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骗子与男神

私设,小甜饼?还有点皮
       机械族没有首都星,他们漂泊在宇宙,科技和生物机械是他们在这个宇宙横着走的本事,巨大的飞船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内有人造太阳和模拟环境,飞船周围则是大大小小的战舰。机械族有四种,一种是必须隶属于军队的战斗机,第二种是量产的无智慧战斗机,第三种是普通的机械族人(研发,分析,医疗,商人等……),第四种是量产的生活,工业等机械。他们还有个强大的原因就是不死,他们的死亡必须是核晶“完全”碎裂,否则他们可以通过核晶复活,而越强的机械族人核晶硬度都会达到可怕的级别,不过他们战斗机产量少。
        
竞技场。
         “嘿”正在发呆的茨木被人拍了拍肩膀“天狗和脸狐的比赛不好看?”
         “没有只是在思考问题而已,而且胜负已经出现了吧?”话说这是谁啊?坐在茨木旁边的位置和他一起观战了
        “哦?那你说说那边赢了?”
        “哼,肯定是SSR学院的天狗,他的攻势很猛,而且武器范围覆盖广,背翼虽然只有一对但很大,肯定比脸狐速度快”
        他摇摇头“那我压脸狐”此时妖狐被压得节节败退只能飞离天狗的攻击范围“要是我赢了咱们去喝一杯?”
       “要是你输了呢?”脸狐被逼到赛场角落
       “给你一个接触酒吞的机会”
       “!哼,那我赢定了”
       周围欢呼声响起,脸狐技能准备完毕在天狗读条完成的瞬间,瞬移到他的背后,天狗空大了!而且今天脸狐,脸很白啊!!直接打出了一个10连突,天狗机翼损坏,战斗不能。
       “(邪笑)知道为什么吗?天狗的攻击和机动性是很强,但是他在技能的空隙是有破绽的,脸狐虽然比他差了点,不过他只需要等就行了哈哈哈”(其实还是因为突了10下233)
        酒吧。
        茨木喝着一杯橙汁,像是醉倒似的趴在桌子上,唉,男神的接触机会怎么就没了啊,这该死的脸狐,平常团队赛没见这么厉害,关键时刻来这个
        “来酒吧就喝这个不好吧?”那个自称是酒鬼的家伙用手指敲了敲他的杯子,仔细看的话手真好看
        “我不喝酒,这种影响机体的,导致精神紊乱的有害物质”
        “噢?可是你男神喜欢喝酒诶?特别是这种”示意他正在喝的鸡尾酒
        “真的吗?你不是在骗我吧?”
        “你尝尝不就知道了?”酒鬼喝了大半杯,在他思考是不是也要点一杯尝尝的时候脑后被手扣住,唇间传来了湿热的感觉,还有一丝丝带着甜味的液体流进了嘴里
        “咳咳咳!”被放开的那一瞬间,茨木咳嗽起来,有点甜但酒劲很快就上来了(瞎编的我并不知道鸡尾酒是什么味)
        “啧啧才一口就不行了,味道怎么样”
        茨木猛灌一口橙汁“不喜欢”
        “是不喜欢我的吻技还是酒?”
        “……”刚要忘掉被强吻的事,他都不追究了这混蛋居然又提起“烂得可以”
        “是吗?我觉得剩下的时间我们可以在床上讨论讨论”
        “???”刚站起来脚步虚浮“该死的酒精!”
        被酒鬼带回了他的家,早晨的太阳照射在他俩赤裸的身体上,暗示昨夜着发生了什么,酒鬼坐在床边,点起了一根烟“啊,你醒了”
        “食用酒精,吸食毒品,你的机体一定很差”茨木不慌不乱的在他面前穿起衣服
        “我差不差你昨晚不知道么?”
        茨木气的兜了他一脚“不用你提醒我!”嘶还扯动了后面
        “这么急着走做什么,你要是留下来吃早餐我就告诉你你男神喜欢什么样的对象”
        于是就有了坐在餐桌上的茨木。“你快点,是要饿死我吗”
        “饿死鬼投胎”这都第几个培根和鸡蛋了
        “明明是你让我留下来的”
        “是是是”
        吃到一本满足的茨木打了个饱嗝“快说说我男神喜欢什么样的?!”
         “你这样的就挺合适,要是胃口再小点就挺好”
         “别开玩笑!快说,是不是真像谣传的酒吞只喜欢女人……”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都什么时代了,怎么会有这种性别划分”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红叶很漂亮啊”
         “你是说SR学院的红叶?”
         “对啊,经常见他们一起呢”
         “那只是我表……咳,你男神亲戚”
         “你知道的可真多啊?”茨木的瞳孔竖成一条直线
        怀疑了?不不“因为我也是指挥系的,和酒吞偶尔讨论问题”
        “你也是SSR学院的?”茨木恍然明白的样子,果然高估了他的智商emmmmmm
        “嗯,你要是想知道更多的话”撩起茨木的衣服,手指从人鱼线一直划到乳首“取悦我”
        茨木抓着酒鬼乱摸的手甩开,整理好衣服走出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会再来的”
        
