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你的名字

HE
错乱时空系列
鬼王吞Ax穿越茨O
如题,君名的脑洞,里面借用了黄昏之时和一个台词(:з っ )っ
雷区:abo   生子   ooc    夜青

肝了一个星期yys和fgo,我一觉得我的头好光滑,我的茨木小心肝在昨天出生了(合了2个月)(*˘︶˘人)♡*,没有童年秒6,懂事的115(我黑蛋不够了qwq之前全给花鸟了),找了4个酒吞(你问我是哪种酒吞?当然是酒吞狸子啊)和1个小叉叉儿子挂在空间,父子御魂共用(:з っ )っ咸鱼yys没体力没钱没御魂

       茨木一个普通的美院学生,一个O。过着平凡的生活,但这样的生活突然有一天改变了,一觉起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
        左手好像有着什么……嗯一团黑焰??吓得赶紧丢了出去,然后……地上炸开了一个大坑,……好像对他没有什么伤害就这样拿着吧……
         身上粗糙的布料衣服很难受,旁边有条小溪,借着水看了一下自己的样貌,倒是把他吓着了。样貌是原本的模样,只是眼白竟然是黑色的,头上还有犄角,脸颊两旁附有红色甲状的东西,好像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头发倒是和原本一样是银白色,不过好像太长了,一头的卷毛垂地。
         环顾周围,非常的荒凉,只有野草和树,走了很久也没有看见什么道路。直到走到一个枫叶林附近,远远望去看到了一座城镇,只能用“古代”这个词来形容。简直就是旧时代的日本,木头房子,和一些标志性的建筑,茨木认出了那里是京都。
        茨木是土生土长的京都人,不会认错的。唉,他到底做了什么导致穿越,还有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
        “喂,你是谁?”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茨木转过身,打量着这个男人,火红张扬的头发高高绑起,身后背着一个大葫芦,衣服穿了半边,信息素也肆意释放着。
        看见那个白发男妖毫无忌惮的打量着他很不爽“本大爷问你话呢!”在丹波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忌惮着他的力量,第一次有人不畏惧于他,竟然还毫不掩盖气息的走进他的地盘。
         “我不知道……你知道这是哪吗?”
         这妖怕不是个傻子吧,不过从那个白发男妖左手凝集的妖气来看,他很强,还是得小心谨慎“别装傻,既然踏入别人的地盘,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什么??”毫无准备,酒吞就攻过来了,次次都是险躲,他使用背上的葫芦呸出的瘴气攻击,那些躲过的攻击,砸在地上,像硫酸一般腐蚀着土地。这要是砸到自己身上,不由得颤抖起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想起手上的黑焰,往酒吞身上丢。
        酒吞999999999999    -1
        “……”喂喂,这个攻击力,不会真的是个弱智吧,明明有这么强的力量却不会使用。
        “哇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我可是能砸死你的”茨木胡乱的砸起了黑焰。
        酒吞  -1    -1    -1    -1
         一把抓住茨木的左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qwq这么近的距离才发现,原来一直有股好闻的酒香是从茨木身上传出来的,清酒的味道,他很喜欢。“你是O?!”O十分稀缺,多为贵族的子女,分化后就像供佛一样供起来,下嫁给王族的A。而妖怪之间几乎没有O,因为大部分O是在是太脆弱了,那种刀尖舔血的生活他们根本无法生存下去,导致强力的A大妖也在日渐减少,就算是强抢了那些人类的O,妖怪的血统也会逐渐冲淡。而像茨木这种,自身有强大力量的O,还是纯血的妖怪,还突然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奇怪了。
        抓着茨木的手放松了点力“你叫什么?”
        “……茨木”酒吞靠得他太近了,浓烈的酒味充斥着鼻腔,他很不舒服。“能不能离我远点”
        “你知道本大爷是谁吗?”
        摇摇头,他怎么知道
        “听好了本大爷是酒吞,大江山的鬼王”
        “……”击晕茨木,扛着他回家,送上门的O不要白不要。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感觉什么很重的东西压在他身上,是那个自称鬼王的酒吞,正在拖着他的衣服,亲吻他。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热……本能的开始翻找经常带在身上的抑制剂,可他忘了现在不是在现代“在找什么?”
        “药…抑制的药”酒吞在他耳旁说话,热气抚到耳边酥酥麻麻的。
        “抑制剂吗?……很快你就不用了”很新奇,O基本上是不能买到抑制剂的,流通的都是A使用,肉少狼多,不是每个A都能通过O度过发情期的,而剩下的那些O基本是十几岁就定亲了,根本不会用到抑制剂这种东西。所以茨木看起来也有20岁的样子,还未被标记的算是O里面的大龄剩男了?
        情欲烧得茨木失去理智,抱着压在他身上的A,渴求他狠狠的贯穿,射到他怀孕。“支配我”
        “如你所愿”
        发情期持续了4天,第五天的时候,酒吞习惯性的往身旁一抱,嗯?怎么抱了个空。本大爷的O呢?床上还有温度,跑出去,问看守的小鬼,小鬼哆哆嗦嗦的说没有人出来啊……茨木消失了,就如他来的时候突然出现。
        
