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龙吞x龙茨

雷区:生蛋,养娃
        晴明是日本龙,酒吞和茨木是西方龙,姑姑和大天狗是羽族,妖狐是狐族,青行灯是夜精灵,莹草是森♂之妖精,酒葫芦是土龙
        就是在人类社会沉迷品酒的酒吞有一天去到了一场地下拍卖会……

        这次拍卖行的压轴品出来了,本以为又是什么有点姿色的奴隶。结果上来的却是一头龙。酒吞抓紧了沙发的扶手,怒视着舞台中央的笼子,非常瘦小,而且根本没有精神,见状就被旁边的人员用一桶冷水浇醒,无助的缩在笼子的一角。
        最后是酒吞以最高价拍下了他,哼,跟龙比财力还早那么几百年呢。
        带他回到了自己的巢穴,小龙警惕的看着酒吞,他太害怕了,以至于一直再颤抖,酒吞思索了一会(原型为龙,人形尾巴角翅膀爪子外露,在人类社会可以通过一些方法隐藏)想起成年龙常常会用尾巴逗弄幼龙,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幼龙抱着父母的尾巴会感到安心,于是将尾巴伸向小龙。
        果然小龙先是试探的伸出爪子,在试图触碰,见酒吞没有其他反应,便抱住了这个肉肉又温暖的“抱枕”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
        小龙就抱着酒吞的尾巴任他摆布,先是检查了皮肤,幼龙完全成年之前是没有鳞甲的,是细细的绒毛保护着身体,现在看来几乎掉光,背部也有多处鞭痕。打开小龙的嘴巴,还是长牙期但那些牙齿全被扒光了,还留有血窟窿在那。
        不禁在心里骂到,哪个狠心父母抛弃的,因为龙族是很注重子嗣的,人为流产都是不允许的,更别说抛弃了,即使是和人类通婚诞下的半龙人也仅仅只是禁止再留后代,也没有更多限制了。
        将小龙抱到浴桶里洗澡,上药,喂吃的,一是没有牙齿,二是吃食不好,肠胃可能有些问题,所以是将肉剁成肉泥一点点喂给小龙的。
        看体格有到他膝盖那么高,但实际正常成长的话应该会更大,所以猜测年龄是七周岁左右。
        “喂,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龙语)
        “……”小龙呆呆的盯着他,又将注意力看回尾巴了
        “你父母呢?”
        “……”
        这下难办了,不知道父母,似乎连语言也没有学会,只能先养着了。“就叫你茨木吧”
        
        酒吞的奶爸生活并不算糟,比较茨木还是很乖巧的,也不闹事,就经常发呆看着他做事,然而酒吞倒希望他活泼点,他的乖巧让人心疼
        酒吞也有教茨木说话,但除了在学的时候开口,平常基本不会说吧
        茨木一天天恢复,身上的绒毛也长了出来,像是裹了一层雪,极致的雪白,茨木长大了肯定非常漂亮(龙族大多以以淡色为美,艳色为俊,黑到发亮也是一番风味)
        酒吞有点担心茨木这样听话恐怕不是乖巧,而是“奴性”,龙族是骄傲的,凌驾于所有种族之上,古老又神秘的,茨木那副憋屈样实在不像条龙,倒是想他养的小狗。
        于是便有了让茨木在森林里独自生活一个月的想法……想着生存能唤醒茨木的血性和野性
        茨木扒着他的腿,怎么都不肯松开“酒吞要去哪?”被带到没有去过的地方了
        “你乖乖的,本大爷买几个橘子就回来”
        “酒吞骗人,哪来的橘子呜你是不是……不要吾了”
        “不许哭!不是说了吗?本大爷不允许你哭,像什么样”
        “呜…嗝…可是…嗝…你不要吾了”
        “你现在赶紧擦干眼泪,不然本大爷真的把你丢这了”听到这句话小龙就抱起他的尾巴什么眼泪鼻涕都往他这抹
        “哎!……你这小子”最终还没开始就失败了
        
