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有时很皮有时很变态的满脑子充满黄色废料的茨吹。
②喜欢:先苦后甜/全糖轻松向/车车
③厌恶:BE(不是不能吃,而是生活压力就很大,只想看些好吃的轻松肥宅过日子)/无感情基础车/受过于女性化(ABO/双性还蛮喜欢但不喜欢太女性化描写,这样就和女性无异)
④无论什么时候看以前写过的文都觉得是黑历史_(:з)∠)_
⑤为了避免长篇容易坑,目前都是一发完,更新速度缓慢。
⑥大部分可能OOC吧私设也多,因为我平常看的文种偏向星际/机甲/未来/兽人/异世界。
⑦个人认为的酒茨,仰望着酒吞这种强者同时也有自己的野心,如果哪一天能够战胜酒吞一定会成为鬼王吧,在那之前都心甘情愿的做酒吞小弟。酒吞是个养虎之人把茨木养大带在身边,丝毫不忌惮茨木玩阴的,嗯大概还是因为茨木又傻(对上酒吞)又刚(堂堂正正的战斗后支配♂)又直(钢铁直男)

醉酒鬼王不停骂阴阳师

设定:阴阳师游戏寮世界,寮内酒茨已在一起。


       x月xx日下午,平安京某寮附近,一名醉酒鬼王与自家阴阳师怼着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土蜘蛛了解到,在其小蜘蛛使鬼王中了魅妖后,鬼王随机对着自家阴阳师呸呸呸呸,战后两人大打出手当然是阴阳师一方面惨败,只能呈口舌之快,叫不动,骂不赢。路过的某红叶怕出意外,通报了他们寮。

       鬼将到达后,问了缘由,阴阳师满口胡话句句属实,还手足并茂的说明了一切,拉着路过帮忙的红叶做了证。

       鬼将听后伤心至极,鬼王一个劲的安慰说错了,阴阳师也不停的解释道歉。


     “阿爸说你还不行了??喝了假酒还有理了?”阴阳师拍拍身上的灰尘,狩衣都变得破破烂烂了

     “本大爷打你还要挑日子??”魅妖解除后还有些不适,酒吞揉了揉头

     “你,你是要气死我啊!滚滚,去委派去,让本阴阳师安静会”

     “你叫本大爷去就去?不去”变出一酒碟,就着旁边的树倚着独饮了起来

       路过的隔壁的红叶见晴明大人(阴阳师)有难自然不能围观,去了他们寮搬救兵,在寮门刚提酒..茨木就冲到了门前“吾友呢!啊...你来做什么?”看了看四周并没有阴阳师和酒吞的身影低沉了一下。

      “在前面的小巷子,酒吞和晴明大人吵起来了,有一阵子了,晴明大人都受了好多伤”

       “什么?吾友受伤了??该死的阴阳师还骂他??”

        红叶:MD这个曲解服气

        茨木:是什么蒙蔽了吾的双眼——酒吞童子!

       “反正你跟我过去看看就对了!”红叶带着茨木来到了事发地点

       酒吞不以为然,红叶去招来了茨木,那晴明岂不是又挨茨木打一轮,刚想招呼着茨木过来,晴明却抢先了一步

      “小心肝(茨木的名字)!”晴明挤出几滴眼泪“你都不知道酒吞在外边风流,我想骂醒他他竟然不肯回头!”哼哼酒吞是你逼我的

      “??起来阴阳师,你怎么能骂吾友呢,不过你先说说什么事”

      “吞他,他”晴明欲言又止

      “有屁快放,本大爷听着呢”酒吞想他也不能翻起什么样的浪,哪知道这是水灾海啸啊

      “他又花心了!见着红叶眼都不眨,还拽着人家要跳舞给他看,他还一边尝酒一边赏舞呢!你说是不是红叶”推了推旁边的红叶

        红叶连忙点头“是啊,妾身不愿这样,晴明才为了妾身和酒吞大打出手,才得以去找你啊茨木”

        两人手舞足蹈添油加醋,人在证在,刚才的酒吞的确是倚在树下饮酒的,阴阳师身上伤痕累累也没错,就本性来说从以前还在大江山的时候,替换的那些女人来看确实花心,又对红叶有旧情也说不定

        酒吞想这阴阳师也太能编了吧,演的跟真的似的,就差个小金人了,想着茨木定是不会相信,可转眼看过去,茨木神情不定,在他看过去的时候撇开了目光“喂,茨木你该不是相信了吧?”突然变怂

      “吾友一向情人众多...换得很快...吾也不是不能理解......”茨木侧过脸,竟看见泪水划过脸庞“只是,一个月好短啊,吾友放心吾以后不会去纠缠的”

      “阴阳师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茨木你要相信本大爷,本大爷何时骗过你”阴阳师也手忙脚乱的解释,说是乱编的,身上的伤确实是酒吞打的,但那是蜘蛛副本的魅妖造成的,红叶也是路人

       酒吞抱着委屈成茨球的茨木回去了,晴明灰溜溜的跟在后边,结果被关在了寮门外。

 

脑洞来自今日推送的新闻

目录

评论 ( 1 )
热度 ( 69 )

© JoColiff | Powered by LOFTER