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沙漠之花(改)

我竟然填坑了!!……虽然是续前文,但改了一些设定,前文也只是一笔带过,不能完全说是续了,在之前的基础上填的坑吧。

雷区:abo,蛇人(兽人),生子,双性,开车
设定:可以有多个神性子嗣,但神位传承只有一个。
        酒吞蛇种每年的发情期在5~6月,和abo发情期分开。
        神性极为稀有,并且即使不能成神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整个神殿的蛇和蛇人以及神都有着相同的血缘关系,但只有神性的蛇人才能以兄弟父子相称,并且只和人类上供的祭品交合。他们不会死亡,假如三代的神卸任后,一代的蛇人和神都会一同消失,没有灵魂不会像人一样在转世轮回。
姓名:酒吞
性别:男A
种族:蛇人,神性,赤链蛇
信息素:香醇的葡萄酒味

姓名:茨木
性别:男A/男偏女O(外表男性为主,有完整女性生殖器)
种族:人类
信息素:仙人掌花香

        茨木死了。被他害死的,当八岐从茨木的心脏挖出一枚蛇衔尾戒,递交给酒吞,酒吞成为新一代的蛇神时他才知道——成为蛇神的必要条件那就是“杀害”心爱之人。
        名为爱的毒,一点点侵蚀对方,痛楚日渐增加,卧床不起,咳血致死。
        最讽刺的就是,蛇之环竟然是王妃的证明,能让戴上之人免去一切病痛,跨越生死,与蛇神一同享受永恒的生命,但条件是必须两人心意相通。
        在下葬前,酒吞开起了誓约法阵,将戒指戴给茨木“无论多久,本大爷都在等你回来”
        某一天,戒指消失了。
        同一天,一个含着戒指的男孩出生了。
  
       2018年。
       茨木在这个神秘的国度游玩,他对这里的历史很感兴趣,这里原本是个周围都是沙暴的地带,近年来才开放的,当地人的科技文化才得以提升,他们居然还是有着信仰的国家,那种献祭的老文化真叫人害怕。
        其实茨木来这里是有原因的,他一出生嘴里就含着一枚戒指,那戒指也不懂是什么材质做的泛着金光,蛇衔尾的指环,他查了很久才查到和这个神秘的沙漠国度有关。
        “■■■■■(恭迎您的归来)”一个穿着祭祀服,带着半面纱的女人对刚踏进这个国家的茨木说着听不懂的语言。
        “她在说什么?”茨木问着一旁的导游
        “我想她应该说的是欢迎你的到来吧”
        “什么叫应该??”这导游真坑爹,十个导游九个坑剩下一个在跑路
        “呵呵,欢迎你的到来”刚才的女子这次是用日语说的
        “诶?原来你会说日语啊,那为何刚才”
        “妾身是这里的祭司,可以带你游玩这里”
        “等等等!这是我的客人,本地人怎么还抢客了!”导游急忙喊到,而且他记得祭司在这里地位很高,怎么沦落到和他抢客?在他的认知里大祭司=国王,但本地人说不是,因为他们信仰蛇神,蛇神才是这个国度的王,大祭司则是神的执行者,代言人。
        女人拉着导游到了一旁,似乎给了他什么,导游笑呵呵的回来和大家说“有幸大祭司带我们参观神殿”
        在大祭司的带领下他们越走越远,脚下的石板路变成了沙粒,太阳高高挂在头顶,城市也已经消失不见“那个大祭司,我们是不是走得太远了?”茨木不禁问到
        “叫妾身比丘尼就好”她安慰道“很快就到了,沙漠的绿洲,■■■■(神的宫殿)”
        走了大概几个小时,对于眼前出现的那座巨大的黄金打造的宫殿,还有湖畔绿植,还以为是幻影,直到双手捧起的水那一阵清凉才知道是真实的。
        殿门前有两个守卫,他们有着长长的蛇尾,细细的瞳孔,时不时吐出的蛇信子都显示着他们不是人类,但祭祀和他们说了些什么便放行了,茨木想要说点什么,但其他10个人都没有什么异样,看起来只有对宫殿的震惊
        “那个你们有觉得门卫有哪些不一样吗?”
        那个女omega凑过来笑道“你也注意到了?他们超帅的诶!”
        ……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要说茨木没有被蛇人吓到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从出生到现在的26年来都是和一条蛇度过日日夜夜还有发情期,准确的来说是意淫对象,梦里的一条赤链蛇。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什么变态竟然喜欢兽交的……但他在现实中看到其他蛇类并不会有什么感觉
        越往里面走越冷了,但却只有整齐的脚步声,没有人大喊着“好冷”“要出去”,因为他们眼睛似乎变得空洞,像行尸走肉般跟在比丘尼身后。要逃,茨木这么想着的。
        他转身就跑,比丘尼只是侧身停了一会,又继续带着那些“毫不知情的祭品”,带往神明的面前,蛇神苏醒后需要一些小点心恢复力量,为了蜕皮而准备。
        巨大的蛇身立在比丘尼面前,现在能看到蛇身上有一层灰褐色透明的皮附在上面,就连眼睛那也被遮挡,离蜕皮还有些日子,酒吞现在基本看不清事物,不过他依然能靠蛇信子分辨。
        “本大爷记得该醒来的不是这时候吧?”通常酒吞会在4月下旬沉睡,直至7月初苏醒,以此度过蛇类的发情期(只有蛇类发情期间交合才能有几率诞生神性子嗣,AO每个月发情期不算)
        现在才刚刚五月下旬“妾身叫醒您是因为见到了一个熟人”
        “熟人?如果只是这点事……”
        “您不如亲自去看看?”

