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深陷套路


职员(?)吞x站街(?)茨

        茨木在大学毕业那天和酒吞表白了,被拒绝后,酒吞再也没有见过茨木,等茨木走后,他才发现原来他喜欢的不是红叶,而是天天跟在他身边唠叨茨木,不过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不见了。同学那里没有人知道茨木的联系方式,那些同学反而觉得酒吞没有才奇怪,毕竟大学时代他们很“暧昧”当然是茨木单方面的。
        又是一天下班,他现在在罗生门这个公司做人事经理,那里的总裁很神秘,开会的时候都是他的秘书青行灯代理。他住在一个普通公寓,只不过回家的路上,走近路的话会经过一处红灯区,不算很多人,有零零散散的一些人在这站街,有男有女,酒吞则会嗤笑,有手有脚非要做这个。
        但是今天酒吞笑不出来了,很普通的经过那里,但是一抹白色吸引了酒吞的眼,那人好像发觉酒吞的视线,匆忙转身。走进看,这身形和发色……他不会认错的。“茨木?”
        “吾……吾才不认识什么挚友!”
        “……”唉,就算过了这么多年,茨木还是那样傻,茨木身上的衣服有些旧,但还算干净整洁
        “茨木你在这做什么?”
         茨木低头咬着唇不说话
         好吧好吧,真的是他想的那样“你在站街?”
         “嗯……”拉着茨木的手“走”
         “去哪?吾……没有钱,也没有住的地方”
         “去本大爷家,收留一只流浪猫我还是养得起的”
         把茨木带到自己的公寓里,让茨木好好洗了澡,趁着茨木在洗澡,给他煮了面。
        “唔好香!挚友的手艺果然最棒了!”刚出来就闻到了香味,勾引着味蕾。茨木头发没擦,套了个酒吞的衬衣,穿着酒吞的内裤就出来了。
        “啧,饿死鬼投胎,头发也不好好擦,裤子也不穿就出来”拿起毛巾擦起茨木的头发,银色的发丝非常柔顺,散发着洗发水的味道。
        狼吞虎咽的吃着面条“因为挚友……”
        “什么?”
        “因为挚友不喜欢吾,而且又不是gay所以没有关系吧”
        “……”瞧瞧,以前做的事,搬石头砸自个脚了吧,这怎么解释好呢
        等茨木吃完,酒吞问起他的状况。
        “怎么回去做……呃站街”
        “……吾的右手受伤了,几乎没法做事,唔……吾太笨了,也没有人要,只能……这样了”
        摸摸茨木的头“先在我这住下吧”
        “嗯!挚友你对吾真好,不愧是吾的挚友”
        被发了挚友卡呢,一点都不兴奋。
         
        “那个挚友,吾睡沙发就可以了……”
        “床很大,可以睡两个人”
        “吾睡相不好,怕打扰到挚友”
        “……”
        但是第二天茨木在沙发睡落枕后,硬是被酒吞拖到床上睡了,不过果然和茨木说的一样睡相不好,早上起来茨木像八爪鱼一样扒在他身上。
        茨木从来不是那种安享生活的货,总是想着法子干些事,于是酒吞把茨木安排在他手下做助理。也不用茨木做些什么,毕竟他右手现在用不了,倒倒咖啡,整理文件,叫人办事这些还是可以做的。那天下班撞见青行灯和她的保镖妖刀姬。
        “新来的小鲜肉?”青行灯对酒吞笑道
        “新聘的助理,我的朋友”
        “噢,是吗?”青行灯的笑真是意味不明。
  
        之后酒吞注意到了,他偶尔会撞见茨木和青行灯在说话,但是他每次见到的时候,都已经结束谈话了。
        躺在床上酒吞问茨木“你迷恋上青行灯那种女人了?”
        “诶?挚友为什么这么说,我明明只喜欢挚友一个人啊,挚友最好了,给我地方住,还给我饭吃,我只有挚友了”投入酒吞的怀中,啧啧送到嘴边的不吃那还是人嘛?
        事后——
        “茨木你是第一次?我以为……”
        “……那是我第一次去站街啦”
        “茨木有点事向和你说”
        “什么?”
        “其实……我不是什么职员”
        “啊?”
        “我是大江山的总裁……来罗生门找商业漏洞的,以后你可以跟着我过好生活”
        “……”