       手机的闹铃唤醒了茨木,慌乱的划开手机闹钟……身下湿润的裤子提醒他,做了个春梦。……梦吗?竟如此真实
       今天的课不是很多就上午,2节。隔壁财经学院的夜叉是他的好朋友,用右手勾住茨木的肩,“茨木你怎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这可不像你的做风,啧啧是不是昨晚去逛窑子嗨了?”(这里茨木用的装B药剂哦,除了家里人都不知道他是O,AO没有以前这么少,比例为A30%,B58%,O12%)
         用手肘顶了夜叉的腰“少调侃你茨木爸爸,你以为我像你?风流浪子,怪不得青坊主老师到现在都没有答应你”
        戳到夜叉心中的痛啊,刚想开口怼回去,嗯?茨木居然有A的信息素?虽然很淡,这味道……不是他家老爹的吗?他家老不死不是只喜欢上O吗?还是那种从不标记的……怎么会对茨木……
        夜叉看他的样子有点让他不舒服“喂你这是什么眼神?要打架吗?”
        附到茨木耳旁,小声说道“你是不是为了钱给有钱人那个啊,我还算有些小钱(也就够买几个岛吧),资助茨木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啊”
        “神经病!我看你是欠打”毫无防备的夜叉被一拳捶了个熊猫眼。你看看我说中了吧!恼羞成怒了吧!(还好没有暴击,不然小拳拳捶爆)
          

        茨木又再一次进入了那个“梦”
        鬼王的低气压已经持续3天了,一个个都是废物,竟然让他的O从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今天又是一肚子火的回到房间,不过开门有惊喜。茨木像堕入凡间的天使一般,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睡着。
        推醒这个让他着急了好些天的O,发情期一过都不知道去哪鬼混了
        “别弄你茨木爸爸!”抓着被子转身盖了过去。诶?不对这是我家怎么会有别人……扭头看到那个上了他的鬼王。他的A。
        听到茨木的话,酒吞眉头一皱,茨木这意思是想要个孩子吗?难道茨木就是因为不能怀孕才没人要吗?不可能啊,就茨木的长相,而且A可以拥有多个O来说,还是不太可能,不过还是检查一下为好,就算茨木不能怀孕也无所谓了,毕竟只有强者才配和他站在一起,他们可以活得很长很长时间,甚至是不死,不过茨木的力量还需要一些指导罢了。
        “起来,带你去检查”
        “检查??”
        刚起来懒洋洋的,像只大白猫趴在酒吞身上,由着酒吞给他穿衣服,反正是梦,好好享受一番也未尝不可。“坐好,不然怎么给你穿”堂堂鬼王沦为妻下奴,说出去也是笑死人了。
        惠比寿检查了一下茨木的身体情况“茨木大人身体很健康,气色福润,就脉相来看,近期适合孕育”
        孕育吗?在现实中,茨木从未有过发情期(不发情几乎同等于不孕不育),因此家族的人不是很喜欢他,对家族里面没有利益的人。
         他是孤儿,被遗弃在孤儿院,后来被罗生门家族领养。那是一个全由男O组成的一个家族,收集那些年幼男O抚养,让他记住他们的好,然后下嫁给有权之人获取利益,但也确实从未亏待过他们。
        即使是茨木成年后都22了,还未曾有过发情期,也没有对他怎么样,依旧供养他上学,生活费,以及定量的抑制剂。
        
        梦里面,那个A酒吞对他很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爱,茨木沦陷了。茨木依旧是时不时在消失,又突然出现,他也开始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有时候他会想,到底才是真正的世界。在那里他怀孕了。爱情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在茨木怀孕的时候,酒吞被一个女O迷了眼,她也拥有强大的力量,而且酒吞本来就好女色。
        茨木去找过红叶,红叶讥笑他,就像个弱者,弱者不配同情,明明有强大的力量,却选择做一个依附他人力量,寻求A庇护的弱者。不过红叶说她是不会答应酒吞的,因为她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酒吞知道他找了红叶,责骂他善妒,因为强大的A拥有多个O,就像皇帝有多个妃子一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变了,他现在不像是酒吞的爱人,而是一个“所有物”。念着他怀孕,没有责罚他。红叶说得对,他就像个怨妇,什么也做不了。
        茨木是个不稳定的存在,总是时不时出现时不时消失,他从不告诉酒吞事情,隐瞒,欺骗,隔在了他们之间。谁会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不安稳”的人呢?答案是酒吞会的。茨木怀孕了,酒吞的担心在一天天加深,一个大着肚子的O,总是不在A身边,也不知道跑去了哪,不安的情绪在躁动,他无法对怀孕的茨木发脾气,“移情别恋”成为了发泄的方法,红叶也经常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明明想的是茨木却表现得是爱她。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责骂了茨木,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占有茨木,A独占欲在发作。
        
