,吾在被圣火焚烧后,燃尽了吾蛇妖的部分,现在在长出新的肉体,本想等长好了再去找挚友的”不想以这样的姿态去见挚友。他也以为他再也看不到挚友了。
        “傻瓜,就这么傻乎乎的烧吗?你不知道本大爷多担心你吗?”重重的敲了赤龙的脑袋
        “啊,可是挚友会死的”
        “酒吞”
        “啊?”
        “本大爷的真名是酒吞!听好了!”
       以真名作为线缠着两人的就这样纠缠不清吧。

         “阎王您在看什么?”搬来了今天文件的人问道。
         “我有一道魂魄归位了,有趣的故事”
         “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描述)”
         “纠缠不清吗?确实呢,阎王怎么看待赤龙的为爱献身呢”
         “啊,要我说,若是赤龙死了那就是另外一种故事了”
         “……”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嘛
         “不过神灵可是很灵验的啊”

        前往道成寺的路上会经过熊野。安珍他们在那参拜了熊野神。“挚友挚友你向神许了什么愿?”
        “让你快去死的愿望”
        “噢……这样啊,吾许了挚友平平安安”
        见茨木一副沮丧的小狗样“好了,骗你的”他许了永不分离。

                                                                                         END

目录

评论 ( 3 )
热度 ( 49 )
  1. 沧海遗墨JoColiff 转载了此文字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