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Tiny wish(上)

渺小愿望

HE,abo,生子,未来,双酒茨,先婚后爱
cp:酒吞x罗生门
        酒歌x茨木
        出现八黑,灯刀
背景:丹波星系,大江山帝国(鬼族),平安京(拟态星人),赌星(私人星球)

       

       “殿下我频繁看到您出入在红灯区,这恐怕不好吧?”
       “噢?你怎么会知道本大爷在红灯区?罗生门家主莫非在监视我,还是说你也去了那?”
       “殿下明目张胆的还怕人不知道?”
       “够了,会议室不是你们玩闹的地方,现在开始讨论新能源的会议……”八岐非常的头疼,儿子酒吞和罗生门就像冤家一样,见面就吵,抓着把柄不放。     
       散会后八岐叫酒吞留下来“罗生门不是吃闲饭的,他的能力足以抓着你很多把柄,不能放任他骑在你头上,别忘了你可是皇族,少去那些风月场所”
        罗生门是一个奇特又古老的家族了,家主只能是O,并且以家族名命名,而且不嫁只能入赘,能保持着这么久的历史是因为历代一直和皇族有联姻,但那都是以前一夫多妻的时代,自从前几代施行一夫一妻制之后罗生门再也没有和皇族有关系了。
        “要不是这代罗生门实力超群,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留着这样的腐败家族了”常年和皇族的联姻导致罗生门家族在帝国有着不低的地位,在贵族中也是一等一的,但是腐败也是最厉害的,在失去皇族这个靠山后一落千丈,但这代罗生门硬生生的靠他的军功撑了上来。“我觉得罗生门不错,你和他结婚不会差的,有他的辅佐帝国的实力会更加强大”
        “开玩笑?本大爷不会娶他的”     
        “红叶”
        “……我知道了”被迫无奈的答应
        “你在这干嘛?”罗生门看着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弟弟在外边等着
        “啊家主,今早您东西忘拿了”茨木递上东西,打开一看是抑制剂,摸了一下口袋果然忘带了“嗯,谢谢”
        茨木是比他小4岁的弟弟,也是一个O,但是罗生门里面除了家主,其他O都是联姻工具,不过罗生门表面冷淡,实则还是很照顾弟弟的。
        “同我一起回去”
        “是的家主”
        罗生门和茨木对着坐,打量了茨木许久,开口道“茨木,你觉得赌星的持有者狂行怎么样?”
        不是问句,是通告“……啊,很好,很有钱”
        “那就这么定了,一周后你就去赌星,不要让我看到你回来”
        “嗯……”要和不认识的人结婚了,说不定是个啤酒肚的糙汉,心里苦笑道。
   
       【狂行我和你打个赌】
       【噢?罗生门家主想要赌什么?】
       【赌茨木不会爱上你,输了你就要娶他,照顾他一辈子,你要是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包括我想要你?】
       【可以】

         回到家,收到了皇族发来的请帖“谁发来的?” 

        “回家主,是殿下送来的,说是后天订婚宴”

        “订婚宴?和谁?”

        “没说”

        “哼,鸿门宴我倒要看看他搞什么名堂”

        在会场上和其他贵族应酬,口干了就随便叫了侍从端上饮品,居然是果汁,不过算了最近在发情期喝酒也不太适合,宴会还有很长,再说了主角到现在都没出现。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订婚仪式,想必大家都在疑惑为什么这么突如其来,还有我的未婚妻是谁吧?其实他还不知道,我想在这向他求婚,如果成功就顺利举行下去,如果失败了……那是不可能的”会场上不少B,O的贵族子女暗暗兴奋,罗生门咬着饮料吸管,有些焦躁。

        酒吞一路到罗生门面前,单膝下跪“罗生门我以帝国皇子的身份向你求婚,愿意嫁给我吗?”

       “殿下在开玩笑吗?难不成殿下想要放弃皇位入赘我罗生门?” 

