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吹吞大作战(二)

HE 雷区有多个吞x茨np 
本章又名——卖茨木的小御魂
已出现角色:
阴阳师:晴明 小雏菊(本寮茨木6星觉醒皮)大丽菊(本寮6星原皮吞) 
阴阳师:晴明 吞三岁(外寮2星吞)/酒拾(外寮6星原皮吞)
阴阳师:神乐 李潇洒(外寮6星皮肤吞)

       身上的衣物(御魂)被粗暴的扯下,衣物散落了一地
        “不要摸啊……啊~挚友,这样子…好…好害羞”摸着茨木头上的猫耳,竟然兴奋到这种姿态,总觉得鼻间很热,鸡儿梆硬,咳咳他还是喜欢红叶的,绝对不是什么老攻,宇直!
        “拿好,这是惩罚,没卖完之前不许回来!”在被茨木看出不对前赶紧打发他走了。
        因为大丽菊脑茨木竟然给他这个防御针女,把好的轮入道给了别的吞,吃里扒外的家伙,于是罚茨木拿着这堆防御生命暴击御魂去卖,没卖完不许回来,猫耳当然没有私心了,真的没有!这可是吸引人注意力更好卖(谁知道卖的不是御魂,卖的是茨木)
         夜里各个寮门前点起了灯笼,路上附着厚厚雪,天上落下一个个结晶,在茨木头上闪闪发亮,但他并没有注意到,默默的在雪地里印上一个个脚印,小声的,羞涩的喊着:“卖御魂了,只要5000金币就能买到”【请自动带入卖男孩的小御魂】
        晚上正是百鬼出没,妖怪娱乐的时候,大家都看着那个可爱的“大白猫”突然觉得好可怜啊,这么晚了(本来就是夜生活妖怪),还不穿鞋踩在这冰冷的雪上(就没穿过),穿着单薄的衣服(衣甲被酒吞扒了),一时间女妖怪们都在碎碎念“谁家这么丧心病狂让这么可爱的茨木出来卖御魂啊,那不是n卡干的事吗?”
        她们想去帮帮茨木,可是看到那些防御生命御魂,买回去也是败家,实在为难,只能默默地走了,希望有下一个好心人吧。
        最后大白猫走累了,坐在一个寮门边上,里面有暖气,在门前也能些许感受到,寮内灯火通明,橙红色的火光照亮着屋内,能从窗口看到他们的阴阳师和式神们围着一个大桌子吃着火锅,悄悄走进去,扒在窗边偷窥,觉得更冷了更饿了。
        拿出那堆6星御魂,听说可以向神明奉纳,获得小小的愿望。茨木拿出了一个御魂奉纳,远方好像有个熟悉的身影走来,不过天暗暗的又下着细雪看不清,他又奉纳了一个,身影越来越近了,迫不及待的把御魂全部奉纳了“神明显灵了!”茨木兴奋的冒星星⭐
        “……”委派完刚回到寮里的李潇洒(皮肤吞)就看见一个野生的茨木喵缩在窗边。“你在这干嘛呢?”顺手撸了撸猫耳,这么大的茨木(6星)还带着招财猫是在是不多见啊,平常遇到的都是些没长大的,蹭经验的才带招财猫,可爱得很,大的嘛……别有一番风味?
        “吾…吾卖御魂”李潇洒是猫控中的酒吞,酒吞中的猫控,也就是正经铲屎官,摸猫的手法可比大丽菊好多了,要是茨木真的是猫,怕不是现在要摊成一滩水,舒服得直呼噜呼噜了。
        “快回去吧,这么晚了,你们寮怎么会让你一个ssr出来卖御魂”
        “……不行,吾挚友说不卖完不许吾回去qwq”
        “可是你的御魂已经没有了啊”
        糟糕刚才奉纳完了,怎么办…更加不想回去了“吾不小心奉纳完了哇啊啊啊”
        又是一个不珍惜茨木的酒吞,他们寮想要都没有呢“那本大爷明天陪你回去,今晚先住下来吧”
        “诶?那怎么行会打扰到挚友的”虽然是这么说但疯狂彪出来的星星出卖了他
        “没事今晚你待在我的房间不会有人发现的”和寮里的人打了招呼
        “李潇洒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啊”火锅都吃到一半了,神乐插着腰,嘴里还咬着块肥牛嘟嘟道
        “都说别叫本大爷这个名字了!”妈的,这阴阳师是个起名废,看看其他式神的名字就知道了,桃花(珍美丽),莹草(李霸霸),大天狗(王狗蛋),妖狐(赵二喜),噢还有另外一个皮肤吞(郝英俊),搞不懂,摸不透,没得救。
        “不来吃火锅吗?”切,谁不知道李潇洒急着去撸他房间那堆猫
        “不了本大爷累了,休息了”不让人发现的带着茨木回了房间。
        来到李潇洒的房间,一开门“喵~喵~喵”几个猫猫涌了出来,有狸花,有白猫,有胖橘,愤愤的叫着铲屎的回来太晚没给吃的
        李潇洒从外边的池塘抓了几条鱼丢给猫们
        睡觉的时候小雏菊想问有没有别的被子再个地铺“没有别的了,怎么和本大爷睡一床很为难你?”
        “没有的事!再怎么嫌弃也是挚友嫌弃吾,哪轮得到吾嫌弃一说…只是挚友是鬼王,吾同你同睡一铺床有损名声”
        李潇洒只是撩开被子,拍拍旁边的位置“快进来别嘟哝了”
        “好的挚友”想着摘了御魂再进去,于是直接背着李潇洒脱去了和服
        “?!”这么刺激?这么主动?!结果发现只是想脱掉御魂而已,于是拽着只剩一件里衣的小雏菊进了被窝
        “吾御魂还没摘……”
        “摘什么,这样软乎乎的就好”手还在底下不安分的揉搓着猫尾,之前和服盖住了一直没发现有
        “尾巴不要……!”揉尾巴什么的太敏感了,还摸到了根部!生气的大白猫开始张牙舞爪了,看来太急躁不行啊
       “好了不弄了快睡吧”这次是真的只是抱着茨木睡觉了

