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吞喵与茨喵

HE,生崽
        
        更一个表示我还存活的短篇,还有快300粉了,直接在这里点梗了,点番外或者续写都OK,依旧是随机掉落截止至27号。

猫妖吞x猫妖茨
        酒吞喵是平安京的猫老大,你很容易认出他,他有独一无二的毛色,酒红色的猫,经过想不注意都难。(嗯……红色大概是是个变异的猫猫吧)
        除了酒吞喵,另外一个出了名的白猫,茨木喵,他也是非常好认的,你说白猫怎么好认?首先,跟着酒吞喵后面的白猫必定是茨木喵,其次,茨木喵的两个耳朵是红色的,最后,茨木喵和酒吞喵同时在场上,会引发喵声污染(当然是茨木喵单方面的吞吹)。遇到这种情况,不要着急,拿出美酒,倒在小碗里,身体低于酒吞喵的位置,双手捧上给酒吞喵,要是酒吞喵喜欢,他喝完就会自己走了,那么茨木喵就会自动走了。请不要驱赶,如果你不想被茨木喵抓花脸的话。
                                                                       ——平安京入住手册(误)

        “挚友挚友,你看吾带来了那些人类进贡的小鱼干”
        “挚友挚友,你看吾找了什么!是毛线球”
        “挚友挚友,你看吾给你带了好喝的酒”
        “挚——”
        “闭嘴!给本大爷闭嘴!烦死了”走出了纸箱(茨木喵和酒吞喵住的小纸箱),见酒吞要走,茨木就跟上去却被酒吞警告了“不许跟着本大爷!不然——”已经是一副即将攻击的状态了,茨木只好看着酒吞离开
        酒吞喵很生气,茨木喵一直都很笨,总是让那些人类随意的摸他,就为了一些小鱼干什么的,但是茨木根本不吃,把最好的全部都给他。总是叫他挚友喵,本大爷和你共食,共住,不是要当你的挚友啊!听到挚友就很烦躁,前些天上了本垒,以为茨木喵会开窍,但他就好像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所以他现在不想见到茨木,哼本大爷就是要罚罚他。
        嗯,那个叫红叶的女人家里还不错,干净的花园,住起来也挺舒服。
        
        茨木喵蜷缩在纸箱里,酒吞喵还没有回来,他把挚友气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晚后,酒吞好像就很生气的样子,怕酒吞讨厌他,就从来没有提过那事,就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不好。他换着法子的从人类那里找了很多东西,吃的,玩的,但是酒吞好像更加生气了……他不明白。
        一周了,酒吞喵都没有回来,最初茨木不敢去找,因为酒吞不让他跟着,后来他等不下去了,却发现根本找不到酒吞的气息,酒吞把气息隐藏了,也就是说酒吞现在还不想见他,即使找到了也会在那之前离开的。这个纸箱里除了他,就还剩下一点点酒吞的气息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茨木喵除了觅食就只待在纸箱里休息了。已经可以明显看到茨木喵的腹部下坠,他怀孕了。如果酒吞知道他抱了崽子会怎么样?不过想想,挚友觉得跟他那晚意外的交配都是厌恶的事情,大概酒吞根本就不会喜欢他们的幼崽吧,找酒吞的事情一直在延后了。
        怀孕比他想象中的要难,肚子越发的沉重,几乎不想动,最近找食物也只是在向附近的人类居民要“贡品”,肚子里的小家伙们快要害惨他。
        终于2个月的孕期结束了,6个小小的家伙,还没有睁开眼睛,到处乱动,因为茨木喵是男性猫妖,只有两个奶头,喂起崽子就要花很长时间,有时候侧躺着骨头都酸了,现在出去前必须用一些报纸掩盖着纸箱入口,反复检查后,才出门觅食,不放心崽子,总是半饱就回来了,将崽子抱团在腹部,用体温温暖着这些小家伙,有白色的,也有红色的,还有个像茨木一样耳朵是红色的。

        这天茨木喵和往常一样出门觅食,只不过今天天气不太好,下着大雨,如果不快点会去的话,幼崽会冷的,但是下雨天确实不好找到吃的,只好到比较远的一个池塘抓点小鱼吃了。回去的时候见到纸箱掩盖的报纸被雨水打湿在地上,里面什么都没有了,留了一些,人类的气味,发疯似的寻着气味冲了出去
        橙色的光照亮了双眼,开车的人只见雨中什么白色的东西冲了出来,下车查看,撞到猫了,看那猫还有气息,赶紧抱起来,转头去了兽医院。
        神乐收了伞,走进兽医院的家,晴明是这家私人兽医院的院长,同他的哥哥源博雅是恋人,所以他跟哥哥一起住在了这里。
        “晴明你快过来”
        “嗯?你怎么?!”只见神乐手里抱着的一团毛巾,打开竟然是几只猫仔
        “我看他们太可怜了,都快冻坏了,我就把他们带回来了……”神乐在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听到了细细的猫叫声,走进一看是一个纸盒里面传出来的,是猫仔们,都冷得发抖了
        晴明扶额“好吧,那你想要怎么办呢?”偷走别人崽子什么的……但是神乐说的这种情况也很有可能是母猫养不活抛弃了的
        “我可以养吗?我会对他们好的”
        医院门口被敲响了“你先把他们安顿好,我去看看”
        一个男子抱着一只沾了血的猫“那个医生我开车不小心撞到了”
        没听男子解释,赶紧安排手术室,右半身被撞击出血,右手骨折得最严重,身体的内脏多多少少又被震到。并没有生命大碍,茨木喵的右手被打上了石膏。麻药过后茨木喵逐渐醒来,他似乎朦朦胧胧的嗅到了他幼崽的气味,拖着受伤的身体,来到了放置幼崽的猫窝,躺在幼崽身边,感受到茨木回来的幼崽们,争先恐后的爬到茨木胸前,他们已经饿了很久了,拿着奶瓶的神乐回来看到这一幕,一脸懵逼……我好像真的不小心偷了别人的猫仔???晴明也不得其所,刚才手术的时候,他没看错的话,这是个公猫吧??但是这毛色看起来就是一家人没错了,这年头猫爸爸都要养崽了?
        因为茨木喵是猫妖恢复得比一般人快,但是仅仅只是能起身了。第二天晴明他们看到一个白发男子坐在沙发上“你是谁??”
        茨木皱了皱眉头,想着人类的词汇“昨天,谢谢,孩子,吾的”看着他们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于是显露了猫耳和猫尾。这是昨天那只猫?!“帮忙,找猫,阴阳师,吾,答应,全部,请求”
        晴明祖上是阴阳师,现在传到他这代早都忘得七七八八了,但是妖怪什么的,到也不是大惊小怪。“可我只会一些普通的……”
        看着茨木喵热烈的眼光,那抖动的猫耳和猫尾,吸吸吸“好吧,我们需要他的一样东西”
        茨木给了晴明一些酒吞喵的毛发,晴明摆了阵法,最后符停在了红叶家,晴明迅速远离,怎么会是红叶的家??他可不能被红叶发现,红叶在大学时期追他可算是追了半个地球都不停的,狂热度有目共睹,红叶啥时候搬来的,他都不知道。茨木抱着崽子在手上,远远的看着,挚友趴在女人的膝盖上,温柔的用手抚摸皮毛,苦笑道,挚友找到喜欢的住所就好,再也不用和他住在那个简陋的纸箱了,手上的力度稍微用力了些,崽子有些不舒服的嗷嗷叫。“不过去吗?”
        茨木摇摇头
     
