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木不能视

HE
寮世界,私设多多,存在博晴
        召唤出来的式神有各式各样的……也有极少部分残缺的,毕竟他们不是本体。此处设定只能召唤不能合

        博雅寮很欧,基本什么都齐了就是没有茨木,不过博雅心想“没什么是我欧皇抽不出来的”然后他就是没有点亮茨木,跪在酒吞面前“大爷我真的没办法啊”
        “啧……”他对红叶不感兴趣,正巧来的是一个欧洲寮,等着就是了,可是其他ssr都点亮了,愣是没抽到茨木,成心和他对着干不是?
       郁闷的在月下喝酒,酒碟中倒影出今晚的圆月,满月吗?“唉”寮里面的都是一对一对,比如那个整天在给一个面无表情的冰块讲故事的青行灯,比如寮里的两个神,在比如……一道声音打断了酒吞的思绪
        “挚友为何叹气?”这天茨木忍不住出声
        “?!”那是从墙的另一边传来的声音,说起来酒吞住在边上。隔壁寮……我们旁边什么时候多了个寮?
        “不……小事罢了”
        “那茨木不打扰挚友了,早些休息吧”
        “嗯”
        躺在床上,脑中盘旋着隔壁茨木的声音,翻来覆去睡不着。
        
        源博雅在寮门等酒吞出去委派。“哇!酒吞你怎么黑着熊猫眼……”
        “……我们隔壁有新搬来的寮吗?”
        “啊?有吗?不知道诶,那我们去看看新邻居”沿着寮墙走……博雅的寮真的非常的大,有钱,地主家的傻儿子,而且式神多,特别是ssr们都要有专门的院子,情侣分一块,好朋友分一块,水生分一块……
        然后终于看到了一个……寮门破旧的非洲迷你寮……一个黑成碳的男子,衣服破旧貌似还有些补丁,在里面凑着式神准备日蛇。“晴明大人,门口好像有人”姑姑提醒道
        “怎么可能呢我这种小破寮……哇这个肤色!是欧皇!赶快吸点欧气!”
        “(•́ω•̀ ٥)你是新来的邻居吗?我是隔壁寮的寮主源博雅”衣着华丽,金光闪闪的欧洲贵族势力,哇太耀眼了
        “(;д;)欧皇……我……我已经在你旁边住了1年了”
        “Σ(ŎдŎ|||)ノノ”寮太小了没有发现吗???
        “那个,你们寮有茨木吗?”酒吞上前问道,这么非……真的看不出有茨木……要不是他不会记错茨木的声音。
        “不,没有”晴明的脸色突然转变,然后又变回非非的样子“鬼王大人您看我这非洲寮……能有ssr吗?”
        “……”确实眼前这个碳状物……难道是结界蹭经验的茨木?可是那个茨木的声音听起来是6星的,怎么说都是满级的了。

        做完奇怪的酒壶委派回到寮里已经是傍晚了。“茨木”抱着希望的叫了一声
        “挚友?”居然回了!!
        “你是隔壁那个黑成煤渣的晴明的式神?”
        “噗嗤,黑成煤渣?晴明大人有那么黑吗?是的挚友,吾是晴明大人的式神”
        “!”那个非洲阴阳师居然骗他“茨木你住在这边吗?”
        “嗯……”他也住在寮里的边上,一个没人打扰的清静位置。
        “我们之间只有一墙之隔呢,茨木每天晚上陪本大爷聊会天怎么样?”
        “乐意至极,能为挚友解忧吾实在是太开心了”

         不知道博雅怎么和那个非非的晴明好上了,天天带着晴明日蛇,下本。但是从未见晴明有召唤出茨木使用。“晴明,为什么不叫上你的茨木”
        “什么茨木?我没有啊”依旧装傻的晴明
        “本大爷都知道了,喂少说谎”将葫芦对准晴明
        “大爷你这是怎么了?我知道是我抽不出茨木不好,但你也不能对晴明发脾气啊”博雅护在晴明前面。我家吞这是没茨疯了不成。
        
        在准备回去的时候,酒吞拦住了晴明“你在说谎”
        “……为何要寻他?”
        “他是本大爷的鬼将”
        “得到手了,就不珍惜了,你们不都是这样的吗?”每个茨木都是紧紧的跟着鬼王后头,被驱赶被责骂,被痛打也要跟着,回应那份痴情的酒吞极少,更何况……他家的茨木……“别再问了”
         茨木到底发生了什么?
         

         “茨木,为何不曾见你出战?”
         “挚友今日与晴明大人一同战斗吗?”
         “嗯”
         “吾去做委派了,错过挚友真是遗憾”……完全没有从你嘴里听出哪点遗憾了
         “明日与本大爷切磋一番可好?”
         “挚友,阿爸叫吾了吾先过去了”
         “茨木你在逃避什么?隔日不如撞日,本大爷现在就翻墙过去找你”
         “!!”还未出声阻止,已经听见落地的声音了。
          茨木看起来还是那样阴柔的美,身上并未穿衣甲,只是宽松的和服。只是那眼睛里没有一丝聚焦。茨木居然是“残缺品”,那是一个极小的几率召唤出来的,主寮推荐反魂了再重新给一个新的ssr。
         晴明舍不得。他的确是非,一路非到大阴阳师,才有了ssr召唤卷。召唤出来的就是茨木,但是茨木是个失明的残缺品,但晴明不管!他喜欢的紧啊,全家材料都砸他身上了。“阿爸……吾什么都做不了,把这些给其他人吧”
        “不行,你是我的第一个ssr,一定要最好的!”
        有一次茨木在石距的观众席上,蹭经验,因为他请求阿爸带他出来,在寮里都要闷坏了,而且这次有挚友呢!他感受到了挚友的妖气。      
        “堂堂鬼将居然和狗粮坐在一起蹭经验,呵,真是弱”
        刚想吹吞的话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你是瞎子?连n卡都不如,简直玷污鬼将的名号,残次品这种bug怎么还有脸待在这里给阴阳师添堵,快去反魂给你家非洲阴阳师换个好的ssr吧,看他这么非”酒吞继续说道,弱小的家伙根本不配当他的鬼将
        “吾给阿爸添堵了……?”
        之后晴明就搬去博雅寮隔壁,那附近只有他们两个寮,把茨木安排在了寮的那个安静的院子,很少有人打扰。他不想茨木再受伤害了,该死的天邪鬼王。但茨木还是有着追随鬼王的心,即使已经伤痕累累。
        
