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每天出门都被捏爆

HE
寮世界,私设多多
式神可以自主下本,但是大部分地方还是yys操纵
甲乙丙茨——比丘尼好基友寮里的3个茨木(都是有吞之茨)
茨宝——神乐寮的狗粮大队长,神乐的心头肉,残次品
阿吞——比丘尼寮的天邪鬼王
茨宝的两个弟弟——木木和吞吞——神乐寮里的两个闲人,偶尔出门秀恩爱,或者吞吞陪茨宝刷本,不然一个茨太无聊。


        阿吞在一个亚洲寮,阴阳师是比丘尼,一个神神秘秘喜欢捣鼓占卜的女人。总是突然就发神经:今天……你会倒霉!吞吞小心点噢~
        阿吞才不会管这些呢,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困住我鬼王,红叶也不能。说起来……家里面的红叶真是非常多,但她们都是比丘尼的后宫……刚来的时候还会闹着怎么不是晴明大人,第二天就变了个妖似的,啊~多么美丽的比丘尼大人~
        鬼晓得这个女人使用了什么手段。话说好像隔壁搬来了一个新寮,去看看。十分豪气的阴阳寮呢,里面充满着ssr的气息……看来又是个氪佬。
        那个寮的阴阳师是神乐。神乐看到阿吞,冲了上去“哇是酒吞诶!而且还是有皮肤的呢!好帅(奶子真棒)”
        “呐呐,可不可以帮我家的茨木解锁传记呢?”神乐水汪汪大眼祈求着
        只是解锁传记没有什么,刚想答应……“喂神乐你这样大幅度的动新假发会掉的啦!”食发鬼说着说着假发已经掉了
        阿吞一口老血……为什么这个神乐头顶如此光亮,都要闪瞎眼睛了,原来不是氪佬是佛祖(不仅欧还肝)啊
      “呵呵,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对吧?鬼王大人?”神乐捡起假发戴好,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嗯……”阿吞僵硬的点了点头
      “那我叫我家的茨宝过来,食发鬼,你把茨宝叫来”

        茨宝也是穿了皮肤的,笑着走到神乐身边,没有预想的“挚友”也没有预想的吞吹,只是安静的带着神乐身边,只不过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着开心,那他刚才还在脑内想了一会如何让茨木闭嘴的套路,不就显得有点傻了吗。
        刚才食发鬼已经写在纸上告诉他,阿妈找到吞和他解锁传记了(因为设定没有碎片,所以获得的是黑蛋之类的),兴奋的直冒星星,想着要在挚友面前好形象(ˊ˘ˋ*)

        神乐拍了拍茨木的肩,表示他自己和阿吞去做任务,她继续去肝了。

  实在太诡异了……一路上阿吞走在前面,茨宝跟在后面,安静得不行,茨宝不说些什么,尴尬症都要犯了。明明感受到后背的灼热视线,一转头就能看到茨木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你倒是吹吹本大爷好让我拒绝啊喂!
        “那个,茨木” 阿吞突然停下来,茨宝一个走神就撞到了阿吞背上,唔!挚友的肌肉好硬,撞得鼻子有点疼,不过挚友的味道…哈哈
        调整好状态,想着挚友怎么停下来了,日蛇的路还有点距离呢。“你的暴击怎么样?可不是报导上面那个猜·格拉瓦吧?”阿吞只是想找个话题随口说说的,毕竟他和鬼将的关系还算不错的。
        挚友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他听不见啊……只好歪着头一副疑问的样子。卖萌犯规啊!
        ……难道……这个茨木也是个残次品?为什么说又?因为他记得很清楚,1年前,比丘尼又让他自己一个妖排石距,上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茨木,明明是6星满级了还坐在观众席上。但是看到那双没有聚焦的眼睛就知道了,他看不见,对于阴阳师们来说就是一个不能使用的废物。茨木童子,他的鬼将不应该这么弱小,成为这么卑微的存在,为什么不自己走进神龛里面给阴阳师换取一些有用的东西呢?
        “吾…呜…吾是没用的东西吗?……对不起……”把那个茨木骂哭了,他的阴阳师一个非成碳一样的晴明,挡在他前面“不许你这么说我家茨木,你这个垃圾鬼王”
        皱了皱眉并不想和这个晴明发生冲突“本大爷说的并没有错,弱小的东西就应该抛弃,这种事情,很早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了吧?”
        听说后来那茨木,要不是上着锁,早就进神龛里面变成一张张的纸了。“阿爸…挚友说得对,吾,是个没用的东西。吾能给阿爸换一个新的ssr,这样阿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不要!我不要其他ssr!反正我这么非,除了ssr卷轴根本不会有其他ssr了,我只想要你……”
        之后他们寮搬走了,不知道搬去了哪里。


