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沙漠之花(上)

很早就想写的一个酒吞蛇神的设定啦!喜欢那种沙漠风情的美人,想想茨木金饰和纱衣穿在身上,我就——擦鼻血
HE
雷区:abo,(蛇)兽人,私设世界,生子
设定:A有特殊能力,B和O是普通人,神的子嗣只会分化成A,神的子嗣可以有很多,但是神位传承只有一个。
阴阳术不属于特殊能力,因为是有灵力的人都可以学习。
年幼形态不能掌控身形,所以是半人半蛇,成年后可以稳定人形生活,只有发情期(指的是蛇类的发情期,不是abo的发情期)和力量用尽才会强制变回蛇形。
历代神认定的妻子和神同享寿命,直至被杀死。
          
姓名:酒吞
性别:男A
种族:蛇,神性
能力:召唤,操控风沙
信息素:香醇的葡萄酒味

姓名:茨木
性别:男A
种族:人类
能力:操控火
信息素:仙人掌花香

姓名:八岐
性别:男A
种族:蛇,神性
能力:∞
信息素:未知

       沙漠的中心位置,有一座巨大的神殿,那里供奉着蛇神——八岐大蛇。生活在这里的人每10年会向蛇神进贡一批年轻的B和O,祭祀会向蛇神祈祷风沙不要淹没他们的村庄,水源源源不断。在蛇神的庇护下,这里的居民才得以生存。风沙本是致命的,但是效忠于蛇神,那便是村庄的守护,抵御外敌的入侵,但是他们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
        茨木在这批祭品中。村里的人谁会愿意自己的儿女送离身边?连生死都不知道,像茨木这种被抛弃的,无父无母的,即便他只有7岁也被送去当了祭品。跟着祭祀走了几天的路,看到了那个宏伟的神殿,全部由金子打造的宫殿。
        祭祀到这里就停下了脚步,后面由宫殿的侍从带他们进入。宫殿内茨木忍不住好奇的观看起来,在这里简直是一片绿洲,宫殿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大厅的中央,还有一个半人半蛇的美人倒着水瓶的雕像,水从瓶口喷出,落回清澈的池底,在这个水源稀缺的沙漠,这里却可以随意挥霍。
        茨木在心里惊叹无比,一路上还有很多关于蛇的雕像,壁画。听说八岐大蛇有9个代表,皆为一体。现在在殿内的王座上见到了蛇神,等着他的发落。蛇神的威严压得祭品们都快喘不过气了,看到在后面的茨木。“什么时候连这么小还没有分化的孩子都要上供了?不过……正巧可以送给吾子当做玩具”
       那些半人半蛇的仆人就将茨木带到了洗浴池,清洗,水非常凉快……而且在沙漠水很珍惜,基本不可能拿来洗澡,要有的话……极少一次蛇神恩惠的雨水?还给了他好吃面包,之后那就被这里的主管清姬送到了一个房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酒吞王子的玩具了,记住不要惹恼他,不然把你丢进那万蛇窟吞入蛇腹”在神殿里,大家都要叫蛇神叫王,那么他唯一的儿子酒吞就是王子了。
        茨木害怕的点了点头,不知道王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进入了房间内。房间内很暗,窗户都拉上了窗帘,紫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就尤为突出。“你是谁?”
        “吾…吾是茨木,那个您的玩具……”生怕惹恼了酒吞,只能小心说话
        “玩具?”有兴趣的围着茨木转了两圈,看看。酒吞看起来和他差不多也是7岁的样子呢……不过茨木比养尊处优的酒吞瘦弱许多。“那现在本大爷要休息了,就勉强你来陪睡吧”
        陪……陪睡?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酒吞带到了床上,抱着他,身下的黑色蛇尾缠住茨木的双腿,仿佛真的在抱住一个玩具睡了。茨木躺在身下柔软的床,还有酒吞身上冰冰凉凉的体温,很舒服,加上这几日的长途跋涉,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酒吞很喜欢父王给他送的玩具,从此王子后边跟了个小跟班。酒吞对茨木的宠爱是所有人共睹的,允许他坐在一起吃饭
        “茨木过来,坐这”酒吞拍拍旁边的位置
        茨木摇摇头“吾在这就好了…”跪坐在酒吞下方的地板上
         酒吞皱皱眉头“叫你过来没有听见吗!”生气的甩动着蛇尾。吓得茨木当场就哭了,惹酒吞生气了,要被杀掉了。酒吞手足无措的看着茨木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
        “别哭啦,是你照顾本大爷,还是本大爷照顾你啊”拿了桌上的糕点塞到茨木嘴里,甜甜味道在嘴里漫开,小孩子最容易用糖果哄骗“好吃不”
        茨木渐渐停止了哭泣,点了点头“好吃”
       “那你坐我旁边,给你吃更多”带着茨木坐到了一起,蛇尾卷住茨木的腰,给茨木投喂东西。
        茨木吃到了好吃的东西,就把刚才不好的事情抛到脑后,酒吞好像也没有要杀他的意思。
        之后饭点时间都是酒吞和茨木在互相投喂,下午茶时间酒吞就看着茨木在吃点心,那些点心酒吞早就吃腻了,茨木吃完还总是意犹未尽的舔舔手指,就算说过不够还有什么的…还是这样        
        允许茨木服侍沐浴,14岁的时候酒吞就分化成A了,洗浴的时候总是对茨木动手动脚,弄得茨木面红耳赤
        “害羞什么?反正你以后还不是本大爷的人?” 反正茨木看起来就会分化成O的样子,再不济也是个B,A什么的实在是差太远了
        “……王子的人?”
        “当然就是我父王和那些妻妾的关系啊”
        “⁄(⁄⁄•⁄ω⁄•⁄⁄)⁄”
        “本大爷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等你分化了就娶你为正妻”
        “正妻(〃ノωノ)吾…吾会努力的!”
       平常暖床的人都变成了茨木(蛇是冷血动物,人类的体温对于他们来说是很舒服的温度)