        茨木完全不知道路,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在通道内乱跑,原本黑暗的通道渐渐亮堂了起来,几个房间内都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茨木发现他此刻就明晃晃的站在门口,那些蛇侍女们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他。
        吓得茨木此刻不敢动弹,一位好似代表的开口了“■■■■■■■■■■?(比丘尼大人说的祭品?)”之前比丘尼让人传话要是看见了那个白发人类就把他送到王的房间。
        茨木被几个高大的蛇人挟持着到了一个房间。
        禁闭的地方意外的好,或者可以说是非常豪华了,床角都用宝石镶嵌着,金丝勾边,看着着暴发户却又丝毫不俗气的,用钱堆砌的房间,感叹了一下——人生啊!
        瘫倒在这柔软的大床上,这规格感觉能睡3个人都不窄,但想想蛇人的体格也说得过去。这床怎么会这么……,一躺下就想进入梦乡,但老天不让他去见周公。
       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蛇人……似乎比之前见过的那些男性蛇人还要高大一些,茨木有一米七几的身高,眼前的这个可能有两米一??不知道把蛇尾巴捋直了有多长
        茨木看着眼前的男性蛇人在打量他,他也不甘示弱的看了回去,黑褐色的蛇尾,眼睛感觉灰蒙蒙的,头发也是红褐色的,没他家那条大赤蛇好看,突然有了很多自信(蜜汁自信)
        实际上酒吞看着茨木的确就是灰蒙蒙的一片,非常模糊,没注意还以为谁胆子这么大,把一大团棉花放他床上了,蛇信子吐出又很快的收回,浓郁的花香,是个omega,抱起来很香软,还真的就是团棉花。
       
                               干起老本行,我的滴滴车

        侍女进来给他端来了吃食,普通的面包和水,也不在乎茨木裸露的身体,只是扫过眼里毫无波澜。倒是茨木被突然进来的侍女吓到了卷了一身被子遮挡,又把酒吞弄醒了,没好气的看着他,就叫侍女给他弄了一身衣服。