        酒吞找来了晴明商量,晴明是天龙一族(东方龙族)的,它们有着悠久的文化,还有他们也被称为是龙族中的智者,就现在而言就是相当于“老师”“育儿员”这样的角色吧
        “晴明你看现在怎么办”
        “呜呜,吞啊,想想你当初还是跟在我屁股后面喊我阿爸的,现在如今孩子都这么大了,阿爸很欣慰啊”(许多父母养不好,就寄送到天龙开办的育儿园养)
        “???说什么呢”解释了一番
        “什么?到底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家伙,竟然丢了小宝宝!”尖锐的女声响起
        “姑姑你也来了……”姑获鸟是一名非常负责人的育儿师,她带过的宝宝能绕地球两圈
        先是看看茨木的情况,第一次见到晴明和姑获鸟,缩在酒吞身后张望
        “天啊,纯白色的宝宝,比大天狗和妖狐都要纯呢”姑获鸟惊叹道
        “真的啊和我一样!”突然两道鄙视的目光射过来,晴明是白龙神的后代,但是怎么说呢……为什么总觉得有点——黑?
        回归正题。
        “奴性吗?我看未必,你看他对我们警惕得很呢,他应该很喜欢你才是”晴明突然开始邪笑起来“吞啊,你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现在养老婆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再说了茨木肯定是个美人啊
        晴明头上多了3个包,说完那些话立马被姑姑飒了几下“三飒起步,最高天翔鹤斩”要是酒吞敢对小宝宝下手她也不会客气的,不过嘛小宝宝长大了那就……嗯
        “我这不是让酒吞好好培养感情嘛!又没说现在……”
        “说什么呢,本大爷怎么可能对他下手……啧,明明这么瘦小都怕捏在手里坏了的说”
        “噢?那你希望以后他长大了带个丈夫回来,叫你一声岳父?”
        酒吞拍桌起身“绝对不行!而且茨木也不一定是下面那个吧?本大爷手底下怎么会出弱者!”啧啧,瞧着反应
        “唉你就好好养着吧,除了有点瘦,没啥的”
        
        转眼间茨木大了不少(相当于人类少年14岁左右,已经可以变成人形了),而且从一开始的欲言又止,越过心里那道坎后,就变成了唠叨鬼,而且为什么……是茨木念睡前故事啊?——理由是,挚友吾想和你说话,你听着就行了
        “茨木这是最后一个了!念完赶紧睡觉”
        “好的挚友(◦˙▽˙◦)”不知是从哪本书上学来的词,从酒吞的称谓变成了挚友
         终于过了嘴瘾的茨木吹灭了最后一盏灯,钻进被窝里“不许抱尾巴”还没碰到就被警告了
        “为什么啊挚友”
        “又不是小孩子了”
        “吾没成年!吾就是小孩子!”硬是抱着尾巴蹭
        “你敢和本大爷叫板了?啊?”小时候到也算了,现在这么大的龙了,更何况茨木总是蹭到他根部(尾巴根部很敏感♂)
        领起茨木的衣领丢到地上“今晚你睡地板”
        “唔……”
        “磨蹭什么?还不快拿被子出来打地铺?”
        “吾错了”可怜兮兮的望着酒吞,这招百分百能让酒吞受不了
        “不行”这次却不管用了,只有酒吞知道,刚才茨木那毛绒绒的头发一直蹭起火了!
        