        
        茨木醒来的时候,总是会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他去看了心理医生,那个叫安倍晴明的人,是个温和O,总是很耐心的开导他,但他最后给了他一个决定,要不要做催眠术把这件事忘掉,毕竟已经严重影响到茨木的生活,感情,他爱上了自己的幻想。
        忘掉吗?在床上揉着肚子,这几天快要生产了,酒吞也有好些天没有回来了,一直在枫叶林酗酒,谁也不敢打扰他,听说红叶为了追求爱,已经离开枫叶林了。他能感受到肚子里的生命,他希望这是梦,也希望不是梦。他决定去找酒吞,让他振作起来,或许也是想让自己振作起来,不再把自己放在弱者地位。枫叶林,很怀念,他们相遇在这里,现在这里充满了酒味,女主人也走了,没有妖力的维持,这里都变得死气沉沉。
        看到酒吞了,他靠在树下,身旁一堆空酒壶,机械的往嘴里灌着酒。“……别喝了”拿开酒吞手里的酒壶
        “还给本大爷!”酒吞摇摇晃晃的想要夺回酒壶。“你凭什么管本大爷?”
        “那好给你”还回给酒吞
        酒吞被茨木的操作搞懵了,这操作不按套路走。
        “你喝我也喝”拿起其他酒壶也灌起来,酒吞还未真正醉,一手打开茨木手上的酒壶,酒撒了一地“你疯了?你还在怀孕!”
        “你说得没错我是疯了,可你呢?为了一个女人,堂堂鬼王竟然在这喝得烂醉”
        茨木从未如此强势过,在他面前总是很服帖,但是他绝对不是为了红叶!他无法再忍受茨木从他身边消失,那样他会用锁链锁住他,只能逃离。
       “给我滚!本大爷不想再见到你”

       
       头一次生产,茨木疼得不行,像是有千斤顶在往下坠,撕扯着他的身体,全身湿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孩子还皱巴巴的,头上有些许红色胎毛,和酒吞一样,还不知道眼睛接了谁,还有两个凸出来的妖角。摸着刚出生的孩子,对不起,父亲很累了,再见。

       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很沉重,但又很无力。“医生我最近情况怎么样?”
       “恢复得很好,每个月来一次就行了”
       很奇怪,好像忘了什么,画本多了一些东西。一幅枫林图,很漂亮。一副漂亮的女人在跳舞?但是图上没有脸。一幅男子在喝酒,旁边有个大葫芦,等等这个画正在消失!图纸变成了空白。
       日记!对日记或许会写有,开始翻阅日记,翻到某页开始,好像有些文字消失了,最终只看到一个“氵”那是什么?好像多次提到,但是消失的速度太快,根本无法看到,但是根本不知道消失的内容。每天的日记都有整整齐齐的记录,做了什么干了什么,所以到底缺少了啥,而且为什么他会去看医生,还觉得理所应当。
        “晴明,我好像忘了什么”
        “我知道”
        “?”
        “那是你选择遗忘的,所以不再记起也无所谓”
        “我选择忘记的?”
         