        “不是开玩笑,本大爷是认真的”

        思索了一下“不如现在就结婚吧”说完就想打自己的嘴,再次冷静思考,没关系的,酒吞大概只是想让他出丑,这样他不让他顺心,反而是酒吞骑虎难下,这样一来心里就愉悦了许多。

        “我以为你需要时间接受,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们就结婚吧,现在”突然的订婚宴就变成了结婚典礼,甚至戒指早已准备好,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们互相交换了戒指。茨木坐在酒吞的床上,看着戒指发愣。

        不看也不影响剧情的肉渣小车车       

        “你在干嘛?”躺在床上,看着罗生门拿起光脑屏幕对他们两个来了个拍照

        “当然是发到主页啊” 
        “……我以为你不玩这个的”罗生门看起来就是个工作狂,事实也是出了名的高干,在帝国是管制着几个舰队的指挥官。 
        “我当然没公开账号,所以用的是你的”才发现罗生门拿的自己的光脑“怎么不行吗?我们现在可是夫妻诶” 
        “……随你吧” 
      
        【阿茨你还真是喜欢拍照】 
        【因为我想留下回忆】 
 
        “我知道,我们只是利益关系,想必你是因为你父王的缘故才娶的我”罗生门注视着酒吞的眼睛“我也知道你喜欢一个叫红叶的女人,但是至少在公共场合我们要是‘夫妻’,当然还有一些生理问题,殿下能做到吧?” 
        酒吞移开视线“自然,不过我还有一些想问你的事” 
        “什么?” 
        “你洗过标记?”罗生门顿时脸色不太好 
        “洗过” 
        “那好,我不管你过去,现在你得当个检点的妻子” 
        “你什么意思?”酒吞经常出入风月场所竟然还有脸来说他不检点? 
        “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后颈这么大一个印记当他瞎了? 
        结果结婚后第一天出门是吵着出去的……完全就是忘了之前说的合作,星际媒体疯狂报导 
        【罗生门与皇族联姻是否是阴谋?】 
        【震惊!刚新婚竟然就要离婚】 
        【殿下那天的一片痴情竟是假意!】 
        【罗生门家族竟沦落到家主献身】 
        但又有人反击媒体是造假,谣传,因为今早酒吞的主页刚发了一张罗生门和酒吞的事后照 
        不过在军队里面待着的就不这么认为了,罗生门和酒吞对着干那才正常。 
        罗生门回到家族星球处理一些事,当然是那些烦人的“长老”,仗着自己年龄大,说三道四,最后还不是靠他吃饭。 
        “家主您这是想做什么?!竟然违反家规”(罗生门家主不嫁,只娶入赘) 
        “我想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指挥了?我若不嫁给殿下你以为就凭我这点军阶能救得了整个罗生门?你们那点小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要是你们被抓到了,我没事,你们其他人可都是要死的” 
        “这”那个长老转念一想又说道“可是今天媒体报道您和殿下的关系并不稳定” 
        “……”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转身回了主宅,现在是搬到酒吞的住宅了,所以拿些重要的东西。看着房间内的“收藏品”感觉都很重要呢!叫来仆人收拾东西,那一沓由酒吞亲自写的指挥理论捡了,还有酒吞在网上小号写的一些小说。然后是碟片,全部由酒吞指挥出战的个个大小的战役记录,嗯这个也带去,酒吞官方海报/宣传,实不相瞒罗生门其实是酒吞粉丝协会的一大砸钱VIP,几乎关于酒吞的都有收藏。从很小开始就仰慕酒吞了,每一场指挥他都有好好斟酌,这就是后来他选择指挥系的理由,一直以酒吞为榜样在学习,到后来这种感情成了痴迷,不过这事只有茨木知道,但罗生门和酒吞经常对着干是因为一场毕业庆祝。(酒吞曾有指导过,悲催的是他只指导机甲系,不给指挥系学弟关照罗生门委屈) 
        “虽然说要你娶他,我还真没想到你下手这么快啊?”老皇帝八岐感叹道 
        “哼,反正这个结果你满意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子嗣,年轻人多努力” 
        白了八岐一眼,去往那个枫叶飘落的地方。红叶原本是平安京(动物,植物,物品拟态人居住的星球)的一个枫鬼,听说她是无法自拔的爱上了黑晴明(平安京贵族,黑狐,目前是丹波星系的一大星盗),甘愿追随他到天涯海角,黑晴明和帝国的皇帝八岐结婚时就作为侍女跟在身边了,但黑晴明与八岐离婚后红叶并没有离开,大概是留下来照顾幼小的皇子吞三岁。 
        “红叶” 
        “你来了,今天看起来不太高兴?刚结婚就愁眉苦脸的”红叶依旧准备好了饭菜,拿手的日式料理 
        “你明明知道我想和你在一起” 
        “……呵呵罗生门怎么样”红叶避开话题“我在网上看照片是个很帅气的O,还是想嫁排行榜前十” 
        “在我看来还好吧”语气中透露着一丝本人没有察觉的骄傲 
        “军阶还是舰长,能在一起工作很开心吧?” 
        开心??在会议室上爆他料,还把他偷税漏税的账单查得一清二楚(酒吞名下的星球要交公款的,但因为是皇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真的是很happy了。“呵呵” 
        “他能和你站在一起” 
        “……作为王子妃,未来王后当然不能只当花瓶”仅仅是合适罢了 
         

