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吹吞大作战(一)


HE 雷区有多个吞x茨np 茨木为何如此请看 序章

已出现角色:

阴阳师:晴明 小雏菊(本寮茨木6星觉醒皮)大丽菊(本寮6星原皮吞) 

阴阳师:晴明 吞三岁(外寮2星吞)/酒拾(外寮6星原皮吞)

 
        一个鬼鬼祟祟的白色身影,穿梭在暗道小巷中,终于他锁定了一个小吞。 
        “小挚友~” 
        “哇!茨木童子你要吓死本大爷吗!”突然出现的小雏菊吓得黑蛋都掉了(捡起来三秒规则) 
        “嘘……小声点,等会姑姑来了,小挚友吾带你出去玩好不好”他已经观察了几天了,这个小挚友喜欢坐在寮门边,但是姑姑说他太小还不能出去 
        “哼,那就由你带本大爷出行吧”(骄傲.JPG)暗暗兴奋的搓手手 
        成功和挚友达成交易(诱拐),让吞三岁坐在臂上溜出去了。 
        【寮门前掉落着一个吃了一半的黑蛋,除此之外空荡荡,姑姑:我宝宝呢??!】 
        “小挚友想去哪?” 
        “嗯……那个!”指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石距。小雏菊把吞三岁放到观众席坐好,渐渐周围也聚集了来挑战的式神们,殊不知在众人中有一道视线穿透人群注视着小雏菊。 
        “踊れ!荒れ狂う嵐の中で!” 
        “驚嘆せよ、私の強さに” 
        “わ ざ と じゃ な い よ。” 
        血线下到30%后石距躲到了船里,他的那些财宝往外掉,水花溅起,观众席的吞三岁玩的不亦乐乎。 
        竟然掉了一个6星暴击轮入道,小雏菊抓着轮入道给吞三岁,不过比起御魂吞三岁对于那个金光闪闪小鱼更感兴趣,不过他还是好好的把小雏菊给的御魂好好收起来了。 
        “挚友,就像一片混沌中的明亮灯塔。实力超群,头脑聪明、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一路上小雏菊都在吧啦吧啦的吹着 
        “zzzz” 
        “……小挚友睡着了吗……”衣甲铬得吞三岁睡着不舒服,于是脱了让吞三岁枕着胸睡了。 
        “宝宝,宝宝”姑姑抱起睡在寮门的吞三岁“去哪了,可真是让人急死了”丢了一个新ssr吓得全寮都出动了,最后傍晚的时候又在寮门前面找着了 
        “嗯?嗯?”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本大爷的鬼将呢?”那个温暖的胸膛呢?怎么变成姑姑了 
        “宝宝想要茨木大人?让晴明大人给你抽一个吧哈哈”(晴明:我肝痛钱包空) 
        “我的鬼将只有一个!不要其他的!” 
        本来晚上的时候晴明要把吞三岁觉醒升星的,可是吞三岁就闹着不要“本大爷不要喜欢红叶”(觉醒升星会解锁以前的记忆) 
        “那阿爸之后给你攒个茨木好不好”(又要过上乞讨生活了) 
        “不要——!” 
        但是吞三岁不知道那个茨木是哪个寮的,他就经常在寮门等,可他再也没有等到,于是他同意了觉醒,变成了那个强大,令人敬畏的大妖怪,那样微小的记忆被冲刷掉了,只是从衣服里掉出的一个轮入道才让他感觉似乎忘了些什么,但他记不起来了。 
        【小雏菊作战记录一:小吞像小孩一样,好骗,容易困乏,不持久】 
        “你去哪了?”难得的大丽菊在等他 
        “吾…吾去打石距了!”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御魂和几个风车 
        “噢?这么巧啊,本大爷还在想今天那是不是你” 
        惊!大丽菊也在吗?他应该没看到什么吧这么多人一定没有注意的…… 
        “我记得你好像掉了个6星御魂”大丽菊慢悠悠的说道 
        “……”不会吧,小雏菊翻翻口袋希望能翻出个什么6星御魂“有了!挚友你看”爪子伸开是一个完美6号位防御针女 
        忍着怒气“你就拿这个给本大爷?” 
        寮里的式神看到大丽菊快要打起来的样子,都来周围围观了(大妖之间谁上谁死,不如边缘ob,吃瓜bb) 
        大丽菊还没有脸在寮里面这么多式神面前提小雏菊在外面找野吞玩(小的也不行!),戴绿帽这事公开,不对他怎么会这么想呢?明明他和小雏菊又不是什么恋人关系,都是那群阴阳师传出来的,但是总觉得好不爽啊,啊啊,本大爷到底在不爽什么 
       就在众式神以为要开打的时候,大丽菊脸色一会红一会黑的,忍着什么似的,愤愤的走了。 
        小雏菊一会就忘了被抓包的事情,因为——挚友和他说了四句话诶!!果然那叫什么,欲擒故纵,平常太黏挚友了,他觉得烦,现在稍微冷静会就是挚友来找他了hahahaha这书真是个好东西,虽然不知道叫什么(没有书壳) 

        【本寮阴阳师(晴明):姑姑我的那本李太太必读呢?怎么只剩书壳了】

       以下为后事,不看不影响剧情

                          叮叮车开始了最初的旅程

         
        两妖在事后在浴池里清洗了一番,开始准备起床……是的起床 
        酒拾帮着茨木梳头“麻烦死了” 
        “……快到夏天了吾干脆剪了吧” 
        “不行,那样就不可爱了”茨木就应该毛茸茸的,手上的动作没停下,利索的拿起带子帮茨木绑了3个小辫子 
        “吾是男妖怎么会可爱?”难道是自己最近变弱了?肯定是阿妈又偷懒没肝 
        “白日宣淫……狗男男”晴明(酒拾阴阳师)暗暗道,恋爱的人都是白痴,其实他也想变成白痴啊 
        “说什么呢阴阳师” 
        “没,没说什么,那个大爷啊您看这个点(12点)该去斗技了” 

        

         吞三岁的阴阳师是个非洲人,唯一的ssr就是酒吞,酒吞的到来让他重拾继续游戏的信心,所以吞三岁改名为酒拾。

        (我想写完再发出来的emmm然而发现工作好忙,于是断着写了,大概就是一章说一个吞的事,大丽菊活在别人的剧情里,爱是一道光,断着写车车就显得好短_(:з」∠)_)有个吞BE了不是吞三岁

目录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