        终究茨木还是记起来了,在翻阅资料的时候偶然看到一个故事,一个鬼王,沉迷了一个女人,日日夜夜在枫叶林醉生梦死,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给他献了毒酒,他在枫叶林喝了这个毒酒,全身无法动弹,任人宰割,被砍下了头颅。不,他必须要阻止,阻止?阻止什么?头好乱,尘封的记忆一一解开。他想要回去!
         回不去了……他给自己吃安眠药,强制睡觉,也无法过去了,大家都觉得他疯了。“那只是个梦!茨木你太认真了”
        “不是的那是真的!你看那个书上写的,和我的梦一模一样……”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他。晴明找上他“黄昏之时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事物。或许那可以去某些地方碰碰运气”
        枫叶林!茨木赶在黄昏之前,坐电车来到了以前的“大江山”,这里已经被一个有钱人买下,做成了公园。看着公园的地图走到了那片枫叶林,枫叶林很大,和那时候一样红似火的枫叶迷了眼。茨木很着急,他不知道在哪,太阳一点点落下。突然脚上从未响过的金玲,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那是【他】亲手给他戴上的。茨木止住了脚步,回头,酒吞倒在地上,身后是举起刀的武士。“不要死!”张开口想喊出名字,但是,茨木忘了,他的名字是什么?
        酒吞看到了许久未见的茨木,他瘦了,很憔悴,剪了清爽的短发,喂喂不要哭啊,本大爷会心疼的,其实他并未喝下毒酒。茨木生产后他才姗姗来迟,只见留下刚出世的儿子,取名为夜叉。他以为茨木像以前一样没几天就会出现了,最多一个星期。但是,一周,一个月,一年过去了,茨木不会再回来了。
        “为什么别的小鬼都有妈妈我没有啊”小小的夜叉在旁边问着鬼王。鬼王总是会流露出悲伤的情感,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回答他把茨木赶走了吗?夜叉3岁的时,他把夜叉交给姑获鸟抚养,自己向外放出消息,在枫叶林喝得伶仃大醉,他知道那些想取鬼王首级的一直在等待着时机,也知道其中里面有可以真正杀死他的人。
       假装中了毒躺倒在地上,如果再见一次茨木就好了,这次一定不会赶你走了,本大爷错了,但是这时候说这种话已经晚了吧。感应似的抬起头,愿望实现了。他哭着说不要死,本大爷可不是会那么轻易死掉的。
        太阳落入地平线,一切都消失了,周围又恢复了。晚了,一切都晚了。
       【多少次的擦肩而过和命运轮回,都只为了再一次遇到你,即便这一次又没能叫出你的名字。】
      

       罗生门知道茨木的精神情况不稳定后,问题就归于常年没有A在身侧安抚,于是给茨木安排了对象。
        “茨木好好整理,你走了运,那是个大公司的总裁,唯一不足的就是,他有个上大学的儿子,不过就别人不在意你未发情的情况来说,还真是赚翻了”
       呵,上大学的儿子?那岂不是至少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将小刀藏在衣服内,他谁也不信,他的身心只属于【他】,若要是他被强迫,就会立刻拿小刀了断。可是当他被带到那个见面的餐厅,豪华的餐厅。只见对面做着夜叉和【他】。
        “……”瞪大眼睛久久说不出话。
        “我是酒吞,旁边是我的儿子夜叉”公式化冷漠的介绍。
        酒吞,酒吞,酒吞心中默念,像是要把名字烙在心上,冷漠的语句,酒吞忘了他吗?……本来想笑着面对但是为什么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旁边罗生门的人见茨木反应不对,连忙安抚他。酒吞却给眼神让他走了。不能玩得太过,但是千年真是让他好等啊“茨木这次换本大爷来找你了”
        “酒吞”
        “嗯”
        

        夜叉平常还是把茨木当以前的朋友看,直到有一天,酒吞告诉夜叉茨木就是他爸爸啊。这事真TM太扯了!原来茨木爸爸真的是我爸爸!
        但是想象着茨木抱着自己一脸慈爱……我的妈,接受不了,宁愿茨木一拳把他打翻了吧,去找青坊主压压惊。唉自己都追了青坊主几百年了,床也上了不少次,但是每次提出结婚,出家人怎能巴拉巴拉然后把他丢出门外。

         “这不是挺正常吗?这里没什么事我们快走吧”
         “并不”阎王无语的看着“茨木本应是千年之人,少了那些曲曲折折”
         “……吾知道是吾的错啦,可是结果美满不就行了吗?”
          “嗯”搂着旁边的人,开往了通往下一个世界的通道,那是一个蓝色的世界。

                                                             END

一些小彩蛋和解释??
1.在过去里面啪啪啪的时候偶尔茨木会消失,酒吞非常生气,你不能说没就没!
2.红叶:妈的死gay别老把我当挡箭牌
3.承包大江山的自然是有钱人酒吞啊
4.安倍晴明用的不是催眠术是术法
5.酒吞在千年里面啪过其他人但是从不标记,因为不可能一千年都使用抑制剂。
6.大江山治退事件,酒吞把那些人杀了,接了夜叉回来,因为他相信会再见到茨木,然后夜叉被酒吞宠坏了,很皮,很跳,直到被青坊主镇压。
7.茨木穿越到以前,一次可能待n天,但是现实中就是睡一晚起来。
8.茨木是妖,只不过他被传送到了千年之后,一直没有觉醒就是人态。
9.茨木在另一边怀孕的时候,在现代没有显怀。
10.夜叉不喜欢待在家里,因为父母天天支配
11.忘记把上一篇双重不忠填坑了,文章最后出现的阎王(酒吞)和神秘人(茨木)是所有世界线的本体,故事会在每个文章最后一小段,和系列终章写出,下一章——海的王子???
:-D

目录

评论 ( 2 )
热度 ( 71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