         晚上回到住宅,是罗生门先服的软,酒吞就顺着梯子下来“你不打算解释?”
        “你先尝尝这个”夹起一片看起来鲜美的红烧茄子递到酒吞面前“我做的”
        “既然是你做的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尝一下好了”一口咬下去,内心有些七杂八味,看起来很美味,味道却是恰恰相反,虽然不是不能下咽,但是一半吃着的是没有味道的,另一半是吃着又有醋又有咸味……
        “好吃吗?今天这些都是我做的”酒吞看了一眼一桌的饭菜开口到“你有自己尝尝吗?”
        “没有,做好的时候你刚回来”夹了一片自己尝“……订外卖吧”
        等外卖的时候罗生门讲起了洗标记的事。“我只被你标记过,你还记得吗?6年前的那场毕业典礼,在甲等帝国军事学院开的”
        “嗯,我貌似在那给优等毕业生颁奖”
        “那时候我还没有毕业,还是个指挥系的二年级生,不过我是年级首席也可以参加仪式”
        “然后?”
        “不得不说殿下你当时那身军装真是迷倒我了,还穿的红裤衩”
        “???你怎么知道我当时穿的什么”
        “因为一个小迷弟,看到醉酒的殿下就尾随了过去,谁知道殿下正好在发情期,在学院的花园把那个小迷弟给强暴了”
        “那是你?!”那次因为一堆贵族都想让他们的子女受提拔,一个个的都找他喝酒谈事,那时酒吞也没成年几年就被灌醉了,只是依稀记得和一个人做了,还标记了,但并不知道是谁,事后也没有找上来的。
        “然后你知道的,我是未来的家主,只能和指定的人结婚,我母亲带我去洗了标记,就这样”那是罗生门不愿想起的回忆,母亲愤怒的面容,扇了好几个巴掌在他脸上,骂他不知廉耻,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为了让他铭刻,手术过程中不能允许用麻药,自那以后罗生门对酒吞有怨恨,这个社会对O还是有偏见的,母亲没有找酒吞问事,明明是酒吞对他进行的强暴,但是不能也不敢,酒吞是皇子,权利仅次于皇帝,况且这种事情闹出去,还不是O不知廉耻靠近一个发情的A,挨强暴是活该,但是那该死的仰慕还是停不下来,还日渐增长,晚上躺在床上想着厌恶这样的自己,第二天听到酒吞殿下有访谈,又不自主的预定好了时间收看。
        听完后,心里舒服多了,原来罗生门早就是自己的了“我总觉得叫你罗生门有些生疏,你有其他名字吗?”
        “其他名字?”
        “在你成为罗生门之前”
        “嗯……算不上名字,我母亲叫我阿茨”
        “阿茨,叫我酒吞吧,都结婚了还叫殿下不太好,还有你说的小迷弟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微笑