        “啊啊啊啊啊大丽菊你还我小雏菊啊啊啊啊啊”晴明使劲的摇晃酒吞
        “操,别TM摇了!”都快2点了,这茨木怎么还在外边浪(不是你不让回来的吗)
        “我辛辛苦苦抽的茨木,就这么没了TOT我的大宝贝啊,他一个茨,又没带上破势,遇到什么奇怪的蜀黍把他拐跑了怎么办”
        “明天要是再不回来找寮办,别吵了”一说到野吞,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结果第二天,小雏菊被一个皮肤吞送了回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脖子上还挂了个小铃铛,分明就是皮肤吞把小雏菊划分为他的所有物了
        晴明:“哎呦我的大宝贝,你回来就好,你没怎么样吧?我知道寮里吞吞对你不好”望了一眼皮肤吞“好好跟他过吧”
        李潇洒满面春风点了点头。
         “桥豆麻袋,本大爷同意了吗?”拽着小雏菊过来“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御魂呢?”
        然后又被李潇洒一手揽着小雏菊的腰拉了回来“噢你说昨晚?当然是干该干的事,我们都睡过了”
        “???茨木他说的是真的吗?!”
        小雏菊思索了一会,确实是睡在一起,那应该是吧,点了点头
        “反正你也不是喜欢他吧,拿那些御魂刁难他”那天他在回来的路上听到有人说一个卖御魂的茨木的事情
        “本大爷只是……”
        “只是在玩弄他?”
        “我……”玩弄?为什么看见小雏菊和别的吞笑得这么开心他的心会这么痛,说到底难道不是茨木先背叛他的吗?明明小雏菊本来就是他的。
        晴明拍拍大丽菊的肩:“吞吞说到底还是你对小雏菊不好啊,你看他以前都跟着你的,现在几乎都往外跑,不回寮咯,可怜我一个孤寡晴明”
        拍开晴明的手“他,是本大爷的!”
        “诶?什么鬼”
        茨木童子现在正陷入修罗场中,两个吞暗暗较量,剩下一个呆萌茨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个天天来找他,听他吹吞的温柔李潇洒,一个是态度突然变好了许多的大丽菊,小雏菊想,看来一定是他吹吞学业有成啊,可以毕业了,美滋滋,走上妖生巅峰。哦忘了说,茨木太高兴,忘了之前的吞三岁了。
  
        【滴滴打车抛锚了,突然发现一章写一个车,不仅短小,还不连贯,有些设定又经常更改,不如等我写完这个正文,直接开列车好了,猫茨车真是让人兴奋♂】
    

评论
热度 ( 20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