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一个互换的脑洞

有生子,茨木新皮,就是太冷了,冷出的一个脑洞
陆生进入了这个世界,然后秩序被打乱了,某些人交换了身体,晴明安心养老(肝)躺着也中枪,又叫茨球之谁是你父亲?

        某一天安倍晴明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而且胸口……好冷!为啥我穿的露胸衣服,想要伸手拉好衣物,发现右手是空的???
        我,安倍晴明变成了茨木童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冷静下来发现还能使用灵力,得尽快找到茨木童子,噢不“自己”。
        “好冷,阿秋,真不知道酒吞和茨木是怎么在这大冬天还穿露胸衣服的”在旁边的兽皮好像动了一下,那是一个用柔软兽皮围成的小窝,掀开一看,呃,这是什么,毛茸茸的小白球,茨木养的宠物吗?还是不要乱动人家的东西了,要走的时候被那个毛球抓着裤脚了,发出委屈的声音,这可怎么办啊,他得赶紧回阴阳寮找到茨木然后换回来啊。
        于是带着球出发了。
        茨球很奇怪,爸爸没有妖气……而且从不丢下他一个球的
        另一边阴阳寮要炸翻天了!
        “哇!晴明!不是,茨木童子别冲动!晴明他一定会回这边的,会有办法的!”
        “你们这些阴阳师到底耍了什么花招!”
        “别用妖气啊啊啊!晴明的身体会被侵蚀的!”
        总算把大爷劝下来了,比丘尼说这可能是因为世界闯入了一个外来者的缘故,打乱了秩序,才会导致的互换,恐怕不止他俩。
        “……哼”
        晴明回来了,两人分别看到了自己的另一面,儒雅的“茨木”,邪魅的“晴明”emmmmmm大概是一生的黑历史吧……
        “茨球呢?”
        “你说什么球?我不知道啊”晴明打着哈哈
        “你身上有他的妖气,骗不了吾”
        “啊……弄丢了……”
        “你说什么!”茨木气的跳脚
        晴明在来的路上,茨球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嚷嚷最后还哭了起来,慌神之间手上的球已经没了,只是宠物茨木大概不会追究吧,大概……
        “十分抱歉,尽可能偿还你吧”
        “那是吾的崽儿!你怎么还!”
         
        酒吞靠着枫树饮着酒,这个时候茨木早就来找自己了唠叨了,而且铃声很奇怪,那是酒吞的妖铃,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铃铛声,只有茨木和他有,但就在刚才铃声分成两股往不同方向走了,一个是去往平安京,一个像是在瞎晃,而且就在附近,索性去看看吧。
        棕发少年手里捧着个毛球,对着哭的更厉害的毛球无从下手,刚才看到那个白发妖怪手里捏着哭闹毛球,凭着保护小妖怪的家业就顺手救了,这是这毛球的话他听不懂啊,就像婴儿一般的丫丫“别哭了,我带你去找父母好吗”
         冷静下来细看毛球,一对红色小角,上边绑着个铃铛,不过这铃铛是哑的。说起来好像刚才那个妖怪啊……不会是他从人家父亲那里抢了娃吧!完了,怎么还回去啊,这么大的森林他都迷路了,更别说找了。
        此时一个背着葫芦的红发男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面前,怎么会?竟然没有发现
        酒吞看着前面这个矮小的人类,或者说是半妖,捧着个毛球,原来一路上听到的小孩的哭声是他发出来的,还有妖铃。茨球抹了抹眼泪,水灵灵的紫色双眸看着酒吞“父……扶亲,粑粑不见鸟qwq球球被大坏蛋抓了”
        虽然陆生听不懂毛球在说什么,不过看到这个红发人类(妖怪?)就停止哭泣了“你是他的亲戚?”
        突然喜当爹,茨木竟然不告诉他“……本大爷是他的父亲给我”
        “等等你说你是他的父亲?”可是之前见到的那个白发妖怪才是他的父亲吧!“你在说谎”
        “这么说你是不想把崽子还给本大爷了?”
        磅礴的妖气突然爆发,不得不切换夜陆,不然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有意思,本大爷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半妖”人类形态和妖怪形态判若两人,不过还是个小子
         畏让夜陆消失在酒吞的视野,但是无论怎么攻击,酒吞只用手指顶着刀侧就避开了攻击,甚至观察起这把刀“斩妖刀,竟然拿着阴阳师的玩意”
        实力相差太大了,只能先走了,但是无论躲藏到哪里都会被发现,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晴明(茨木)“还吾崽子!”
        茨木(晴明)“快还大爷崽子”
        夜陆看着这三人“你们到底谁是他父亲??”
        晴明(茨木)“吾!”
        茨木(晴明)“他!”
        酒吞“本大爷!”
        晴明(茨木)“啊挚友…你怎么也在”
        酒吞“???晴明你怎么会有茨木的妖气”
        晴明(茨木)“挚友是吾啊”
        夜陆“你不是他父亲吗?【指着茨木(晴明)】”
        茨木(晴明)“我不是!”
        夜陆头大,看了看毛球让他选吧
        茨球内心活动——晴明(茨木)是爸爸的妖气但那是谁啊,茨木(晴明)是爸爸但是好像有点不太一样,最后酒吞父亲无误。
        酒吞摸着茨球顺毛,他都吓坏了。“茨木你怎么回事”
        “不知道吾一醒来就成了这副样子了”