        【多年之后酒吞深刻意识到迷弟这种东西,一整间收藏着关于他的东西的屋子,CD,书,甚至他匿名写的东西都被阿茨买到了……有次阿茨在客厅看访谈回播,“这不是我今天去x电视台做的访谈吗?”“嗯,没来得及看直播”“本人在旁边,还看什么?不如做点事情”“不要,屏幕上的衣冠禽兽可比本人好多了”“……”】
        
        早上起来,身旁没人,下楼发现阿茨在做早餐,为了保持今天视察正常完成,酒吞一把夺过了阿茨拿着的铲子,开始炒菜。
        “想不到殿下你还会做饭”
        “叫酒吞,能吃而已,还有阿茨我觉得人妻不适合你,还是让下人来做就行了”
        “什么?我不适合,红叶就适合了?”
        “当然,红叶已经照顾我很久了”
        气呼呼的阿茨除了在视察的时候,在公共场合牵着他的手,完美的公式微笑,在镜头前做“夫妻”,就没理过他。
        红叶被酒吞安顿在一个被枫树包围的,一个幽静的住宅里,并没有限制交往和出入,所以阿茨很容易就进去了。
        “稀客啊,罗生门,妾身以为你不会来看我”
        “……”纠结了一会问到“殿下……酒吞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东西”
        “喜欢吃的东西?比起这个,倒不如告诉你他喜欢喝什么酒”
        “酒?”说起来,看到住宅的地下有着巨大的酒窖,里面收藏了许多名酒,但这些天并没有看到酒吞饮酒,大概只是收藏?
        “阿吞最喜欢日本的酒,清酒,桃花酿之类的,果酒也可下饭”阿吞,比起酒吞更加亲密的叫法,心里有些不平衡
        “谢谢……”
        察觉到罗生门有些失落“等等先别走,来了就坐会吧”侍女上了热茶,不一会红叶拿来了一个本子,里面竟然是吞三岁的照片“看看,这是阿吞第一次坐飞船,他看到窗外可开心了”
        “这是阿吞第一次看到流星,竟然说,要守护这片美丽的星空,从小就很有志气,现在也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啦”
        还有很多他所不知道的关于酒吞的事,红叶占据了酒吞的童年,叛逆期,成年,直到现在,这样看来他就是个第三者“殿下很喜欢你”
        “……但那不是爱情,是亲情,听着罗生门,黑晴明大人在阿吞三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妾身从那时起就一直照顾他,八岐大人又无心教育他,所以妾身一直充当父母的角色,他害怕失去,就像黑晴明大人当年离开他那样”
        “那又怎么样呢?陪伴他的不会是我”最后一口热茶下肚,罗生门离开了,红叶望着窗外叹了口气,年轻人谈个恋爱咋这么难     
        “你去找红叶了?”酒吞有些不高兴
        “怎么我还能把她吃了不成?谁不知道红叶是你的宝贝,我敢碰吗?殿下”
        “你吃醋了?呵呵,你找她做什么”
        “问你喜欢吃什么”
        “你怎么还在想这事,有些人和厨房合不来,没法强求的”劝导阿茨放弃做菜,他可不想天天被茶毒“再说了,直接问我不更好?”
        “那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你”
        “流氓,不正经”然后干了个爽