        回忆到这里终止了。看茨宝的眼神变了。
         【……挚友突然怎么了】
        毫无防备的被阿吞攻击了
        【挚友?!】
         “废物,果然很弱啊”
        【挚友终于要和吾打架了吗??开心!】
        茨宝从地上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眼神不错嘛?”
        茨宝(破势)vs阿吞(铮)
        茨宝速度优先——地狱鬼手
        阿吞闪避,抓到了路边的树,黄色暴击3w
        “好险…哼,难得你今天猜拳运气不错”
        阿吞回合——呸呸呸
        茨宝没躲开最后一下,被击中了。
        【唔!好痛,挚友果然很强】
        茨宝回合——地狱鬼手
        【这次可不会打偏了】
        黄色暴击3w,阿吞复活后,又向茨宝发起了挑战。
        阿吞死亡x3次后……“不可能!你这么可能运气这么好3次全暴击!明明是爆伤”难道真像比丘尼那个老太婆说的本大爷今日要倒霉?!就不信这个邪了!
        茨宝想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的,单方面的暴打,毕竟这可是御魂师啊,挚友当然还是那样强啦!取下御魂他定是打不过鬼王的。想要伸手拉起倒在地上的阿吞。
        “啪”手被拍开了“本大爷才不需要你的怜悯”骂骂咧咧的走了
        那一瞬间他知道了,那个眼神【啊,是看垃圾的眼神呢…原来是这样啊…】只有你,吾唯独不想看到

    “茨宝怎么了?那个酒吞呢?怎么玩得不开心吗”就算听不见也猜到神乐说了什么,低下身子把头埋进神乐肩里。
        “都这么大个妖了还像个小孩一样撒娇”坐在走廊,让茨宝枕在她膝盖上,顺着茨毛。简直委屈成茨球,阿妈你找的挚友讨厌吾。
       “啊啦阿吞,去哪玩了,弄得这么狼狈”比丘尼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
        “啧”现在很火大啊,居然被那种茨木打败了……要是没有御魂这种东西!
        “唉,阿吞你这是惹祸上身,麻烦很快就来了噢”
        “什么?”对茨宝就在隔壁寮,那岂不是……
        “咚咚咚”寮门敲响的声音
        “请进”
        神乐带着一票势力堵在寮门
        “啊啦不要这么凶啦,你看这是我们的诚意”把阿吞推了出去
        “喂!你这个老太婆就这么把本大爷卖了?!”
        “你自己惹的祸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嘛,明明都提醒过你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嗑起了瓜子,几个红叶在身边服侍。
        阿吞被茨宝暴打,死了又被桃花复活,活了又被打死,座敷在一旁瑟瑟发抖,打火就对了。“顺便说明一下,我的茨宝御魂是破势满暴满爆,猜拳是不存在的,好好享受吧”
        本大爷今天实在是太倒霉了!


        阿吞这样想……要是你哪天没穿御魂,本大爷一定揍得你起不来!天天被揍不是办法……。“阿吞啊,你看这是阿妈体恤你给你准备的地藏套”
        已经见死不救了吗喂!“今日的幸运御魂是地藏噢~”好吧事实证明比丘尼的占卜是可信的。
        今天出门没有被茨宝堵门口,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被茨宝揍了一个月,整条街都知道这个事了,真是坏事传千里……面子都没了。阿吞在年兽车偶遇了茨宝。原来一早出去找别的吞了……哼,关本大爷什么事
        啧,打本大爷的时候凶的不行,和别的吞温顺得像个小猫。那个吞和茨宝相处的真好……茨宝头发被那个吞揉搓,好像很蓬松的样子……本大爷在想些什么!立马转头眼不看为净。
        比丘尼那家伙是在逗他,什么幸运御魂地藏……出去打什么本都能碰见茨宝和那个吞。最丢脸的是,触发他的地藏次次都只罩茨宝,这这这不是本大爷能控制的啊!其他式神看了一眼站在一起的茨宝和那个吞,再看看那个“默默付出”的阿吞,啧啧啧,真是痴情,稽录下这个有趣的事情。
        不过也因为这样茨宝今天并没有受什么伤。
        回寮的路上,看到了闪瞎狗眼一幕。刚才那个吞,和另外一个不知名的白毛茨kiss了?脚踏两条船?而且他没看错的话,茨宝也在暗中观察,没有发现他在后边躲着。话说他为什么要躲啊…不自觉的
        茨宝低着头,看不到表情。大概是伤心了吧,毕竟撞到恋人出轨?自动把那个吞带入成了茨宝的恋人,摸头那个亲密的动作不是恋人也多多少少暧昧吧。
        有点不想看到那个暴躁的茨宝伤心的样子啊……还是打暴他的时候笑起来的样子好,阿吞想他大概是每天被茨宝打,给打傻了。走过去,安慰似的环抱住低着头的茨宝。
        