        最后比丘尼开了法阵让他们换回来,除了茨木和晴明,还有双龙组,孟婆和山兔,莹草和妖刀姬等等……法阵最关键的就是陆生了,因为他就是那个外来者“原来就是你害得我们@##%@!*”
        陆生为了逃避妖怪们的追杀和找落脚点,于是安倍晴明SSR+1。
        荒:工作有好好做吗?
        一目连:我当然有好好做国师啊
        (实际情况,国师是什么,弄点小把戏?什么求晴天??用风大概会吹走阴云吧,于是平安京享受了一天豪华冷风)
        一目连:那你呢有好好保护村庄吗?
        荒:当然
        (实际情况,村庄周围的强盗土匪竟然全被天灾,星星砸死了,现在还躺在那呢,大白天哪来的星星!)
        
        孟婆:山蛙好好玩啊!
        山兔:飙车咯咯咯
        (她们好像没有什么影响……)

        莹草“哈哈哈哈哈哈,死吧死吧,让我尽情的杀戮!”
        (那天莹草满足了她的愿望,八岐也重伤一个月不再产出御魂)
        妖刀姬“治疗是怎么样……叮,这样的吗?好不习惯,好想叮6下”
        
        “说吧什么时候的事,要不是这次你还想瞒本大爷多久,或者是不想告诉我?”
        “半个月前,挚友……吾只是……”
        “只是什么?”
        “吾怕你不喜欢他”
        “……他很可爱”
         就在你侬我侬之时,茨球抓着茨木的裤脚“粑粑饿,我二”
         “抱歉,可怜的崽子,吾都忘了没喂你”
         “他吃什么?”
        茨木脸色一红,但崽子已经轻车熟路的爬到茨木胸前吸起那乳汁了。
        “……”
        “……”哇丢死了啊!挚友别看了!⁄(⁄⁄@⁄w⁄@⁄⁄)⁄
        然后干了个爽
        之后陆生又向晴明打听到底谁才是那个毛球的父亲
       “你是说茨球?”
       “嗯”
       “茨木和酒吞啊”
       “诶?什么意思两个……父亲?”
       “你要是想想详细问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都是人人知晓的酒吞是他的父亲,茨木是他的母亲”
       “茨木童子是女妖??”
       “不是啊你怎么会这么想,虽然他很漂亮,不过你还是不要打他主意了”
       “两个男妖……孩子是领养的?”
       “??当然是他们两个生的啊”
       那天陆生被科普了,两个男妖也能生孩子的知识,暗道这个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一些微量解说
        酒吞能破解陆生的畏,其一是酒吞活得比陆生太久了,什么没见过?战斗经验也比陆生高,其二,陆生带着茨球,茨球角上绑着铃铛,光听声音酒吞就知道陆生在哪了。
        幼崽认得父母的妖气,父母能懂谁是他的血脉,能懂幼崽的话。
        emmmmmm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


目录

评论
热度 ( 65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