          最近舰长总在军舰上的厨房鼓捣,那些名厨门都在轮流指导舰长,舰长为了当好王子妃今天也很努力呢!可是……王子妃并不需要会做饭啊。
        “舰长您油倒太多了!”
        “舰长轻轻的轻——啊啊您怎么把一大袋盐抖进去了”
         之后罗生门被厨师们赶出了厨房,声称舰长的料理救不了,扁鹊三连。
        “罗生门你这样忙活还不如干点其他的”
        “是你啊,青行灯,那你说说能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们该干的事情,生几个可爱的孩子”
        “这是能说有就有的吗?”鬼族普通人平均寿命300,皇族和古老家族的,血统高的则能活上千年,但是生育率不是特别高,但也不是很低。“孩子又不能证明什么”
        “那你想证明什么,殿下现在和你结婚了,他不是就是你的了?或者说你是他的,至少现在是”
        “我……”一时间说不出来
        “我猜猜,你还想得到他的心,但你知道的,红叶在的一天你就不能”
        “哼,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噢对,我是来告诉你,之前被我们逐出去的光源氏一族蛰伏在首都星上,注意点”
        “这种事情还用你亲自来说?情报局局长”
        “路过而已,我准备休个大长假,去赌星旅游,我女朋友在那工作”
        “赌星啊,帮我看看我弟弟过得怎么样,照顾着他一点”写了地址给青行灯,青行灯看到地址挑了挑眉

        【今晚会出现20年一度流星,最佳观赏地点在■■■,9时40分请一定不要错过,带上恋人,家人一同欣赏】
        
         拨通了酒吞的通讯“酒吞你知道今晚有流星吗?”
         【知道】
         “能不能……”
         刚要回绝,红叶在一旁暗示【好,什么时候】
          “9点半我在■■■等你”
         阿茨选了一个人少但是观赏角度也非常好的位置,靠着酒吞的肩,聊起了天“听说你很喜欢这场流星”(20年前罗生门因为某些原因错过了)
        闭着眼睛似乎在回忆“是的,让人难以忘记,转瞬即逝的美”
        “阿茨,我想我可能有些喜欢上你了”
        “有多少?比红叶多吗?”
        “……抱歉,我无法只爱你一个”
        “酒吞你太贪心了,竟然想用一个心爱着两个人,这样你谁也保护不了的,就像你的父亲选择了国家,放弃黑晴明大人”
        “那你呢?一心只在罗生门吗?”
        “……”一道光点快速划过夜空,接着一道两道,流星雨出现了,阿茨握着酒吞的手说道“帝国的星空我和殿下一起守护,所以下次流星还能再陪我看吗?”
        最后一道流星消失在星空,酒吞才回答道“我不知道”20年足矣让很多事情发生变化,不想给出虚幻的承诺

        【阿茨会帮你保护你的国家,你爱的人】
        【那你保护你自己了吗?】
  
      就这样生活了几年,光源氏终于开始行动了,在八岐在前线攻打敌国,酒吞代八岐和友好星球回见的时候,现在最高权利在罗生门手上。
        红叶竟然悄无声息的被抓了,最好的解释就是有内鬼,等事情过去一定要查出来,光源氏一族提出几个边境的重要能源星球给他们,以交换红叶。
        最大保证红叶安全的当然是选择交换,但这根本就是让帝国蒙羞,丹波星系第一大帝国竟然被流放家族威胁,再说红叶本来就不是什么贵族子女,平安京的平民,酒吞常年维护让其他家族很不满,这在和罗生门结婚后,反对声更加剧烈,如果用几个能源星交换,恐怕不能服民心。
        就在罗生门纠结的时候,酒吞的人给酒吞发了报告,酒吞草草结束了会见,拨通罗生门的通讯“阿茨,你在犹豫什么?”