        酒吞喵享受着人类的侍奉,舒服的住所和好吃的鱼,还有这个家的女主人真是会藏酒,收藏的都是些名贵好喝的酒,这两个月住在这里美滋滋,不过茨木这家伙居然没有找他,不过好像是他隐蔽的气息……哼,反正没他在耳根清净。今天他终于闻到茨木的气味在附近了,还带着一些其他的,陌生的味道。终于来向本大爷认错了?这2个月茨木有好好反省吧,木鱼脑袋要是在不开窍就要气死了。嗯??这家伙怎么走了?!
         茨木变回猫形,继续抱着崽子在窝里睡觉了,现在他只剩下这些幼崽了,用舌头舔舐幼崽们。
        酒吞喵等了许久没见茨木,于是想着要把茨木打得喵喵叫,上到他开窍为止,就这么做!跟着来到了这个医院,他都看到了什么?2个月不见,茨木都跟别人抱上崽子了!气呼呼的来到茨木身边,茨木一看是挚友很开心,但是看着酒吞喵充满敌意的眼神,特别是看着幼崽,茨木将幼崽护在身后。“挚友……”
        “本大爷以为你是不开窍,结果你根本就是个欠操货?前脚刚走后脚就生了崽?”
        “挚友你在说什么?那是吾和”
        “本大爷才不想听是谁的野种”
        “那挚友骂吾也好,打吾也罢,请不要伤害崽子”
        就这么珍惜和别人的种吗?下手没个轻重的又咬又抓,茨木喵动都不动的任着酒吞喵发脾气,但是身子很好的保护着崽子。神乐听到客厅猫窝的叫声,过去看,看到那个红色的猫在欺负茨木喵,生气的拿着手边的伞往酒吞喵的方向打“坏猫猫!快滚,不许欺负茨木喵”
        酒吞变成人形很轻易的就折断了那把伞“人类,本大爷的家事你少管!”
        茨木喵就抱着崽子不放手,酒吞只好把他们一起到了回去。这2个月,酒吞喵除了在红叶那里休息,还无聊的在人类社会玩了玩,姑且弄到了一套房子。茨木喵抱着崽子缩在角落,酒吞躺在床上,焦躁的甩着尾巴。
        茨木很不对劲,看起来太虚弱了,如果只是刚才的皮肉伤并不会这样子“喂你怎么了?茨木”
        “吾不小心被车撞到了,是吾太笨了,保护不好崽子,吾也不知道挚友为什么生气,但是这是挚友和吾的崽子请不要杀死他们,吾只有他们了”
        低声骂到“蠢货,刚才疼不?疼也不知道躲?就这么傻的给本大爷打?平常叫你闭嘴都没见你这么听话”把虚弱的茨木抱到床铺睡,崽子找了个盒子放了些毯子垫着放好,这居然是他和茨木的孩子,想不到一次就中标,他都快准备好当接盘侠了,还好是自己的。“嘿嘿,挚友吾一直都很听话的,所以不要离开吾了”
        “看你表现,还笑”
        酒吞喵和茨木喵就居住在兽医院附近,酒吞教茨木人类的语言,怎么融入人类社会,但是崽子们的教育也不可缺少,捕猎,巡地盘,可忙了。
        
        茨木答应了晴明让他吸猫,酒吞喵很不爽“不行你不能摸他,你摸本大爷吧”
        晴明看着一副你要是敢摸本大爷,本大爷就咬死你的样子,不知所措被猫淹没……
        “不行!你怎么能摸挚友!摸吾!”
        虽然被两个猫主子求着摸,但是一点都不享受啊喂,根本无法好好吸猫“算我求你们了,我不吸了行不”

                                                                                                  END

目录

        最近实在是太肝了fgo……我这个假的月球人,没肝完泳装,伊利亚就来了……
        非酋定时和基友刷御魂,但是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附属性暴击了,日子过得苦
        更新就很摸鱼
              
        

评论 ( 6 )
热度 ( 166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