        
        大家好我是茨木,罗生门的总裁,听我的秘书说,我的初恋正在我公司上班。还经常经过那个红灯区,于是她妙想一技,叫本总裁去站街,你不能叫我站我就站,我也是有尊……,啊不为了挚友我做什么都完全O鸡巴K。开着拉风的跑车来到了,一堆男男女女居然往我身上贴,瞪他们一眼反而更起劲了,身上穿着青行灯翻到的陈年旧衣服。青行灯嘱咐我一定要装作可怜,欲迎还拒。
        无聊的抽着根烟,靠在路灯上,那些烦人的找我艹一夜多少钱的都被我吓退了。哦哦挚友!赶紧把手上的烟丢了,装作扭头过去,用余光偷偷瞄挚友。唔,挚友还是这么帅,职场装好棒。装作唯唯诺诺,一副想哭的样子,挚友真的带我回家了!青行灯回去给你加假期。
        洗澡的时候酒吞递来了换洗的衣物……莫非这是酒吞穿过的,吸溜,好好闻,啊挚友煮了面,在这之前青行灯专门饿他不给他吃中午饭,饿到现在,不用演就是狼吞虎咽了,挚友好温柔,还给我擦头发,指尖抚过头上的感觉真好。
        假装告诉酒吞我右手受伤了,其实……我很小的时候是受过一点伤,所以我根本就是个左撇子,只不过挚友当时一心只有红叶要怎么会注意到我用的左手还是右手呢?
        睡沙发是因为我需要一些时间接受一下,这个充满挚友味的地方。不然睡在挚友旁边,鸡儿梆硬。
        从来都是睡软床……谁知道这沙发怎么这么难睡,第二天起来歪着脖子,被挚友骂了一顿,不过被挚友关心好开心。其实睡相很好,不过每次我都故意抱着挚友,假装睡相不好,还能吃挚友豆腐。
        挚友给我安排了在他身边的工作,这样就能赶走那些野花,居然勾引我挚友,炒鱿鱼!
       青行灯那家伙居然和酒吞说话,要是暴露他了怎么办?扣假期!叫青行灯来休息间说话,被挚友撞见几次有点慌,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什么。
        诶挚友居然吃醋了!还把我上了,美滋滋,就是腰有点疼。
        嗯……挚友刚刚说啥……?大江山的总裁??罗生门的竞争公司大江山?
        在线求助,我男朋友在偷我公司资料怎么破

        
        “挚友,我也有事想说”
        “嗯”
        “我其实……是罗生门的总裁”
        “嗯……嗯?”啥?

        大家好,我是酒吞,大江山的总裁。平常开会都不去的,全权有我表弟星熊童子代理,平常就在后边处理事就成,闲得无聊蛋疼,装成无业游民应聘进了罗生门当人事经理。顺便找找他们的财务漏洞,偷税漏税,搞垮他们。
        但是我前几分钟确定关系的男朋友,却告诉我,他是罗生门的总裁??
        在线急等,偷了男朋友公司的财务漏洞怎么办

        “你丫的这么无聊敢站街骗本大爷!”
        “唔……彼此彼此挚友也骗了我”
        “……”
        那天之后罗生门的人事经理和他的助理消失了,有新的人顶替上来,谁也没提,因为青行灯下命令说不许问。
        酒吞带回了那些漏洞到大江山,星熊童子问“现在去告发?”
        “告个屁啊,拿去给罗生门的青行灯,她知道怎么掩盖这些漏洞”
        “表哥你不是要告垮罗生门吗”
        “……以后和罗生门抢生意,让着点”
        “啊??”
        “那是我老婆的公司”

         之后酒吞和茨木出国度蜜月去了。反正本来就是撒手掌柜的他们,只有加班的青行灯和星熊要说句mmp
        

        回国后酒吞在公司曝光了形象,引得无数人爱慕,各式各样的女星和他有绯闻。茨木很生气,跟酒吞闹冷战,分开住,还偷偷跑去大江山做了小文员。不让星熊童子说,星熊想,真是左右为难,之后表哥知道了要削了他噢。
        茨木长得讨喜,本身是个和酒吞一样冷酷的人,不过得装装样子,引得那些办公室的“姐姐”都很喜欢他,说他可爱。
       “唉听说总裁最近要来巡查了”
       “巡查怎么了吗”
       “回到个个部门去看,哪些不好的都给辞了”
       一个个看,那还得了迟早发现他,不行被发现也得理直气壮,这是正经的钓鱼。
        “姐姐觉得总裁怎么样”
        “总裁可帅啦,要是能嫁给他,哎呀想想就行了,不过有个传闻……”
        “什么传闻?总裁是个gay……茨木你可以试试噢,长得这么可爱”
        对喔,突然意识到什么。酒吞喜欢他,他是男的。那么——酒吞=gay!
        那他该担心的不是那些女人!而是男人!真是豁然开朗。
        在那天巡查的时候,酒吞巡到这,茨木一把冲上去,拉着酒吞的领带来了个法式深吻,最后离开的时候办公室回响了一声“啵”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星熊都傻了眼……表嫂你这是干啥子哦……
        “总裁……提前下班不?”
        “好”
        之后干干了个爽。那天茨木宣誓了他的主权,并且在大江山正经钓鱼,哪个敢勾酒吞,炒他鱿鱼,酒吞都只能点头。

        这是一个不正经的总裁x总裁

                                                                                                         END

目录
                          

评论 ( 3 )
热度 ( 116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