         之后酒吞就没和茨木睡同一张床了,另外清理了个房间给茨木住。茨木日渐觉得挚友是不是在疏远他,很多亲密的事情都不再做了,比如不给抱尾巴了,不一同洗澡了,而且最近酒吞外出有些频繁,除了酒味……还有女人胭脂的味道
        “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茨木百思不得其解,因为酒吞从来没有教过他这方面的事情
        “挚友吾想出去玩”摸了摸茨木的脑袋,说起来这段时间避着黏人的茨木,也没怎么带他出去,看来是他疏忽了
        “嗯,你把斗篷穿上一会我带你出去玩,茨木也是条小大龙了,该有自己的宝库了”
        茨木兴奋的转圈,穿着斗篷在镜子面前发愣,抓起一撮毛发,心想果然白色还是太怪异了,挚友一定是嫌吾丑所以都不怎么带吾出去……他把斗篷的帽子拉得更低了
        兽人部落的集市。
        人流非常大,不仅仅是兽人,龙族,精灵等都会聚集在这个集市交易。“抓紧我的手,别跟丢了”
        “嗯嗯”酒吞还从未带他到过这么多人的地方,又惊喜又害怕
        跟着酒吞穿梭在人群之中“有什么想要的吗?”
        卖的东西种类繁多,有卖铠甲的,武器的,一些宝石,还有吃的,一个金闪闪奇异的水果吸引了茨木的注意,走近一看是个坐在一盏悬浮着的灯上的女人“你好啊小弟弟”
        “你…你好”扯了扯酒吞的衣服,试图让他的注意力转移回来“挚友,我想要这个”
        “嗯,哦,多少钱”还在走神的酒吞,等付完钱,女老板一脸我懂的表情目送他们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买了什么!
        这是让男子怀孕的果实……并不是什么违禁品,同性在一起还是很常见的,不过有个副作用就是吃下去后用有怀孕的能力,会失去使他人受孕的能力……也就是连续吃三天后这辈子也就只能当个受了
        眼看着茨木就要一口咬下“等等”一把夺过“茨木回家再说好吗?我们再看点其他东西吧”
        “啊?……哦”手上的果果被拿了,委屈
        后面酒吞倒是没有走神了,挑着茨木需要的东西,甚至连长大后的衣服都买了,挑的都是挺保守的,从脖子到脚都是严严实实的,茨木长这么大还只有本大爷看过他的身体呢
        还买了个金铃给茨木套在脚上,铃铃铃的茨木可喜欢了。
        回到家,酒吞想叫茨木好好藏着他的宝物,茨木却进贡回酒吞“挚友帮吾收着”
        “那可不行,自己的宝物要自己看好”
        “可是挚友又不会偷吾的”
        “……(黑线)”太依赖他不是好事“茨木以后长大了要独立的”
        “不能和挚友在一起了吗?”
        “嗯”
        “不能和挚友说早上好了吗?(要哭)”
        揉了揉茨木的头“还早着呢,你先适应适应……再不济本大爷……也不多个吃闲饭的”酒吞发现自己的教育方法离大道越来越偏,完全顺着茨木走了
        “挚友最好啦!”
       
        茨木已经成年了好些年了,一身绒毛褪去变成了闪亮的银色鳞片,摸上去非常顺滑,但酒吞从未提起独立的事情
        再次见到姑获鸟和晴明的时候,姑姑表示不赞同,因为独立是必须的,酒吞已经是重度溺爱了,如果哪一天酒吞不在了,茨木怎么办?
        晴明则表态“我早说了嘛,养老婆这种事情哎”横着竖着都是养,无所谓了,从小养起还能巩固感情呢,而且就认识几个人,都被酒吞豢养着,铁定出不了墙
        茨木听着不是滋味,随着他长大,接触的事情也逐渐变多,他也知道,只有夫妻,孩子才会住在一起……而且他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留下了
        等送走姑姑和晴明后,茨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怎么了”不知不觉茨木已经这么大了
        “挚友,吾想谈点事”
        “已经很晚了,明天再说快去睡觉”
        “不,挚友就现在”
        “你说”
        “吾今年已经35了”
        “所以呢?”
        “吾已经长大了”
        “还是个小鬼呢”
        “吾……吾要搬出去住!”突然安静下来,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
        “你说什么?”
        “吾要搬出去”壮着胆对酒吞说
        酒吞眉头紧皱,想了一会才说到“山下边有个洞穴你可以搬到那里”
        离这里这么近,根本毫无区别“吾要自己找住处”
        “是不是今天听到姑姑说的话了?根本不用在意,你还小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本大爷教会,独立什么的还太早了”
        “吾和你没有关系”
        “你说什么?!”
        “吾又不是你亲生的,也没有夫妻关系”
        “狼心狗肺的东西”一巴掌甩在茨木脸上,很快浮肿起来“现在就滚!”
         打在身上不疼,那是因为打在心上更疼