        【酒吞,这可是关系的帝国的荣耀】
        “红叶只有一个”
        【我保证红叶没事】
        “你拿什么保证?”
        【为了帝国我不能这么做】
        “你TM的要是敢这么做老子回去就跟你离婚!”
        【离就离!】
        “签字的时候你可别怂!”
        【对方已挂断】
        “操”直接到机场开着一架战斗机甲开着最大功率飞回去
         光源氏他们很谨慎,飞船在小行星地带,在那陨石乱飞的地带很难包围,再说了还有人质,但也很好隐藏,光源氏因为要交换人质的的缘故暴露了位置,如果派人潜入……或许是酒吞刺激到了他,明明可以派其他人去救援,却选择了自己,因为和酒吞约定好了会保证红叶安全“用我自己担保”
        【罗生门你想好了吗?可别耍什么花样】
         “再让我想想”
        【这炸弹可不等人】红叶被关在飞船的后半段(可脱离部分),安装了定时炸弹【还有1小时】
         “1小时足够了”
         【什么足够了?!】不得不让他们绷紧起来,罗生门虽然是个O,但是他的指挥能力和头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来到机舱,虽然他不会驾驶机甲(O不能驾驶),但他作为一个舰长,对飞船可是非常了解,开着小型作战飞船,悄悄的接近光源氏飞船后方,然后对接,在被发现之前切断后仓的程序,带着消音光枪击杀了那些守在红叶那里的人。“红叶”
        “罗生门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救你”
        “太危险了,快走”
        解开红叶的枷锁带她离开
        光源氏气昏了头,直接分离后边引爆炸弹(除了定时的,以防万一还装了别的),虽然没能换到星球,但是让帝国皇子酒吞心爱的女人和帝国的一名健将,还是王子妃死亡也是大快人心
        在红叶还在因为爆炸声愣住的时候,罗生门抱着她扑倒在地上,在下一次爆炸前得快点出去,抓着红叶的手开始跑,红叶感觉到什么液体顺着手滴落,抬头看罗生门的背后都被血染红了,几个因为爆炸飞出去的钢板碎片深深的刺入罗生门的身体。
        还是晚了点,虽然上到了飞船上,但是因为还在对接的关系,切断的时候慢了一拍被爆炸波及到了,受损很严重。“医药箱在哪?!”
        “别管我,你过去按那个红色的按钮”
        按下后出来一个胶囊似的东西“进去”
        “那你呢?”
        “我一会进另外一个”
        红叶乘坐的安全仓被回收了,酒吞也刚好赶回,看着红叶满手的血快要吓死了“快叫医生”
        “等等你快看看后面的安全仓,这不是妾身的血,罗生门还在后面!”
        罗生门侧躺在飞船的地板上,血液的流失让他感觉非常的冷,这样的小型作战飞船,只会配备一个安全仓,他和红叶原本可以在这里等人救援,但是罗生门瞄到了侦测上的一个黑点,让红叶撤离了,那是黑洞,如果运气好只是穿梭几百万光年,但这个受损的飞船根本承受不了黑洞的压力,在过程中直接被搅成碎片。
        黑洞一点点的把飞船吸进去,最后他想听听酒吞的声音
        【阿茨你在哪?!】
        “红叶安全了,你可别忘了离婚”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来,故作坚强
        【你在说什么傻话!】
        “我是认真的,我啊做饭没有红叶好吃,或者说根本不能吃,也没有红叶了解你,非常羡慕红叶和你在一起这么久。阿茨是个军人,但除了家族,国家,我还有个家”
        【(哽咽)你TM闭嘴,说了这么多你倒是回家啊……求你了,回来和本大爷离婚……】
         “我想看到的星空,是属于殿下您的星空,可惜看不到了……帝国万岁”

         【你不恨他吗?】
         【不,我爱他的全部】

       想写一个谈恋爱的故事,不知道咋的就歪了,虐不虐感觉不好说,大概只是想到什么写到什么,罗生门大概是个倔强的隐藏痴汉233,酒吞感觉很难解释,平常直球,但认真起来又总是会给你模棱两可的回答,看起来和红叶感情很糊,但他自己是分得清对红叶和罗生门是不一样的,不过罗生门就被这种模棱两可搞混了,就是那种你感觉到他爱我,但没有直说,说不定是我误会了(自卑心理),反复在爱或不爱纠结

        填坑太艰难了,我TM已经忘了之前怎么想的剧情了

目录

评论 ( 5 )
热度 ( 53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