        像是袍子一样的,穿在身上很舒服很凉爽很贴身,没有“穿着”的感觉,但唯一缺点就是没!有!胖!次!
        蛇人根本不需要那玩意,因为他们下半身是蛇尾,但茨木不一样啊,感觉就是风吹裤裆凉,但总比没有好。
        茨木无法从这个宫殿逃出,就连这个房间他都无法踏出,因为那条大蛇除了早上睡觉,晚上日他哪也不去,就算大蛇不在门口也有随时听令的侍女,宫殿到处都是巡逻的蛇人。
        这次大蛇没有日他,而且在地上爬来爬去,在桌脚,床脚等地方蹭动,然后茨木发现头上的“皮”裂开了,一点点剥离,最后露出原本的模样,黑红交错的纹路,像是一条锁链一般,这不是他梦里的那条赤蛇吗!!这绮丽的花纹,帅爆的三角头,性感的嘶嘶声,犀利的眼神,是他家的赤蛇没跑了,每一个鳞片都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酒吞褪去蛇皮后,视野才逐渐清晰了起来,半瞎的感觉可不太好。感觉到来自那人类热烈的目光,扭头看去——“■■(茨木)”
        眼前的人和模糊记忆的身影渐渐重合,还是那样傻乎乎的样子。滑动到茨木身边,茨木哭笑不得的抱住了眼前的蛇,酒吞也亲昵的用蛇头磨蹭着他的脸,然后他就重重的挨了茨木一拳头。
        茨木生气的吭骂着什么,该死的蛇竟然骗他还欺负他。酒吞没搞懂刚才气氛还很好得他以为茨木没有忘记前世,结果突然说变就变,omega真是鳝变
        首先茨木肯定是喝过孟婆汤再入轮回又回到他身边的,想到这酒吞又缩紧了盘在茨木腰上的尾巴,不许茨木再离开,死也不能。
        其次,茨木不懂他们的语言得学。最重要的就是,貌似茨木比较喜欢他的原型,按理说人类的话比较能接受的是蛇人的形象吧?难道这就是比丘尼说的某种癖好……
        半个月的时间茨木被迫学习了这里的语言,他还在抱怨为啥不是酒吞去学习日语,好吧这里蛇神最大
        但他现在更想离开,并不是说他想要离开酒吞,而是他在日本有着原本的生活,工作,却因为这场旅游打乱了,说实在他还没想这么早一头扎进婚姻的坟墓——结婚
        “听比丘尼说你想要离开?”
        啧,比丘尼那女人竟然打小报告,他还没想好说辞呢“就是……那个一直在这里有点闷…哈哈(尬笑)……”
        “听好,本大爷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的”
        “酒吞也要一起去吗?”抱着这点渺小的希望问到
        “身为神是不能离开守护地的”意思就是你别想离开了。
        “只是偶尔回去看看也不行吗?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也没有WiFi”棉花团开始数落起这里的不好,把之前挤压的抱怨通通说了出来
        “……物质上你说的那些我都可以满足你,但绝不允许你踏出这里半步”
        “你这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要去omega协会举报你!法律会制裁你的!”
        “在这里本大爷就是法律,就是一切”不再和茨木拌嘴把他关在房间里,但还是吩咐比丘尼把那些人类所谓的电子产品弄了过来,可把比丘尼高兴坏了,再也不用跑到大老远的去蹭网了,酒吞这老古董能开窍实在是太好了,赞美王妃。
        但冷战并没有停止。
        “我要绝食,不吃”
        “随便你”酒吞听了眼都没抬
        结果就是几天滴水未进,茨木还是未曾感觉到渴和饥饿感。
        床上的茨木连脚带踢的反抗“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嗯”
        一连几日的造反,蹬鼻子上脸也让酒吞快到极限,这样的茨木实在是宠不来。
        “这些是你以前爱吃的点心”
        茨木一听以前就皱眉头“我不喜欢”虽然之前尝过确实很好吃“我也不是他”对于自己的前世茨木是毫无记忆,反倒是听起来他像是个替代品
        “你就是茨木,不是其他人”
        “他喜欢的我都不喜欢”
        “至少你们有一个共同喜好”
        “什么?”
        “喜欢我”
        “不要脸!”茨木耳尖通红,脸上烧烫,还是第一次直白的提到两人的关系,之前可是认识,告白,热恋通通略过直接到床上了“我!要!出!去!”
        “够了!以前你明明只要有我就够了,为什么现在却想从我身边逃离?!”酒吞化作巨蛇,俯视着茨木阴深深的说道“你只要有本大爷就行了”房间内因为酒吞的突然暴起,尾巴横扫一片,茨木也被波及重重的甩到墙上,所有一切都砸得稀巴烂,就像酒吞刚在茨木心中建立起的那点好感一样碎成渣
        才意识到做了什么的酒吞变回来抱起受伤的茨木治疗,要不是茨木带在脖子上的蛇之环,他早就被震坏五脏六腑死了
        “疼……咳咳”在酒吞的治疗下缓过来许多,刚才酒吞是真的想要杀死他吧“你总是在逼我……学习你们的语言…咳…吃他爱吃的食物,穿他以前的衣物,你只是在把我变成他”
        “……对不起”是的,在前一世茨木死去的时候,他将蛇之环戴到茨木的手上并开起了誓约法阵,而这一世茨木就是来回应誓约的。他有想过,失去记忆的茨木,变得不一样的茨木,不再爱他的的茨木,千年的等待太让人失望了,令人失望的自己,又再一次伤害了茨木。
        茨木在抽泣,他说肚子疼。酒吞抱着茨木没让他看着,袍子底下都是血,早产了,一枚只有鸡蛋大小的蛋从茨木体内排出,一枚没有发育完全的蛋。“睡吧,明天就让你回去好吗?”
        “嗯……”