       “……”空气突然安静,茨木的头越来越低。“为何要低头,本大爷的鬼将不该是这样子”
        “您的鬼将确实不是吾这幅样子,请回吧”看到这样的他是失望吧……
        茨木突然被抱进房间,请放到床上“挚友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干你”宽松的和服很快就被解开腰带,景色一览无遗
        “挚友不是爱着红叶吗?”
        “很不巧本大爷不爱”双手在茨木胸前游走,逗弄着红果
        “嗯~不要啊,挚友!吾,吾已经有吞了!”
        “噢?有吞了?就你?谁要?那好吧告诉本大爷在哪,去揍飞他”
        吾怎么知道!随便说了个“右数第三个寮的吞!”
        “茨木,你知道吗?这个地方只有两个寮,看来说谎的坏毛病是跟那个阴阳师学的啊?”
        “不许你说吾阿爸!阿爸他虽然非但是人很好!(阿爸的心在滴血)”气呼呼的,都炸毛了
 
       
        “茨木!阿爸找你有点事说”推开门,只看见隔壁博雅寮的天邪鬼王压在茨木身上,两个一丝不苟的。“源博雅——!”
        惊动了两个寮的式神,大家都聚了过来。酒吞给茨木盖好,自己草草的穿好衣服。“叫什么!”
        “怎么了……”睡眼朦胧的博雅揉着眼睛过来了。屋内衣服凌乱的他家吞,和眼睛红肿的,躺在床上的茨木,OMG
        式神们纷纷议论起来“天邪鬼王出手真快”
        “不愧是单身老吞”
        “我晴明今天就要打死你!”抽出旁边姑姑的伞往酒吞身上打,当然是打不过被干翻在地“诶呦!”
        “你别欺负吾阿爸……”房内茨木带着些许哭腔说道。晴明跑去看茨木“什么吞啊欺负我一家老小(;д;)”
        “晴明不然你就答应了吧”源博雅对晴明疯狂眼神暗示
        “我是那种爱钱——”
        “都归你管”
        “我当然是那种人”

         晴明的小破寮和欧皇博雅合寮了(合寮=结婚,一切东西共享)晴明过上了性福的生活,大把的御魂,花不完的勾玉,式神都换上了新衣服,他也拿到了新皮肤,还有给你抽个爽的符咒(虽然晴明依旧不会出ssr就对了),加上他的茨木就全图鉴式神了,美滋滋。和博雅待在一起都变得白了许多(但这只是表面上啦)
        酒吞给茨木换上新皮肤。“挚友好看吗?”
        “嗯,和我一样的发色”
       “(ˊ˘ˋ*)真的吗挚友色”
        经常会在那个地方看见一个酒吞牵着一个茨木的手在外面玩,委派再也不是孤寡老吞自己一个人玩耍了。
        “挚友现在是什么季节?”
        “枫树红遍的时节”
        “喜欢枫叶(ˊ˘ˋ*)”
        “本大爷可不许你喜欢红叶!”
        “(笑)”
        打本的时候还有个在观众席打call的茨木,不过大家都会诧异茨木的眼睛就对了。
        那是一次打本,一个野吞看到茨木愣了很久……“喂,看什么看那是本大爷的”
        “……”走到观众席的茨木面前“那个……之前说你是本大爷的不好……所以说……呃,那个”
         “你想干嘛?!”家吞拦在前面,这个野吞还敢搭话!
         “挚友…他好像有什么要说,让他说吧,之前的事吾早就忘了,不必挂在心上”家吞依旧护在茨木身边
        “我现在在追一个也是和你一样的‘残次品’茨木……”停顿了一下“要怎么样才能获取他的信任呢?”
        “哼,这样的事情自己想不就好了?”家吞讥笑道。
        看着离去的两人……野吞叹了口气,还不是歧视“残次品”的锅,天知道他会爱上那个茨木,以为“残次品”都很弱小,于是想着揍一揍,结果反而被揍了,dalao茨很懵,挚友怎么突然要切磋,那好啊应战,啊挚友被揍趴了,想去扶起挚友,却被打开了手。
        那个挚友说了一堆东西……不过他听不到啊……但是挚友面色怒意,骂骂咧咧的走了。事后他们寮的式神写了字告诉他,那个挚友辱骂了他,看不起他是“残次品”
        于是野吞过上了被满爆满暴dalao茨揍的日子。最后丢给野吞一张纸,上面写到“你不是吾的鬼王,是天邪鬼王”
        可能是野吞被揍傻了开始追求dalao茨吧。
        
                                                                                                 END

目录
  

评论 ( 8 )
热度 ( 77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