     
       【……傻挚友在干嘛……】暗中观察着两个弟弟恋爱发展,那个被暴打的傻挚友突然抱住他。【明明是你先讨厌吾的……现在是想做什么?】看着盯着自己发呆的阿吞,亲了上去。
        阿吞被突如其来的操作搞懵了。十分柔软的唇呢……指尖抚上唇,回忆刚才的滋味,犯案人员已经溜了。“意思是——原谅本大爷了吗?”


        茨宝已经不堵阿吞门了,相反阿吞天天来神乐寮门等茨宝。追妻道路漫长长,何时是个头。递给茨宝提前写好的一张纸。“能和本大爷下本吗?”
        茨宝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要吾去吾就去
        “能和本大爷喝酒吗?”
        茨宝都没看
        “再这么傲娇本大爷要找其他茨啦!”
        被茨宝白了一眼
        “唉……”多次约茨失败,只好放弃另寻他法。自己一个单身老吞寂寞的下本,还碰上以前见过的那个失明的茨木。他看起来很高兴,坐在观众席上给他的酒吞打call。若有所思的盯了人家的茨木很久,惹得那个酒吞不高兴了。很在意,所以想道歉,因为茨宝。问了怎么才能得到茨木的信任,他的爱,这种愚蠢的问题,被那个酒吞狠狠的回复了“自己不会去想吗?”如果想想就能办成那就好了。
        茨宝等在寮门,阿吞今天妖呢?和平时阿吞早在这里等着的时间迟了半个小时。明明想着阿吞再坚持几天就答应他一起去下本的,好心的兔兔写了字告诉他,隔壁鬼王早就出去下本了。
        【……】就不能再坚持会吗?没有毅力的鬼王。几天没见阿吞了,总是巧合的错开出门时间,茨宝出门前阿吞早就走了,茨宝回来的时候,阿吞比他更早。看着隔壁的寮门【傻挚友到底在干嘛】
        这天茨宝跟在阿吞后面暗中观察。才没有在意阿吞什么的,傻挚友这么弱,吾只是来给他收(shi)小纸人的。
        傻挚友好像很受欢迎……几个同类在和阿吞聊天,聊得很开心的样子。阿吞周围都仿佛飘着茨木们的星星。
        “阿吞在追你隔壁寮的茨木吗?”甲茨问道。
        “emmmmmm不过很难啊”
        “挚友何必纠结,同类自然喜欢您,强上了自然也不会有任何不满啦”乙茨不怀好意的推荐,因为乙茨就是这样被自家挚友弄到手的,他不能一个妖默默承受,再多来几个同类下水(:з っ )っ
         “强上吗?”这倒是没有想过,苦笑一下“这个不行,他御魂太强了”他可是体验了一个月啊
        “从喜欢的东西下手怎么样?”最靠谱的丙茨提议到。
        做完一天的工作回去的路上想着,茨宝喜欢的东西是什么? 走到自家寮门,看了一眼隔壁寮门,好几天没见茨宝了……想他‪( ⸝⸝⸝•_•⸝⸝⸝ )‬好想被茨宝捏
        寮里面的式神欲言又止,最后一个红叶告诉他“茨木大人在你的房间等你”
        (◉ω◉υ)啥?只见茨木躺在他院子的走廊上,一头红发并没有束起,随意的散开在木地板上。也没有穿衣甲呢,只是很普通的和服。好像已经等太久睡着了。睡姿真不好!都能隐隐约约看到茨木两腿之间了,好像里面没穿??一定是错觉。


就想罚一下茨木宝贝   微博实名啊,选择死亡,试试图链成不成功


目录

评论
热度 ( 73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