       依稀记得昨天事的茨木想说又不好开口,还是酒吞先提出的“只要将蛇之环交于我,你就可以离开了。相反,如果你选择留下来就可以和我享受无限的生命,锦衣玉食,但永远不能离开”
        这选择怎么就这么极端呢“我就不能出去一段时间再回来?而且这戒指是我的命根子,生下来就有的……”
        “这本就是我的东西,物归原主,你也回到你的世界”
        “如果我选择离开会怎么样?”
        “我会消除你的记忆,回去过着原本的生活,国度也不会再为你开放”
        “又在逼我做出选择……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茨木将脖子上的戒指摘下,慢慢递过去,周围的景物在渐渐消失,或又是他感觉不到这一切了
        茨木将手收回,又恢复原样“赖皮蛇,大坏蛋,你真的很坏啊,不让我离开”他大概是要和酒吞老死在这地方了,噢不他们还死不了更叫人难受了
        “不走吗?”酒吞此时充满了震惊与喜悦,之前他可是为了这个和茨木吵得不可开交“以后可没得选了”
        “你再说我就要改主意了”
        这一刻誓约完成,跨越千年的答复。茨木彻底从轮回中剔除,生命与酒吞紧紧联系在一起
        此后,茨木一一向阿爸,朋友道平安,顺便说他有家室了。
        看茨木在空间发的那些照片,都在猜测茨木这是嫁到迪拜土豪了吧!还不回来了。
        他阿爸伤心了好一阵,直到未曾见过面的儿婿送了他一车黄金,可把他乐坏了。
     
1.自从宫殿引进一些现代设备后,茨木成了个死宅,每天看看视频打打游戏,晚上积极运动,平均每年抱蛋5枚(普通蛇),小蛇(蛇人)2条。
        酒吞是对普通蛇类无感了,倒是茨木看宝贝似的,还要养起来,在酒吞视角就是茨木把那些宝贝崽关在一个个玻璃箱里,限制自由……直到很多年后生到茨木无心再养……
        酒吞不喜欢茨木养他们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养大了,茨木经常让他们盘在脖子上,杂七杂八的味道在他伴侣上出现他很不爽啊。而且养小的,刚孵出来那会茨木贼喜欢拿指头逗蛇,挨咬了几次还不长记性。
2.他们第一个神性宝宝是个白色的球蟒(蛇神后代种类随机)。刚出生,又小又短,还有点胖,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盯着茨木,太可爱了。
        比一般蛇人更有灵智,亲昵的触碰茨木的掌心,酒吞则示范了一下如何使用球蟒,抓起儿子一顿搓,卷成了一坨球……
        后来起名叫茨球,变成蛇人状也是肉嘟嘟的,手感非常好,就是抱起来感觉到手臂负担日渐加重
3.酒吞曾想要重新给茨木做衣服,还有招聘个甜点师,因为茨木之前不是说不喜欢吗
        结果回答差点让酒吞气得个半死“我不就是闹变扭说的气话嘛……其实我还挺喜欢的”
                            
                                                                                                   END

目录

评论 ( 4 )
热度 ( 69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