         如平时一般,酒吞和茨木在道晚安。但是酒吞习惯性的将头埋在茨木肩上的时候,分明闻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淡淡的花香——分明是A的味道,抓着茨木肩膀的手力度大了起来,茨木吃痛的一叫“挚友怎么了?”(酒吞许他可以不用叫王子,其意是想要茨木叫他的名字,谁知茨木从哪学来的词语,称呼他为挚友)
        “滚出去”对上酒吞厌恶的眼神,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酒吞从未对自己发过这样的脾气,跪在酒吞房门前,从早上开始好像就有些不一样了,渐渐的能闻到很多气味,酒吞身上的味道也是令他陶醉。路过侍女和王的妻妾都用错愕的眼神看着他,在他们的窃窃私语中听到了
        “他居然分化成A了”
        “王会怎么处置他?”
        “还以为酒吞王子宠爱他,会娶他做妻呢”
        “分化之前皆有可能……真是闹了个笑话”
        “恶心,酒吞王子居然和他在一起这么久……”
         恶心?酒吞觉得吾恶心吗?因为吾分化成了A……所有的誓言都在今夜化为泡影
         对不起
         
         茨木被王传唤了。在蛇神面前,他只不过是个弱小的蝼蚁,轻而易举的就能被碾碎。
        “抬起头来”茨木闻言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正视面前的八岐。
        “可惜了,你很漂亮,吾子也很喜欢,但是你分化成A了,在这个神殿中,只能有吾的子嗣与吾的妻妾,所以你必须得死”
        颤抖着,吾还不想死,吾想看挚友登上神座……就在八岐的剑尖即将碰到茨木的脖颈时
        “等等!”酒吞急冲冲的进来,看到茨木错愕的看着他,还好赶上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跪在门口的茨木已经不见了,听清姬说父王传唤了茨木,就赶过来了。
        “即使你是吾子,也不能没有吾的命令擅闯吾的房间,你是来做什么?”
        酒吞看了看茨木“父王我……请不要杀了茨木”
         “你问他求情?你不是已经不要他了吗?”
        “……”双手在大腿两侧握紧了拳头,他不要茨木了吗?……不知该如何回答
        “证明给吾看,只要证明他是你的妻妾,就可以继续留在你身边”
        “证明?”
        “上了他,不然他就死”剑尖往茨木皮肤又进了一分,锋利的刀刃已经割破皮肤,流出鲜红的血液。
        上了他?酒吞已经不记得他是一什么样的心情带着茨木回到他的房间,撕开他的衣物,粗暴的上了茨木,在茨木身上宣泄着他的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分化成A!”
        “对不起,对不起……”茨木在身下重复着回答酒吞对不起,这都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仙人掌花吗?”八岐在喃喃自语“隐忍的坚强,也暗喻着得不到的爱,不详啊”
        “笨蛋儿子,稍微逼一下还是能做到的嘛,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牢牢的抓在手里”之后又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酒吞是他最重要的儿子,与那个人唯一的孩子。

目录

评论 ( 11 )
热度 ( 83 )
  1. 晝夜JoColiff 转载了此文字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