         茨木逃离了曾经的家,越远越好,找了个枯竭的矿洞占时住了下来,半夜却惊醒了,突然从头凉到脚,身体不断的发冷打着寒颤,无助的低泣
        酒吞是气过后才来找他的,听着微弱的声音才找到茨木“茨木你怎么?!”
        “呜呜……挚友冷”触摸过龙鳞,就连他也能感受到的冰冷,现在茨木大概是不能移动了,只能用翅膀盖过他的身体,贴紧茨木让他取暖“茨木我在这里,没事了”
        “挚友……”
         第二天酒吞抱着茨木来到了精灵的森林,找到了那个隐居多年的莹草
        “是谁打扰了爹的清净?”莹草不是很高兴两位的到来
        “快看看他的情况”听着酒吞焦急的声音她也不敢怠慢,看了一下茨木的状况,刚用手触碰到额头就弹了回来
        “怎么这么冰!”酒吞是怎么一直抱着这个大冰块的,仔细看皮肤上面都结了些许冰霜,要不是酒吞这个暖炉在他早就冻死了“先回你家”
        说起来酒吞的巢穴就在一个死火山那,一个球型巨大的巢穴,顶上是空的,采光极好,里边盖了个房子,还有个温泉,简直就是小森林里的林中小屋
        “把他先跑进温泉水里,别给冻死了,他是你儿子?”
        “…嗯,捡的”
        “捡的,这都行,依本草看,他是混血,他的父母应该是冰龙和火龙,冰火属性的孩子多半是这种症状,虽然是小病,你这都拖成大病了”一般在小时候就会服用过多的冰/火属性药物压制另一个属性,就不会出现茨木现在这样体内属性混乱的情况
        “你说什么?他是第一次有这种情况”
        “……你是不是经常和他一起睡?”(点头)
        “是不是茨木常年待在巢中?”(点头)
        “是不是天天泡这温泉水?”(点头)
        “那不就对了嘛,你这都是外界影响,你的巢穴是地热,你自个的本源也是热乎的,还有这温泉水也是压制的,但说到底都是外界影响,一旦他离开了这些,这不就发病了吧”
        “那怎么办?”
        “诶,你这会就要听我这个老中医的了”搬了张凳子坐下“你听我说哈,第一个办法,他已经超过年龄了,服用那些药物也是没用的了所以无效。第二个办法,就是茨木一辈子只能和你还有你家绑在一块了,但这只可能是一时的办法了,因为他已经第一次病发了,下次,下下次说不定要的就是他的命了。最后一个办法嘛,嘻嘻,抱蛋,这是唯一能根治的办法了,孩子的火元素会和母体流通,压制他的冰属性,一窝不够再生一窝嘛”
        草爹已经走了,留下她说的那句话一直回响在酒吞的脑内——一窝不够再生一窝嘛
        
       茨木醒了,酒吞端着一盘金色的切好的水果放在旁边,扶茨木起来“吾…昨天……”他的记忆只有片段的酒吞找到他就没了
        “小鬼独立还是太早了,吹点风就倒了”被酒吞轻描淡写的晃过去了,喂着茨木吃果
         “唔,好吃挚友也吃”
         “(摇头)把这吃完”摸着茨木脸上还未消去的红印“疼吗”
        “挚友摸摸就不疼了”
        “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
        “吾——”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吃完就躺着,本大爷一会过来再没看到你睡着就打你屁股”
        “(脸红)吾都多大了,打屁股什么的……”茨木小声逼逼不敢造次
        一连三天酒吞都有让他吃这种果,味道还算不错,不过总觉得在哪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不过酒吞这些天一直和他同睡一起,以前都是晚上偷偷爬床,在酒吞醒之前溜回去,现在能光明正大的蹭,最近的酒吞好像很大度呢,病号特权就是不一样
        那天他一早起来就觉得有什么不对,下半身,两腿之间,非常疼,在床上挪动了个比较舒服的位置把酒吞弄醒了“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吾只是活动一下 ”
        一连几天的疼痛,趁酒吞不在的时候稍微用镜子看了一下,后穴红肿不堪,似乎还有些裂伤——这分明是交尾的痕迹
        奇怪的果和这些天的药汤,今天酒吞在睡前喂他药汤的时候他拒绝了“吾已经好了”
        “乖乖把药吃了才能好”已经将碗压到茨木嘴边了
        “不”扭头撇向一边
        “那好吧”酒吞并没有继续逼他了
       