        这酒鬼计谋还真是阴险!不要脸的天天来诱惑他。茨木在SSR学院的近战突击班,酒吞则是指挥系,课程交错,但是茨木每次都卡着上下课时间偷瞄男神。还有在长廊吃午饭,斜对面就是酒吞和红叶,你说你一个SR学院的天天跑到SSR这边来做什么!(还不是某个非酋天天不要脸的往ssr学院蹭)
        然后就有了酒鬼发给他的邮件【想知道酒吞喜欢什么样的便当吗?】
        【我天天看不知道?是厚鸡蛋卷+粗茶!】
        【白痴,那是酒】
        【你以为男神像你一样喜欢这种不健康的东西?】
        【……】
        在深夜躺在床上的时候,邮件又响起了【(图片需下载)】
         ……(下载)只照到肩膀到人鱼线的位置的一个蛮不错的八块腹肌,胸肌饱满的出浴图?水珠还挂在身上,周围有水汽,剩下的部分引得无限遐想
        【……这是?】
        【还用我说吗?】
        【男神的?!!!】
         (10分钟之后)
        【当然是我的啊】
        【cnm还我几亿的儿子】
         
         一个星期后,茨木气冲冲的来到酒歌的别墅那,一把把照片甩在周围“哼别以为我会受到你的诱惑!”
        “你已经来了”
        “这些都不重要”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那些照片都备份到了好几台电脑,还上了10道密码锁,指纹锁,脸部锁,血液锁”
        “我,我……!”跪在地上,哇啊啊啊!那些照片他真的还想看啊,每天酒鬼都给他发一张不同角度的酒吞,演讲时的酒吞,认真的酒吞,酒吞的近距离侧脸——!可是第五天他一直等了很久,都没有酒鬼的邮件,第六天,今天!“我真的很想要男神照片啊qwq”
        “那你说怎么办呢?”
        “摸摸小手一张照片,摸腰三张,摸胸五张”
        “还真当自己是出来卖的?一晚上一张”
        “……”
        “附带一个问题”
        “成交!”
        于是酒鬼和茨木维持了一段奇妙的交♂易

        关于酒吞的事情他已经知道很多了,喜欢自己下厨,喜欢赏月,喜欢早起,喜欢过夜生活,喜欢裸睡,不过男神还是男神,这么遥不可及。
        “你怎么知道酒吞是我男神的?”茨木枕在酒鬼的手臂上问到
        “你这直白的眼神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我都不怎么在学院见到你呢?”
        “那是因为你看酒吞太专注了才没有注意到我吧!”
        “哦,也对,男神就是这么耀眼,你也不要嫉妒,毕竟你们不是一个高度”
        “……我要是达到了,你会喜欢我吗?”
        “拉倒吧你”
        “情人节快到了,酒吞喜欢抹茶巧克力,还有我喜欢酒心的”
        “抹茶啊”
        “还有酒心的你听到没”
        “做给你干啥,你不会自己做吗?手工巧克力吗(碎碎念)”
        第二天。
        酒鬼回来发现自己的别墅变成了废墟。看着那边的小黑人“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和善的微笑)
        “那个…不是做巧克力吗?我那没有你这么好的厨房啊,然后就炸了”
        “不是,你做巧克力怎么把整个屋子都给炸了的??”
        “我就想着,情人节,巧克力肯定是充满爱意啊”
        “嗯,然后呢?”
        “我的决心和爱意都是满满的!溢出来!这小小的巧克力怎么能承受我爆炸的爱意!嗯,总得来说都是巧克力的错,是它先动的手”
        爆炸这个想法就已经很有问题了吧!
        学生A:听我说听我说,听说酒吞男神家里面发生意外爆炸住不了了,因为太突然要找人合租呢!
        学生B:!!!真的吗?学长家炸了好高兴哦!可惜我那里住了3个人了啊!我怎么这么恨舍友呢
        学生C:不过男神要的是男性舍友呢!
        学生DEF:无屌围观      
        自从他家炸了的消息传开,校园里洋溢着笑容,酒吞可是苦逼死了。红叶还来调侃他:表哥你家怎么炸的啊??
        “别说了,你表嫂做个巧克力把家炸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啊巧克力,他这做的炸弹吧,也就你消受得起了”
        “……再笑我就不让你过来了”
        “我错了”
        
