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双重不忠(上)

HE

错乱时空系列  

雷区:3p,生子

鬼将吞→鬼王茨←鬼王吞

没写完十分短小,但是肝游戏肝得有点肾虚,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

        

        

        “嗯?这是阎王的一到魂魄吗?”嘿嘿趁他不在偷偷看看,抽取了他的记忆观看

        大江山的鬼王遭到了治退,最后他的鬼将死在他面前,他不顾一切的斩杀着人类,最终耗尽了……大江山亡

       “吾不喜欢这个结果”

       闻声那道魂魄看过来“茨木…本大爷也来了,你不会寂寞了”

       “……吾不是你的茨木,吾是罗生门”将这缕魂魄丢入一个时空裂缝中。“嗯这样就好了”

       “罗生门,你在干嘛”感觉背后一股凉意,转过头来

       “阎王大人…吾没有干坏事”

       “仗着本王宠你你就无法无天了?嗯?你知道这么做他们的世界线会被你弄乱的吗?”

       “啊…吾不知道这么严重嘛”

       

      “这是哪?”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去了地府还看见了茨木。起身环绕四周,这不是他曾经醉生梦死的枫叶林吗?不过那都是曾经了。

        传来乐舞的声音,是红叶在跳舞。寻着声音过去。看到一些小妖在旁击乐,红叶在舞,一名白发男妖坐在树下饮着酒赏舞。“此舞妩媚却又不失礼仪,红叶舞得倒也是恰到好处”是茨木的声音!从侧脸看来是茨木没错

       “鬼王谬赞,现在轮到鬼王了,不知今日要带给红叶什么舞?”

       “一些青楼艺妓炒气氛的舞罢”

        今日鬼王并没有穿备衣甲,而是穿了些宽松的衣物,拿起桌上准备好的扇子,乐声响起,不愧是罗生艳鬼,每个动作都是这么撩人心弦,在树后观望的酒吞咽了一下口水,他都不知道茨木原来跳得比红叶都要好。

        最后,收扇,一个转身动作将扇子指向了酒吞的位置。“出来”

        鬼王恼羞成怒“不是不许你来枫叶林吗?”大江山的鬼王竟然喜欢和女子比舞,被他的鬼将知道了还不得抓着他的把柄,还有酒歌什么时候染了红发,换了一身衣服?重点是眉毛呢?!

        茨木什么时候敢这样和他说话了?突然意识到好像红叶和茨木都不是他所认识的,但茨木就是茨木啊,抑制不住的情感从心底涌出,茨木死在他面前,血溅了他一身的画面历历在目,这次他一定会保护好茨木的。“茨木…”

        “嗯?”见酒歌状态好像有些不对,上前拉起酒吞的手“走了,快回去,抱歉红叶下次吧”

        鬼王不喜欢酒吞透过他好像在回忆什么悲伤故事的样子“酒歌你怎么了?”仿佛在看别人一样,有点生气,他和酒歌多多少少也是有些暧昧关系的啊

        酒歌?茨木再叫谁?是他替代了这个酒歌?“叫本大爷酒吞”

        “酒歌你今天真是奇怪”将酒吞带到自己的宫殿内。把他推到在床,跨坐在他身上,狭长的眼睛眯着“今天本王的舞怎么样?”

        “好看,比红叶跳得都要美”双手扶上茨木的腰,对于男子来说,好细的腰,还轻捏了一下,手感也很好。

剧情小车

目录


评论
热度 ( 60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