                                  ♂♂滴滴滴♂♂

        情事过后总是会变得很好说话,酒吞解了绳子和眼罩让茨木侧躺靠在自己身上,缓过来的茨木问到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病了,需要怀孕才能治好”若是放在平常一定是句玩笑话,但酒吞并不是像开玩笑的样子
        “是因为上次吗?”
        “嗯”
        “只是为了治病吗?”紧抓着酒吞放在他腰间的手“晚安!”抢在酒吞回答之前,他害怕他听到不想听的答案
        “我们可以在一起很久,久到海枯石烂,斗转星移,大概是一辈子吧”想了一会又补充到“可以有很多小龙”
        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这算是告白吧……茨木顿时烧红了脸
        “咳咳,你倒是回答本大爷啊,先说好,就算你不答应——本大爷也是不会放手的!”温情一会又回到大爷样,茨木不回答弄得他也有些害羞,还是第一次说情话,以往都是随便找人发泄没有感情可言
        “吾…吾会…会努力的!”紧张到都结巴了呢(努力什么?努力抱崽)
        
        由于酒吞的日夜辛勤,茨木两个月内就怀上了,从右脚小腿开始到大腿根部浮现了孕纹,通过孕纹可以知道宝宝的情况,而且纹路越繁华,不带重的,面积越大表明宝宝能力越强
        “感觉怎么样?”
        “嗯……觉得肚子暖暖的”还有一点难以启齿,就是他现在很想和酒吞交尾,刚开始还好现在是根本忍不住
        酒吞是知道的,怀孕头一个月,孕者性欲会大增,那是因为此时再次受孕的几率加大,也就是可以再添个宝宝,但是超过一个月就不行了,成长进度会跟不上,总孕期是三个月。
        他显然低估了这个“性欲大增”的意思,现在茨木就穿着宽松的衣服,只要扯开带子就能看到白花花的身体,缠着他要交尾。
        “挚友~”
        “不行”
        “就一次”
        “你第一次抱蛋,要是再多怀上一个,生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受罪”
        “唔,吾难受”开荤两个月,突然说停就停的禁欲怎么能忍嘛,在酒吞身上乱蹭,尾巴也不老实,酒吞神色暗了几分
        “够了”茨木不管继续玩火“这可是你自找的”
        三个月之后。
        茨木的肚皮被撑得老大,摸下去还能摸到蛋的形状,怀的时候简直苦不堪言,都是玩火惹得锅,双胞胎就算了,结果怀的是三胞胎,三个蛋蛋在肚子里不仅重的要死,晚上还睡不好,现在生产也是活受罪,嚎了半天两枚蛋出来了,剩下一颗比较大的一直卡着,酒吞只好压着他的肚子强行生出来的,别说治病了,都快去了半条命了。
        一个大的白蛋,红的蛋和白的蛋。出来一个比较大的无角白龙(酒歌),有角红龙(罗生门),还有一个毛绒绒的小白龙(茨球)。球儿和茨木小时候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毛绒绒还带微卷的。酒歌接着酒吞是无角龙,龙形也很像。小罗简直就是两人的融合版接了茨木的美人模子,又带着酒吞的王者气息……不过长大后是这样的
        茨木给小龙崽们投喂,先是酒歌先吃,如果小罗和球儿也喂的话会被酒歌抢食的,球儿是缩在一旁,小罗则是会和酒歌打起来,不过体型上就已经决定了胜负。所以是酒歌先吃饱了,然后会将茨木后面给的“喂”(分配)给小罗和球儿,球儿被喂得圆润,小罗则是有点瘦,因为他并不像球儿完全臣服于酒歌,抵抗就会有惩罚。酒吞说了那是一窝里的弱肉强食,总得有个最好的,反正其他死不了,也就由着去,不过茨木总觉得有些有些微妙又说不上来。
        能变成人形十二岁左右,酒歌和球儿经常在一块玩耍,小罗则是孤零零的坐在比较远的地方看他们玩,摸着自己的发尾,又看了看球儿,还有茨木,果然白色的,毛绒绒的,毛卷卷的才可爱吗?他的发色不是纯白,也不像酒吞那样鲜红,是暗红色。摸了摸淤青的嘴角,是前几天被酒歌打的,似乎只有这种办法才会有机会能说上几句话了。
        那晚下雪了,虽然不是很冷,但是温度也有些下降,小龙们都是依偎在一起取暖的,之间小罗有些犹豫的慢慢靠近酒歌和球儿,谨慎的靠了上去,酒歌动了一下,小罗以为酒歌要驱赶他,然后发现背上一暖,酒歌张开了翅膀盖在他身上,两人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些。
        但很快又打回了原型,因为某事扭打在一起的小龙,现在牙齿长齐了,爪子利了下手也是没轻没重,输了的小罗埋进茨木怀里小声抽泣
        “都多大了!你俩还像个冤家似的,到时候你们各奔东西想见还见不着呢”小罗身上到处都是抓痕和牙印,酒歌也挂了彩“别哭了,一会挚友回来给你加餐”
        酒歌听到各奔东西哼了一声,表面稳如老狗实则……
        酒吞回到家看到这副场景,抱起脚边的球儿“还是你最乖,和茨木小时候一样”不过似乎快胖得飞不动了
        酒吞说过一窝里边要是有两个以上,有可能会同胞结成伴侣的,茨木以为是酒歌和球儿,结果是酒歌和小罗在了一起,虽然小罗是被拖走的……对于这件事酒歌只是说:“茨球是可爱的弟弟,罗生门是不听话的内人”从小媳妇就要调教好,压着不能翻天
        孩子们都住得不远,比如酒歌和小罗就住在他们下边的一个山洞里,球儿则是以人形住在山脚的村庄里。
   