        “听说男神家炸了在找能暂居的男舍友呢!”
        “别想了你都有我了”占据了单人床的酒鬼无语的说道“我家炸了你怎么都不上心的”
        “唉,我赔不起啊,不如不想了”
        “……”好一个逃避,虽然他不缺这点钱,但可以框茨木“我没房子了,家里边值钱的全被你炸了”吞了一下口水“你得养我”
        “……哦”
        “还要给操,一晚上三次”
        “你是种猪吗!”
        “挺好的我的小母猪”
        “明天教我做巧克力”不想再和酒鬼深入话题以免气死自己
        “(叹气)”
        
        “加糖……不要放这么多!轻轻的——淦!”
        “你这么凶做什么!加就加嘛,巧克力就是要甜!”
        这特么是要甜的掉牙,难以想象自己当场吃下去后的表情
        “不行酒吞不喜欢甜的”
        “哦也对他喜欢抹茶的”
        “你放点茶末进去和巧克力搅拌在一起就行了”
        弄了半天总算弄了个像样的了。
        “你拿红酒做什么?”
        “还有我的啊”
        “哦那你自己做了”把抹茶的巧克力包好。
        “真偏心!亏我们还日日夜夜同床,真是旧人不如新衣啊”
         深夜酒鬼睡得很熟,茨木悄悄去了厨房。

          最近酒吞不顺心啊,倒是茨木一直很happy,这会让他尝尝点苦头。
         每年情人节学院都会放假,而SSR学院根本就是人挤人,抢着给男神女神送巧克力,酒吞就干脆找个桌子坐下来了,收着巧克力,但他不是什么都收,只收爱吃的,不收爱意巧克力,单纯粉丝的他就收。
        茨木排了很久才到,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面对面,眼对眼“男神……我我,喜欢你请你收下!”
        “本大爷不收告白巧克力”
        “不是告白,我是您的粉丝!”
        “味道”
        “味道?”
        “抹茶本大爷最讨厌了!”
        “诶?”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住了,旁边给其他人送巧克力的也转过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被骗了,脑海中唯一盘旋的声音。自己明明这么信任他。酒鬼的电话一直没通,他只想求个明白为什么要骗他
        “怎么了?眼睛都快肿成金鱼了”抱着缩在墙角的茨木
        “你还说,说你是不是骗我!酒吞他根本不喜欢抹茶”
        “嗯”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把你让出去”
        “……”茨木推开酒鬼,从床铺的枕头下拿出一盒酒心巧克力“你就将就着吧”
        “我可以当做是你的告白吗?”红透的耳朵代替了茨木的回答“亲爱的,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酒鬼将左耳的耳扣取下,容貌竟变成了酒吞“其实我……”
        “行了你不用说了,先把耳环带回去”
        “啊?”
        “让我揍你一顿!”对着男神的脸他揍不下去啊
        “……”
        
        酒吞和红叶坐在长廊吃午饭,另一边却是茨木恶狠狠的眼光
        “你都跟他承认了?”
        “嗯他还挺生气的”
        “我觉得兴奋比较多吧”
        “茨木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妹红叶”
        茨木眼神好了许多“哦原来是表妹啊”
        