        现代,2018年。
        “挚友!”
        “怎么了?”酒吞回头的那一瞬间“咔嚓”
        望着手机里的酒吞“今天的挚友也非常帅!”
        “茨木爷爷!”一个毛团子跑在路上,一个没注意摔在雪里了
        “……”酒吞抓着他的衣服一把提了起来
        “怎么了?茨团”
        “礼物!红包!”
        “你这小子跑这么快做什么!”罗生门来势汹汹的就要抓回茨团家法伺候
        “大过年的别恼小孩子了,过来爷爷给你礼物”
        “谢谢爷爷!”打开了礼物盒里面是金灿灿的水果“哇!好漂亮的果”
        “那可是爷爷珍藏多年的,那时候和挚友在集市买到的,吧啦吧啦……”
        众人听到茶水都喷了出来“爸!你怎么送这个?团儿这个不能乱吃啊”
        “(生气)吾送这个怎么了!”
        酒吞看着自己的傻老婆“(扶额)那是孕果啊”
        “诶?啊?!”突然脸烧红的坐回位置(乖巧)“团儿爷爷再送你别的吧”
        “不要!团儿就要这个”已经是一副护食的样子了
        “给我”罗生门向团儿伸出手“你是要挨我打,还是等你父亲过来再把你打一顿?”
        送礼风波过去。
        茨木和酒吞,罗生门和酒歌还有茨团,茨球和他的男朋友酒葫芦都围坐在圆桌旁,一家人“其乐融融”。
        “球儿什么时候结婚?”
        “爸,还早着呢……”
        “本大爷不同意,这个葫芦精有什么好的,区区一条土龙”
        “岳父好,我没房没车没钱,但我有庄园有飞机有黄金,最重要的还是爱❤”
        “……多棒啊挚友,球儿啥也不会做你不嫌弃就好”
        “谢谢岳母喜欢”
        “小罗什么时候第二窝啊”
        “爸你都没第二窝呢!”
        “吾不是有你们三了吗?”
        接下来就是茨木一直在叨
        “酒歌找到工作了吗?”
        “团儿作业写完了吗?”
        “酒葫芦你们进度怎么样了?本垒了吗?”
        “……”“……”“……”
        “你给本大爷闭嘴,好好吃饭”塞了个鸡腿到茨木嘴里
        “唔申末啊”(为什么啊)
        “吃你的”
        “唔嗯嗯嗯”(emmmmmm)
             
                                                                                    END

        昨晚做了一个关于酒茨的梦,笑醒,看到酒吞下半身是蛇尾,还是响尾蛇,滑动着走在路上很快,然后茨木骑着单车在他一旁唧唧歪歪非常开心,酒吞一副无奈的听着他说,然后——然后茨木一个没看路就踩进了水沟里哈哈哈哈哈,然后酒吞一脸鄙视的扭着蛇尾走了,重点是茨木湿了的黑色裤子,勾勒出了里面的丁字裤😂😂😂😂我一个百米冲刺到酒茨家,结果开门的是画他们的太太,于是我向太太索要丁字裤,然后就……醒了,笑着笑着就哭了……你还我茨木丁字裤啊
        想想要是开门的是酒茨我大概会被打shi

目录

评论 ( 8 )
热度 ( 115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