        许多年毕业之后,茨木才发现酒吞还隐瞒了许多事……比如酒吞的家族是直系中枢(管理层)将来要当总指挥官(最高权限)的。
        茨木也被收编进了酒吞的亲卫队,虽然有走后门但也不是完全的,毕竟茨木这种工作狂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成为了史上最刻苦的首席执行官。
        一早起来,茨木这家伙又不知道睡歪到哪里去了,睡相一直不好啊,睡前在你旁边的是头,第二天指不定变成脚了。
        用脚推了推茨木“起来”但是好像踹到什么尖锐的东西“啧什么东西”起身在被窝里摸索
        “(打哈欠)早啊,你在找什么?”
        “你是不是又把武器带在身上没卸下来?我踢到尖锐的东西了”
        “没有”然后酒吞摸出了一块,还带着白色不明液体的红色核晶
        “……”
        “我…我我,这这”
        茨木是迟钝呢还是迟钝呢?应该是半夜产了核晶都没发现,又躺回去了emmmmmm
        将核晶洗干净,穿衣服拉着茨木去医院
        机械族的本源就是核晶,所有的记忆和基因数据都承载在这里,需要去医院通过数据还原一副身体
        刚才还是一块小小的核晶,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了,长长的红发都倾泻到地上了,很顺滑,只有发尾和刘海有些茨木的天然卷,现在呆呆的看着两人
        新鲜出炉的孩子,可爱,想吃(??)
        “罗生门~叫爸爸啊”茨木非常来劲的逗弄着孩子,穿着茨球睡衣的罗生门,抓起旁边的茨球睡帽戴在头上躺了下去
        “……孩子他爹你说他是不是讨厌我啊TOT”
        “是你太烦了”
        罗生门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时候,茨木本来是在念故事书的,突然就莫名其妙的讲起了他和酒吞的校园故事“你都不知道他老是骗我,一骗就是大半年,还装高冷,结果换了个人就和牛皮糖似的无耻下流,还故意把拉吧拉吧”(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两小时后。
       “爸爸”
       “诶?!!酒吞你看他会叫爸爸了!!”
       “闭嘴”
       “冏rz……”
       
       “爸,我是从哪来的?”吃着早餐的罗生门突然问到
        “…额,捡来的!”
        “从哪捡的?”
        “垃圾桶”
        “哦”
        自那以后,茨木和酒吞要是敢凶他,那就满大街的跑,还大声喊“我就知道我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你们都不爱我!”
        
        酒吞的机型是双机型的(堡垒和近战突击),因为是指挥官,防御很高,攻击也不差,远近都可以切换,因为机身很大,全展开有15米,共有五对机翼(推动器)
        茨木是近战突击性型的,机翼有两对,机动性很强,快速接近对手秒杀,也可以装备高防御的抵挡护盾,全展开有5米。当时因为学院毕业双人赛,两人的合作,一炮打响,其一酒吞家族血统bug,双机型,切换很快,没法反应过来。其二,茨木攻守兼备,在酒吞切换堡垒形态远程攻击的时候,茨木可以防止其他人近身。
        罗生门融合了两人的基因,一开始大家都不看好看了。因为罗生门有四对机翼,加重了机身,可他偏偏是个脆皮近战,机身重=不灵活,脆皮=不T。
        不过他克服了短板,因为还有一个当时没有发现的,就是隐形,虽然平常速度不快,但是毕竟是四对机翼可以有极速性的爆发,再加上隐身可以悄无声息的击杀敌方,于是两个战士的孩子成了刺客。
        刚开始教孩子怎么战斗也是非常皮的,因为他们老是争执不休
        “小罗快看爸爸的两对机翼帅不”银白的机翼在星空划过就像一道流星
        “我有五对”酒吞漫无其事的展开机翼
        “!看看爸爸新到手的光刃”
        “喏,研究室新研发的”一把红色的战剑,触动了某个开关后,又变成了远程光炮
        “权限狗!”
        “乖”两人抱着忘我的吻了起来
        罗生门坐在旁边仿佛被无视,所以他肯定是垃圾桶里捡来的
        
bug补充
1.不能更改外貌,除在虚拟网络上,不然判罪,所以有疑点,茨木没有怀疑的原因。但谁知道酒吞是个权限狗啊,谁敢判他罪啊。
2.酒吞老早就发现茨木了,每天在走廊吃午饭等他。
3.因为茨木不敢接近他,酒吞只好换个身份去接近。
4.酒吞家位置不公开,所以茨木不知道是同一地点。

                                                               

目录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